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超好看小说推荐 苏珀可柚田园医女:攻略夫君很用心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田园医女:攻略夫君很用心是由作者大大苏珀可柚所著,目前连载中,讲述了:“高兴了?”韩钰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宋安这才发觉自己还在他怀里,心中一惊连忙跳了出来,谄着笑道:“高兴了,谢谢你为我出头。”“你既然已嫁给我,我自然会帮衬着你。”宋安被他这句话给弄的忽然间还有点小感……

超好看小说推荐 苏珀可柚田园医女:攻略夫君很用心在线阅读

《田园医女:攻略夫君很用心》免费阅读

“高兴了?”韩钰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宋安这才发觉自己还在他怀里,心中一惊连忙跳了出来,谄着笑道:“高兴了,谢谢你为我出头。”

“你既然已嫁给我,我自然会帮衬着你。”

宋安被他这句话给弄的忽然间还有点小感动,看来这韩钰也不是完全不近人情嘛,她是可以和他和平相处的!

虽然她很清楚韩钰对她只是停留在尊重的程度,尽一个丈夫的责任罢了,而且他娶自己也是为了掩人耳目,所以在外人面前也会格外维护自己。

不过这也说明了韩钰并非是个善恶不分之人,对于没有妨碍或者惹怒他的人,还是挺包容的。

“你吵架还挺厉害。”

“……怎么能说是吵架呢,我这是叫舌战群儒!诸葛亮听过没?”

“诸葛亮没听过,只是没想到你还挺有文化。”

“…………”宋安一头黑线,她不要跟他讲话了!

明明刚才两人的气氛很和睦的!他一言不合又来试探她!

“这是你要的桂花,这么多可够?”韩钰往后看了一眼,一大堆黄灿灿的花枝堆在地上,旁边居然还有一小棵连根拔起的小桂花树。

真是个狠人,让他摘花直接把树都拔回来了。

宋安在心里直摇头,韩钰果然是个杀伐果断的,对人是这样,连树也不放过。

“回去种在院中吧,这样娘也能闻见桂花的香味了。”宋安过去把花枝抱在怀里,其他东西都给韩钰拿。

“咳。”

两人走着走着,韩钰忽然咳嗽了一声,宋安回头看他,以为他是有话要说。

“家中只剩下一两银钱,是以只给了你五百文聘礼。”

“五百文都给多了!你最好一分钱都不给他们!”宋安想起孙艳红那张嘴脸就气的牙痒痒,“给她们一分钱我都嫌多!”

韩钰有些想笑,又有些无奈,他本意是想告诉她,他与他娘并没有她就值五百文钱的意思,没想到宋安神经粗大,根本没想到这层。

“等等,家里只有一两,你花一半做聘礼?”宋安终于还是注意到了,“太奢侈了吧?”

“左右是娶妻,不必在这上面克扣,我时常出去打猎,用钱的地方不多,也是饿不着的。”

“那不行啊。我看娘腿脚不好,总得治治的,天要冷了,没有钱抓药添衣怎么办,”宋安琢磨了一下,韩钰每天要学习以及训练,一天恨不得掰成两天用,肯定是没时间的,只能靠她来挣钱养家了。

“家里的山中野味不少,鸡油菇味道鲜美,想必还没有人吃过,不如就多采些拿出去卖好了。”宋安碎碎念叨着,声音越来越小,大概是在说给自己听。

闻着怀里香气扑鼻的桂花枝,宋安眼睛一亮。

完全可以去做化妆品来卖啊!古往今来,什么时候女人不爱美了?肯定有市场!

韩钰侧眸看着忽然满脸笑容的宋安,不知道她是想到什么事了这么高兴,可那笑容一瞬间就像点入春池的雨滴,让她整个人鲜活了起来,本是个平凡的农家姑娘,这时竟然也有些晃眼。

“你……看我干嘛?”宋安回过神来,发现韩钰正侧眸看自己,顿时后背一凉,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是不是说错话惹他不开心了。

韩钰看她这副明显受到惊吓的模样疑惑更甚,绕是往日她那般模样死皮赖脸的往他身上贴,他虽厌恶,却也都忍着尽量避开她,更别说欺负过她了,怎么就这么害怕他?

“你如此孝顺娘,我很高兴。”韩钰收回了视线,声音有些低沉:“只是娘的腿早年受了伤,又正值冬日,寒气入体,怕是落下了病根,难以痊愈了。”

“那可不一定。”宋安在心里翘起了小尾巴,她宋安身为师父最得意的弟子,可是继承了师父大半的功力哎!

韩钰闻言又去看她,眼里却多了几分认真:“你的意思是我娘的腿有办法治好?”

宋安小尾巴垂下去了。

她怎么回答呢?毕竟原主大字不识更别说学过什么医术了。

“我瞎吹吹的,哈哈。”宋安打了个哈哈,想将这事揭过去,却没想到韩钰开了口。

“我知晓你和从前大相径庭,至于其中缘由,你不想说我自不会逼问你,倘若你能治好我娘的腿,便是我韩钰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若是治不好……”韩钰顿了声,视线转过来看她。

“治不好会?”宋安心中一紧,治不好难道就杀头谢罪么!该死,她原本还很有自信的说,可是一想到治不好就得翘辫子就忽然觉得没自信了!

韩钰见她脸色变了,也就收了开玩笑的心思:“陈年旧伤,治不好便罢了。”

呼……

宋安吓了个半死,暗自腹诽韩钰说话大喘气,也不考虑考虑听话人的感受!

晚饭吃的是兔肉蘑菇芋头粥,是将兔肉煮熟后用手撕成条状,再同蘑菇与芋头粒一起煮在白米里,再添上一点盐,熬至浓稠。

吃完后宋安又忙碌起来,将桂花尽数装进了瓶子里,韩钰采的多,居然装了有四瓶半,这些足够她做出两盒香膏了。

又将那株不到腰高的桂花树种在院中,宋安把其他的肉都给洗干净挂了起来,她得赶紧去赚点钱买些盐回来,不然肉就要坏了。加之又晒了不少的蘑菇,这两天太阳正好,估计明天也就能晒成干。

有了事做宋安就不着急了,一个人在桌旁捣鼓着桂花,韩钰见她不停用杵子捣弄,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只是夜深,一盏油灯怕是不够亮,韩钰又给她点了一盏放在一旁。

“谢谢。”宋安道谢,她现在对韩钰的害怕也稍微缓解了,大概是因为白天韩钰帮她怼了孙艳红吧。

而且只要一想到韩钰说治好婆婆的腿他就欠她一个大人情,宋安就有了动力!韩钰绝对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他的一个人情可不就是免死金牌么?虽说就算没有他这句话,她也会努力治好谢大娘的腿,但是这有了报酬,就更有干劲了啊!

“可要沐浴?”韩钰站在宋安背后,“若是要沐浴,我帮你打水。”

宋安还真是很想洗澡,毕竟从前都是天天洗,到了现在是没那个条件了,好在离小溪近,也不怕这些。

只是她哪敢让韩钰帮她打水,往后的大煞星她可不敢使唤,免得日后他登临高位后想起来觉得有辱尊严灭她的口。

“我等下自己去打就好了,也不远的。”

“也好。”韩钰见她拒绝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房间,想来是又去进行每晚的磨练了。

窗外繁星点点,夜色静谧,宋安一坐就是一个多时辰,目前她手里的材料少的可怜,能做的也只有香膏一种了,也就等同于香水的用途。

材料少又没有化学添加剂,这香膏做出来后的持久力是不可能和现世的香水比肩的,估计擦在身上一天也就淡了,宋安打算再往后材料多了就多做些胭脂水粉出来,往日跟着师父学中医时还在老家伙大的过分的书房看到过好些香方,据说有好些都是她师父年轻时拿来追她师母的。

别看四瓶半的桂花很多,可真做成了香膏也就凑了刚好两小碟,宋安将东西密封好,起来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腰,就盘算着出去打水洗个澡。

天气不热不冷,水也不用烧烫,只到温和的程度就好,家中没有浴桶只有一个稍微宽大的盆,宋安也不介意,站在里面洗洗也能凑合。

只不过洗澡不用沐浴露,她还是觉得好难受啊!!

看来还得花时间做些肥皂……

由于只有一块帘子遮挡,宋安洗的总没安全感,大略洗了一遍就穿上衣服出来了,看天色还晚,估计韩钰今晚还要很久才能回来,宋安难挡疲倦,直接躺在属于她的小木榻上睡了。

虽说一床薄被一半铺一半盖睡的有些拘谨,可她还是很舒服的睡着了。

出乎宋安的预料,刚出去不到一个时辰的韩钰居然回来了。

韩钰一进门就看见宋安窝在木榻上卷在被子里睡的十分香,只露了一张脸在外头,白日不好细观察她,眼下倒是个好时机,老实说他对宋安突如其来的变化心中存了很大的疑惑,便借着月光看她。

王雪梅年轻时就是个美人胚子,当初宋家老二娶到她让十里八乡的男人们羡慕坏了,宋安长相随母,又总带着点古灵精怪的调皮感,只是乡下女孩平日里生活就很难了,哪顾得上保养皮肤,是以宋安一眼看过去总觉得只是略微有些姿色罢了,此刻有了月色镀了一层,看起来多了几分清灵可爱。

本来娶妻也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过现在看来娶的这个妻子,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

至于宋安的变化是装的还是真的……天长便可见分明。

若是真的自然是好,若是装来骗他的……那就休怪他手下无情了。

“唔……我背…我背……”宋安突然翻了个身,眉头拧巴着苦兮兮的很不开心,嘴里还咕哝着呓语:“呜呜太多…记不住……”

韩钰饶有兴致的挑了下眉,甚至还在旁边多站了一会儿,想看她再说些什么。

见她不说了,韩钰站了一会儿就去打水沐浴,宋安睡的正沉,模模糊糊听见淅淅沥沥的水声,迷蒙的睁开眼,就借着昏暗的煤油灯看见洗的泛白的布帘子后面隐约有一个男人的影子,再往上看,就是一张虽然看不真切可依旧好看到惨绝人寰的俊脸。

“妈耶宋安你堕落了居然做春梦。”宋安半梦半醒,她素来就爱看各路帅哥美女,从肌肉猛男到萝莉正太她都爱,此刻更是很有兴致的盯着看,眼都不眨一下。

看了一会儿她就清醒了。

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并且看的人就是她唯恐避之不及的韩钰时,宋安立刻收回了色眯眯的眼神,悄无声息的埋回被子里装死。

在听见背后有慢慢走出来的脚步声后,宋安默默在心里祈祷。

没看到我没看到我没看到我……

——

作者有话说:

小说《田园医女:攻略夫君很用心》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