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强烈推荐小说逆徒每天都想欺师灭祖 酥小萌无广告阅读

最近很火的小说逆徒每天都想欺师灭祖 是由酥小萌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目前连载中,主要讲述了:颜月接话,这时对大徒弟吩咐道:“还是我来。你先带你小师弟去沐浴更衣,到宗门那边领两套新的弟子服给他,还有生活用具等,我这边准备药浴,等他收拾好,我再给他接骨治伤。”没提及姬钰究竟是怎么受的伤。温朝却是……

强烈推荐小说逆徒每天都想欺师灭祖 酥小萌无广告阅读

《逆徒每天都想欺师灭祖》免费阅读

颜月接话,这时对大徒弟吩咐道:“还是我来。你先带你小师弟去沐浴更衣,到宗门那边领两套新的弟子服给他,还有生活用具等,我这边准备药浴,等他收拾好,我再给他接骨治伤。”

没提及姬钰究竟是怎么受的伤。

温朝却是惊讶,“师父。”

应下的同时,他问了颜月一句,“您要亲自出手为小师弟治伤吗?”

颜月“嗯”了一声。

小徒弟正在看她,手腕还抵着她刚塞过来的玉盒,默默抱着,脸上神色看起来却好像更加复杂了。

心情反反复复,阴沉不定。

一直到被温朝领走,与颜月分开,颜月都还能感受到,那道隔了老远还在不停朝她看来的视线……

“这疑心的毛病简直太严重了,年纪轻轻的,心思太重。”她喃喃。

一边不知从哪摸了颗果子出来,美滋滋的咬了一口,感受着果肉的清甜在口中蔓延,颜月一双眸子都惬意眯了起来。

又很快的哼笑了声,话锋一转赞道:“不过为师喜欢~”

毕竟,越是这样的人,深陷于黑暗,经受背叛,痛苦绝望……再重新感受到温暖时,才会越发在意,珍惜。

最后只乖乖当她的小徒弟,不暗地里偷偷搞事。

这样,颜月就能很快出去了!

“离开后的第一件事,我得问问那个神经病白大褂,我徒弟在哪里?他要从哪里给我弄个徒弟出来?”颜月转身去准备药浴,一边喃喃。

在被人关进精神病院之前,颜月确实有个徒弟。

不过,在很早的时候,徒弟也是在她怀里逝去的,走的时候紧紧抓着她的手,望着她的目光到死都没闭上,复杂极了。

换句话说,颜月其实早就没有徒弟了。

不过白大褂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

她真正的身份,包括来历过去……应该没人知道才对?

“真知道,他们应该也不敢把我随随便便扔在精神病院。”

颜月想不明白,很快又将这个问题给抛到了脑后。

她一向是个三分钟热度的性子,活得随便,没有目标,毫无追求。

她当然知道这个状态不对劲。

毕竟,她没有心。

也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

能活的像人,知道人所有的感情,甚至知道该如何去应对,相处,却到底不能真正感受到她自己该有什么样的情绪……俗称少根筋,缺心眼儿?

颜月想到这,又皱了皱眉。

反正徒弟以前是这么对她冷嘲热讽的。

虽然颜月并不认同。

为此没少‘清理门户’……

“小师弟,需要的话,要不我还是留在这帮你吧?”温朝这边,一切准备就绪,他关切的看着连衣服没办法自己脱的姬钰。

小师弟手伤成这样,想必是没办法好好沐浴和清理伤口的吧?

温朝作为大师兄,自然就要在此时担起他大师兄的职责。

说着,就要上手过来帮忙。

吓得姬钰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眸光暗自警惕,人靠着浴桶却是礼貌笑着,冲温朝摇了摇头,“不必,多谢大师兄的好意。我没问题。”

温朝就是用不相信的眼神看他。

小师弟身上破破烂烂的黑袍,就光是心口隐隐露出的那两道致命伤,这沐浴也是绝对不能泡的,还得用巾帕一点点的擦洗。

温朝认真道:“小师弟,你的伤口不能碰水,都要清理。而且我们同为男子,你也不必如此介怀,师父吩咐了让我好好照顾你。”

姬钰:“……”

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个。

只是近两年的逃亡多次死里逃生,被人变着法子捅刀子的事经历多了……他再怎么伪装,也不可能真的信任这个才刚认识的大师兄。

于是他只能对温朝露出更善意的笑,“多谢大师兄。不过这么点小伤罢了,大师兄也无需紧张,我有办法。”拒绝却还是毫无妥协。

温朝丝毫没察觉他这笑容与话语里的警惕疏离,还想坚持。

小师弟这时又提高音量喊了他一声。

“大师兄。”

温朝:“???”

他抬眼,目光在与小师弟对上的一瞬间……温朝好像整个人都恍惚了瞬。

脚下踩着的仿佛成了云,软绵绵的。

有点不真切。

他听到小师弟对他说,“出门的时候,记得帮我把门关紧。多谢大师兄。”

“不客气。”温朝摇头,眸光还是恍惚的。

小师弟朝他礼貌点了点头。

他脚下软绵绵的出去,将门带上,然后跟个门神似的,就在旁边站着,一动不动。

连眼睛都不知道要眨一下。

而被他关紧的房间里,蒸腾着热气的浴桶边。

少年面无表情的将身上破破烂烂的黑袍脱下。

便见他除了心口处两道致命伤外,腹部与后背也有不少刀伤剑伤,双腿膝盖是青肿到发紫的,仿佛曾经被人狠狠踹跪在地上,膝盖一次次反复的磕上地面。

除此之外,他全身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淤青,简直就没一处好的。

而他就这样干脆泡进了热水里。

不管身上的伤,那堆伤口也因此被热水的温度刺激到再次血流汹涌,姬钰抬手,却是用手腕绑着巾帕开始清理起伤口等。

全程他除了额头上的冷汗越冒越多。

那张脸依旧是没有表情的。

就好像没了第二个人在场,他就成了木头。

不,应该是魔头,冷血而无情狠厉的魔头。

身体是温热的,心还跳着,却早就结成了冰。

又凉又硬,坚若磐石。

谁也再捂不热。

“大师兄,我们可以走了。”带着一身水汽再出来时,姬钰笑容无害看着门口傻站着的温朝提醒。

温朝人浑浑噩噩,听见这话也就下意识带着他转身,往师父那边去。

连个招呼也不打的。

姬钰对此半点都不在意,反而一直维持着嘴角乖巧的笑。

态度礼貌的问他,“师父她,平时是什么样的?”

温朝:“温婉娴静,话少,对待修炼一事极为认真,偶尔会比较严肃,平日里也不怎么会召见我们,更多是给我们各种书籍自行参悟。”

“师父说了,修炼一事,更重要的还是悟性天分,若是什么都要她来手把手的教,那将来我们这些弟子离了她,也不会有任何突破。”

姬钰:“原来,是这样啊。”

他于是又问:“师父更喜欢什么样的弟子?”

温朝呆呆的,竹筒倒豆子般,“师父喜欢聪明有天分,悟性高,根骨佳的弟子,听话,守礼,进退有度,有宗门风范。”

“那她讨厌什么样的呢?”

“不知道。”温朝茫然摇头,仿佛在他的观念里就不应该出现这个选项。

姬钰:”……”

眼看着目的地就在近前,不远处就是半开着的房门,一抹白影在里隐隐晃过,姬钰干脆停了下来。

眸光审视盯着温朝,他最后问:“如果是一个毫无修为,连丹田也碎了的废物,她会收这样的人做徒弟吗?”

温朝:“……”

这个问题有点奇怪。

他半是茫然的蹙眉,过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摇头,“师父不会讨厌任何一个努力的人,但她也不会收一个连修炼基础都没有的人成为徒弟。”

确实,他一个连修炼机会都没了的废物。

姬钰顿时眼底笑意更深,朝着温朝点头,“多谢大师兄为我解惑。”

“我们可以进去了。”

“好。”温朝应。

把姬钰带进去时,他整个人安静到一种近乎不正常的沉默,但颜月还在忙碌,根本就没空注意大徒弟的异常。

原主作为仙云宗的副掌门,又是野心勃勃,一心想当飞仙大陆第一人!

因此平日里留心收集的好宝贝不少,还有些稀奇古怪的,甚至是各种奇奇怪怪的修炼法子。

而颜月眼下为姬钰准备的药浴,就是曾经原主自己泡过的。

在最开始走上歪路修炼功法前,原主也是受了不少罪,歪路功法还练的差点让她全身经脉尽断,丹田受损。

这药浴便是可以重塑经脉,修复丹田的。

见小徒弟进来,颜月朝着人招手,“过来。”

姬钰便乖巧的走到她跟前,“师父。”

颜月手移开,又对着他指了指身旁还在咕嘟咕嘟冒着黑色泡泡的药浴,“你留条裤子就行了。”

音落又喊大徒弟,吩咐道:“把你小师弟身上的衣服扒了,扶他进去。”

小说《逆徒每天都想欺师灭祖》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