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清风明月心小说 团宠萌宝:神医娘亲恃美行凶强烈推荐

古代言情连载中小说团宠萌宝:神医娘亲恃美行凶,由作者大大清风明月心所写,内容昌吉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五皇子听到三哥这么说起丫丫那个孩子的时候,也是吓得双腿发软哆嗦着嘴唇说:“三哥,就算是那个孩子是四哥的孩子,也不可能有这么厉害吧!”三皇子却是呵呵笑着,装作神秘兮兮的样子说:“你可不知道,我们这位未来……

清风明月心小说 团宠萌宝:神医娘亲恃美行凶强烈推荐

《团宠萌宝:神医娘亲恃美行凶》免费阅读

五皇子听到三哥这么说起丫丫那个孩子的时候,也是吓得双腿发软哆嗦着嘴唇说:“三哥,就算是那个孩子是四哥的孩子,也不可能有这么厉害吧!”

三皇子却是呵呵笑着,装作神秘兮兮的样子说:“你可不知道,我们这位未来的太子妃可是在大殿之上,一个眼神就逼得我们这位二皇兄差点夺路而逃了。再说,这玄策阁培养出来的人能简单的了吗?”

三皇子的一句话将自己弟弟挤兑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杨常安却道:“不好,我们这个二哥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他努力的想坐起来,却被自家的两个兄弟给按到了床上。

“你干什么?”三皇子急忙说:“四弟,你的命可是韩姑娘从鬼门关前给拉回来了。要是不珍惜你这个身子,难道以后你让韩姑娘保护你吗?”

“什么?”

五皇子叹了口气:“前天晚上,我们那个狠心的二哥哥。竟然买通了狱卒想要利用这次事件直接弄死你,要不是韩小姐及时赶到。你早就去阎王爷哪里抱到了。”

想起那天晚上,五皇子带着三哥和韩姑娘闯进大牢的时候。那个平日里缥缈如仙的太子殿下,他们的亲兄弟被五六个狱卒痛苦折磨的样子。五皇子的眼睛一下子就成了血红色,冲上去将那个几个狱卒直接给撕了。

他眼睛中的亮光,一瞬间好像是灼伤了杨常安的眼睛。就听五皇子的声音冷冷的说:“四哥,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好你自己。不能让那么好的姑娘,再为你冒险了。”

停了好长时间他才淡淡的说:“放心,三哥已经将你身边的天武和天雅兄妹派出去了。”

杨常安喘了口气觉得胸口的闷气散了一些才说:“谢谢三哥了!”

三皇子道:”胡说什么?你我之间还说这些话。只是韩姑娘一入京城,从此就不会再有平静了!”

五皇子却是一脸淡然的说:“三哥就是杞人忧天,难道我们还怕他老二不成吗?他只不过是攀上了丞相府和护国将军而已。再说那韩松要过了今天,还是将宝压在那韩家二小姐的身上,那就是傻瓜蛋子。”

三皇子却道:“她不就是傻吗?否则当年作为韩松的贤内助的丞相夫人,为什么会在生下韩家嫡女之后,就不明不白的死了呢?”

五皇子惊了又惊,一时半会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当年,我查救了你三哥的那个姑娘的时候。数遍查了一下韩夫人的事情,这一查之下差点也让我吓了一跳。要不是当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真的想那个时候就弄死韩松那个老匹夫。”

被三皇子咬牙叫做老匹夫的人,现在还在皇宫的门口等着。一直不肯离去,就是要等着女儿出宫。想要好好的谈谈,看看能不能把这个女儿给劝回去。想了解一下当年的事情的真相,当年他明明是安排好了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丫头会逃出家门。还被杀手追杀生死不明,又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会突然出现在京城。

想到当年自己妻子的死,她不想让女儿误会自己。万一她是来为自己的娘亲报仇的怎么办?当年的事情他已经非常愧对自己妻子了,如今走到这一步也不是他韩松所愿的。

一个内宫的公公走了出来,看到皇宫大门口还在来回踱步的丞相大人。立刻走了过去,行礼道:“丞相大人还是先回去吧,皇上说了。韩小姐现在是为了朝廷办事的,这两天不会回丞相府。以后她回不回去也是她自己的意愿。任何人不能强行干预她的想法的。”

韩松知道皇上既然说了这句话,他等在这里也是没有用的。于是冲着公公行了一礼道:“那就请公公给我女儿传个话,要是想家了随时随地可以回来。家里还有人想着她,念着她的。”说完转身就上了丞相府的马车。

那公公看了一眼远去的马车不由的叹了口气:“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

韩月颜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女儿了,看到吃的东西就走不到道。尤其是自己看对眼的人给的东西,绝对是没脸没皮的就贴上去讨好的。

这不皇后娘娘给带着她入了席,没等皇上说什么的时候自己就大快朵颐起来。

韩月颜低着头,心中不断的咒骂面前的这个小丫头。她不惹事这个人,一定不能承认她是自己的女儿。要是搁在前世,她那个火爆脾气的娘亲早就大巴掌招呼上了。

只是经历了这六年的生死与共,她已经习惯了只能低着头对皇上行礼赔不是:“对不起皇上,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

皇上却是根本不在意,笑着说:“真的很想,真的很想常安小的时候的样子。”挥了挥手道:“坐吧!你就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行了。”

“是呀!”皇后娘娘声音是如此的柔弱,如此的和蔼可亲:“丫丫我很喜欢,要是妹妹现在还活着该多好呀!”

说着说着,皇后娘娘的眼睛红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心酸,只是莫名的嗯了一声闷闷的坐在那里吃饭了。

平日里丫丫就是一个没有心事无忧无虑的孩子,只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才能表现出她的聪明和睿智。

她那种性子不知道是像自己,还是像他的爹爹。韩月颜吃饭的时候竟然也走神了,忽的想起七年前的那个晚上。本来是想要离开的,但是看着那个男人绝望的眼神。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鬼使神差的将自己的一辈子就贴了上上去。

不对,这是原主的记忆。她现在怎么又活回去,连自己和原主的记忆都分不清了。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这么多年,前世的岁月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

“娘亲,您又在发呆了。是不是想爹爹了!要不等一会我们去看爹爹好不好?”

韩月颜被自己的女儿从回忆中拽住来,叹了口气这个丫头就是自己今生的债。那个男人就是自己今生的魔,从昨天晚上见到他的时候。她已经不可自拔了,良久她才叹了口气:“好好吃饭,等晚上带你去看爹爹。”

饭毕,皇上带着韩月颜来到了御书房。丫丫被皇后娘娘给带回了后宫之中睡午觉,这是小家伙多少年都没有改变过的习惯了。

来到御书房,皇上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坐吧!”

刚刚进入御书房的时候,韩月颜还是有些紧张的。前世的时候,只是在书本上或者影视节目上看到过皇上,只是觉得他们一个个都是不近人情的冷漠非常的人。如今自己的面前的皇上看上去,就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一样。

对于这样的长辈,韩月颜是很有好感的。

皇上来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从桌子下面的暗格中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从盒子中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交给了韩月颜道:“这个东西等出了皇宫再打开。”

随后从桌子的一边拿出了一个卷宗递给了她说:“这就是太子的案卷,你看看吧!”

韩月颜将那个黄布包裹着的东西给收了起来,这才拿起案卷走到刚刚皇上指的那把椅子上坐下。认认真真的翻起案卷来,过了一会她长长的突出了一口气,随后淡淡的说道:“好个天衣无缝的布局,我以为这样事情没有人会做了。”

皇上笑了笑,心里想着果真是厉害。于是道:“那究竟是什么人要布置这样天衣无缝的局,目的何在?”

韩月颜从来都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就算是前世那些风云岁月之中也是这样。在黑暗之中滋滋求索,随后一步一步找到事实的真相。

只是现在,她面对的是在她心中一直挥之不去的那个男人的面容。那种感觉,就在昨天晚上在大牢中中见到他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躺在冰冷的稻草上的时候她的心早就乱了。说好的,不动心的她那一刻早就失去了理智了。

“这天地下,能花费这么大心血布置一直天衣无缝的陷害案件的人。据我所知只有两人,其中一个在玄策阁。”想到了那个一天到晚鼻孔朝天的怪老头,在自己面前讨好卖乖的样子。韩月颜的嘴角不由勾了勾,然后看着皇上接着说:“另一个在京城,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孔源!”

孔源这个名字很快的就让皇上想了起来:“前人刑部侍郎孔源?”

“就是他,只是他的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就不得而知了,或许这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对于这个孔大人,民间还是大为赞扬。算是一个清官,一生破案无数为世人尊敬。只是在半年前退下来之前,留下了一个遗憾。

韩月颜也听说过那个案件,只是当时丫丫的身体出了大问题。她一直在云山所以没有来京城,就淡了来侦破那个案件的冲动。

她合上案卷,发现皇上的脸已经彻底的黑了。

“皇上,何不等我见到孔大人之后再做定夺呢?”

本来要招呼侍卫去拿人的皇上,听到了韩月颜的劝告立刻就改变了主意。朝臣共事了几十年,他还是了解这个人的。看起来古板的他,一直就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

皇上拿起毛笔,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个地址。随后说:“好,你去见见他。只要他交出太子殿下免罪的证据,我可以对他重新发落。”

韩月颜接过纸条,本来想走的确突然想到了什么小省4的问:“丫丫?她醒来的时候,总爱喝一些甜汤的。”

她知道皇上和皇后都是很喜欢的丫丫的,只要自己交代了她们肯定不会亏了自己的女儿的。刚刚要跨出门的时候,就听道皇上吩咐了身边的太监说:“去皇后哪里告诉一下,等小郡主醒来的时候准备一些甜汤给她喝。”

既然皇上已经认下了这个孩子,她自然不会担心丫丫在皇宫中的安全问题。于是跟着侍卫出了皇宫,刚刚来到宫门口就看到了一个侍卫打扮的男人。好像就是在等着自己的一样,来到她的面前单膝下跪道:“属下天武,见过姑娘!”

韩月颜打量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就见这人一脸的英武不凡。一看就是多年从战场上厮杀出来的一样,浑身上下透着一种凶悍暴虐的气息。可是脸白如玉,其实很像是话本中走出的小白脸。

“你是太子殿下的侍卫!”不是询问而是肯定,传闻太子殿下身边有两大最神秘的侍卫。是一对兄妹,武功修为绝对不输自己身边的玲花。没人知道他们的身世,就是玄策阁查了这么多年也只是知道。他们兄妹两人来自于大陆西南的一个叫做山的部落,传说那个部落住的地方是离天最近的地方的。

天武惊了一下立刻点头:“属下真是太子殿下的侍卫,奉我殿下的命令来保护姑娘。”

她心中一喜,既然能派人出来看样子已经想过来了。

“这个男人不错的,小姐还是收下吧!”不远处的一个柳树枝丫上坐着一个绿衣少女,手里一把长剑扛在肩头。那样子潇洒不羁的样子,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江湖侠女的打扮。

韩月颜噗嗤一下:“现在都回了京城了,你的角色是不是该换换了。要不我,我和外公说说换一个人过来?”

听说小姐不要她,要换掉她玲花立刻就冲了下来。竟然和天武跪在了一起急忙说:“不要呀,我可是跟着你从小大的。没有了小姐恐怕生活上不习惯吧!”

一旁的天武发现身边跪着的少女和自己太近了,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刚刚和这个摇头交手的时候,握剑的手还有点发麻呢?他心中不由的苦叹,主子姑娘身边的人都这么厉害了。为什么还要派自己跟着?这不是在未来女主子身边丢人现眼吗?

“都起来吧!”

两人兴兴的的看了彼此,忽的玲花大叫了一声:“丫丫呢?她没有出来?”

丫丫从小到大,就是玲花的命。这是她那个外公给她灌输的真理,一时间脱离的自己的视线就紧张的很。

韩月颜急忙安慰道:“放心,她正在皇后娘娘的宫中睡午觉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说着从怀中取出刚刚皇上给她的字条:“你看看,这个地方你知道在哪里吗?”

莲花看了一眼字条上的地址直摇头:“我和你都是生活的相府之中,多年里也没有回过京城。这个地方我真的不知道在哪里?”她看了一眼身边的那人:“我说留这个是有用了吧!不知道将军可以妻子?”

韩月颜嘴不由的抽了抽,自从及笄之后她遇到陌生的男子都会问上了一句。只是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看上一个,如今还是孤身一人。有时候,她曾经劝过玲花说等着哪一天你老了就没有人看的上你了。

天武只知道咳嗦,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好说:“给我看看吧!”

玲花将手中的纸条递了过去,天武只是扫了一眼然后说:“这个地方有点远,我们还是骑马过去吧!”虽然,面前的这位曾经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但是七年的江湖生活,已经将这个女子打磨成了一把锋利的剑。见不到韩姑娘的时候还不怎么觉得,如今见到了却是感觉这位天生就是主子的人一样。

他对着一旁守护宫门的侍卫说:“你牵三匹马来!”

侍卫听到是天武将军的命令,立刻照办。三人纵身上马,天武才说道:“姑娘放心,妹妹已经进宫了。等午觉之后就会带回太子府的。小主子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

韩月颜的脸有些红了。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七年没有回来,皇室就这么确定了一切的事情。她总觉得有一条线牵着她来到那个男人的身边。还记得半年前老家伙说的那句话,你和那个人的缘分是刻在命格之中的。兜兜转转总会在一起的,这一辈自己你是逃不掉了。

小说《团宠萌宝:神医娘亲恃美行凶》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