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余小刀季忱穿成炮灰后,我改造了反派首辅无弹窗阅读

红豆抹茶的种田小说穿成炮灰后,我改造了反派首辅目前连载中,故事相当精彩,主要内容有:啪!余小刀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手里的窝窝头也掉了。她盯着地上的窝窝头,目光中满含幽怨。她才咬了一口。余小刀抬头,望着突然冲出来的女人。二十出头,面色暗黄有些偏黑,眼尾细长,下巴尖……

小说余小刀季忱穿成炮灰后,我改造了反派首辅无弹窗阅读

《穿成炮灰后,我改造了反派首辅》免费阅读

啪!

余小刀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手里的窝窝头也掉了。她盯着地上的窝窝头,目光中满含幽怨。

她才咬了一口。

余小刀抬头,望着突然冲出来的女人。

二十出头,面色暗黄有些偏黑,眼尾细长,下巴尖尖,生就了一副尖酸刻薄样,此刻正横眉冷目的盯着她。

她认识这女人。

季忱族里的堂婶赵氏。

季忱的父母是个本事的,夫妻俩当年靠着勤恳聪慧,很快将生意做了起来,不过三年的功夫,就是泗水镇出了名的富户。为了更好的扩展生意,夫妻俩就搬到了永陵城去住,老家的宅子拜托族里的堂叔照看。

谁料,这一照看,就成了鸠占鹊巢。

季忱回来后,这一家人却不愿意搬走,还美其名曰,季忱年纪尚小,需要人照顾,收留季忱。

言外之意,这宅子已经是他们家的了,跟季忱没有关系,季忱即便是回来,也不过是个外人!

赵氏看到了掉在地上的窝窝头,当即就火了,一个健步跨到了余小刀的面前,揪住了余小刀的耳朵,就开始大骂起来:“好你个臭丫头,竟然敢偷吃东西,我问你谁给你的胆子?”

赵氏怎会猜不出这窝窝头是季忱拿给余小刀的?

她仍旧这么骂,是骂给季忱听得。他们要做样子,不让村里人戳脊梁骨,自然不能拿季忱开刀,表面上当然要对季忱和和气气的,只不过他们不能动季忱,还不能动季忱身边的这个小丫头吗?

“你还敢往地上扔?你知道粮食多金贵吗?好好的粮食都让你给糟蹋了!”

赵氏骂骂咧咧的声音在屋内响起,余小刀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被揪掉了,“我没往地上扔,窝窝头明明是你打掉的。”

赵氏没想到余小刀竟然敢反驳,当即瞪大了眼睛:“臭丫头,你竟然还敢顶嘴?”

赵氏眼底闪过一抹狠厉。

她今天要不让这丫头尝尝厉害,她就无法无天了!

赵氏扬起手,就要打余小刀——

“啊!”一道惨叫声在屋内响起。

是赵氏的,不是余小刀的。

赵氏手甩过来的刹那,余小刀瞅见了机会,抓住赵氏的手,趴上去就咬,她是卯足了劲,只咬的赵氏惨叫连连。

她的惨叫声惊动了堂屋里的季廷光。

季廷光匆匆跑过来,瞧见屋里的情形,惊了,快步走过去,伸手揪过余小刀,甩了出去,余小刀撞到了墙上,脑袋撞得有些闷,隐约间知道,季忱跑了过来,虽然没说话,却眼露关切。

余小刀的喉咙滚动,尝到了嘴里的血腥味,耳边传来赵氏的哇哇叫,余小刀得意的笑了。

她的这副身体,如今年岁尚小,当然不是赵氏这个恶婆娘的对手,不过她吃了亏,也不能让别人占了便宜!

余小刀咬着赵氏的手不松,被季廷光硬扯开的时候,撕掉了一块皮,血肉模糊。

赵氏望着自己的手背,额头的冷汗直冒,看到血身体发软,盯着余小刀的目光满是怨毒:“廷光打死这个臭丫头,打死这个臭丫头!”

季廷光朝着余小刀走去。

余小刀毫不回避地盯着季廷光。

她不怕。

就算被季廷光打死,她也不后悔咬赵氏,她只恨,没咬大点,没多咬两口。

一道小身影挡在了余小刀的面前。

八岁的季忱伸开手臂,护着余小刀,漆黑的眼瞳满含坚定,不容任何人动余小刀。

“堂叔,她是我的人。”

除了他自己,别人都不能动她!

余小刀愣住了。

同时愣住的还有季廷光。

季廷光成亲晚,今年已经三十出头,今天却被一个八岁小童的目光给吓住了,他盯着季忱的眼睛,不知怎么的却不敢上前一步。

“你还愣着干什么?没瞧见我被咬成什么样吗?还不快将这臭丫头给我打死?”

身后传来赵氏气急败坏的催促,季廷光却不敢上前,一时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吵什么?”身后传来一道厉喝。

刚才的动静惊动了季廷光的母亲刘氏。

刘氏的眼睛很大,年纪大了后,眼球就有些凸出,瞪着人的时候,颇有些惊悚片的感觉。此刻她的脸上挂着不耐烦,眼珠子在屋内转动一圈,最后落在了赵氏的身上,骂骂咧咧一句:“没有规矩!那是小季忱媳妇,是你说骂就骂说打就打的吗?”

然后迈着蹒跚的脚步,走到了屋内,将掉落在地上的窝窝头捡起,拍了拍上面的灰,递给了季忱,笑呵呵地道:“小季忱别害怕,你婶子不懂事,我已经教训她了,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不过咱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一直过的紧巴巴的。”

刘氏叹息一声:“如今又添了两口人,这日子更是要算计着过,你婶子也是怕粮食不够吃,没坏心。”

刘氏说着,将目光落在余小刀的身上:“丫头,没摔疼吧?”她颤颤巍巍伸出手要拉余小刀。

余小刀没让她拉。

若她当真十来岁,自然会被刘氏给蒙骗,可她偏不是,她知道,刘氏没那么好心。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原书中,季忱曾三次跌落谷底。

第一次,是遭逢突变,父母双亡,管家霸占家宅,他被赶出府内。

第二次,是因为原主,要不然原主也不会遭受大反派如此惦记,死的如此凄惨。

这第三次——

就是因为这堂叔一家。

“不疼。”余小刀站了起来。

刘氏眼底闪过一抹精光,随后笑呵呵地道:“不疼就好不疼就好。你们若是饿了,这窝窝头你们尽管吃,吃多少都成。”

“娘,这粮食都让他们吃了,我们吃什么?”季廷光抱怨了一句。

“闭嘴!”刘氏立刻呵斥,“廷章对我们家有恩,当年他们离开后,将这宅子给我们住,这些年也没少救济我们家,如今廷章没了,我们理该好好照顾他的孩子,就算我们饿死,也不能少了他们的一口饭吃。忘恩负义的东西,你们活着,都是在丢我们季家的脸面,还不快滚?”

季廷光虽心有不满,却不敢说什么,扶着赵氏离开了。

两人离开后,刘氏冲着季忱笑的一脸和蔼:“你们慢慢吃,不够菜厨里还有,我先去干活去了。”

说完,她笑着回了自己的屋子,儿子儿媳已经在屋里等她,她慢条斯理地将房门关好,转身刹那,扬手给了赵氏一巴掌。

啪!

“坏事的东西!”

……

小说《穿成炮灰后,我改造了反派首辅》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