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壳壳可小说 轻言妄想:小祖宗是正道之光无广告阅读

最近作者大大壳壳可写的轻言妄想:小祖宗是正道之光呼声非常高,小说属于现代言情类,目前连载中,主要讲述了:祁希廊眸光流转,并不意外,淡淡笑道,“他表面上是来南区视察,但醉翁之意不在酒,边家有意扶他坐上悬空之位,此次恐怕是来暗中拉拢人心的。”“呵,胃口倒是很大。”年愉似笑非笑,半响沉思道,“这个人看起来就像……

壳壳可小说 轻言妄想:小祖宗是正道之光无广告阅读

《轻言妄想:小祖宗是正道之光》免费阅读

祁希廊眸光流转,并不意外,淡淡笑道,“他表面上是来南区视察,但醉翁之意不在酒,边家有意扶他坐上悬空之位,此次恐怕是来暗中拉拢人心的。”

“呵,胃口倒是很大。”

年愉似笑非笑,半响沉思道,“这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颗炸,和他呆一秒,我都觉得自己性命堪忧。”

倒是很久没体会到这种刀刃挂在脖子上的感觉了。

祁希廊放下笔,合上书,慢慢拉开椅子站起来,身姿修长,面色温润,循循道,“阿琰,此人看似淡漠,实则善攻人心,如毒蛇,一旦被他圈地而领,要么落得撼树蚍蜉的下场,要么只能弃卒保车,难得善终。”

年愉眼神渐深,明媚的脸色泛着冷,“他如果只是盯上年家的势力,借他一用也无妨。”

借参天大树之势,年家只会根基更稳。

但是,如果他想要纳入口袋,也要看吃不吃的下去。

祁希廊淡淡一笑,走到冰箱旁,打开拿了一个精致的陶瓷盘出来,上面是颗粒饱满的草莓,红而新鲜。

“你虽然心思细腻,但总惹烦忧。”

祁希廊把果盘放到她面前,他垂眸,长指捏着保鲜膜轻轻撕开,侧脸柔和,嗓音清幽,“防备为主,不必过多担心。”

她抬头,正对上祁希廊视线,她脸色明媚,眸中光泽熠熠,哼笑道,“就算他是头老虎,他也得认清,狮子也是一方霸主。”

祁希廊调侃,“阿琰可以做那头小狮子。”

年愉:“……咳。”

“这是今天早上刚刚送来的草莓,如果你不来,它就直接送去你家了。”

祁希廊移开视线不看她,避免她刚刚的尴尬持续。

年愉不爱吃水果,但对草莓的热情一直都很高涨,草莓旺季时,几乎把草莓当成主食吃,淡季的时候,整天念叨。

年愉拿了一个放到嘴里,去掉蒂,很甜,她好久没吃到这么甜的草莓了。

“你不吃吗?”

每次的草莓,他从来都不吃。

“那么好吃?”

祁希廊看着年愉一脸欢快,面容柔和,笑意浅浅。

“尝一个不就知道了吗?”

年愉眨了下眼,趁着他启唇要说话的时候,直接把草莓抵到了他唇边,声音唔哝,“试一下嘛,我不骗你,确实挺好吃的。”

祁希廊黑眸闪过细碎的光,那一瞬间如同被蛊惑了一样,忽而微笑,张嘴咬住了草莓,香甜侵入口腔之中,留在舌尖。

“不错。”

祁希廊清润一笑,如同雪山融化成的那股清流,潋滟难以侧目。

年愉脸皮仿佛被烫了一下,咳嗽了好几声掩饰。

即使已经共事五年了,可年愉还是会时常惊叹祁希廊的惹人皮相,也暗暗惋惜他是个男人,不然还可以做好姐妹。

这话年愉确实对祁希廊说过。

祁希廊当时怔了一下,摇着头颇为无奈,“阿琰,我如果成了女人,你会很有压力的。”

年愉无言以对,祁希廊真的很少有如此厚颜的时候。

她拉回思绪,往沙发上一躺,心中暗暗谋划,“我近期可能不会过来了,有什么事你直接联系我。”

边翎容这个人,她倒很想这段时间里摸两把,看看是个什么骨头的人。

祁希廊心中已有猜测,面色瞬间稍稍凝重,语重心长地提醒她了两个字,“慎重。”

“有事及时跟我说。阿琰,永远,不要拿自己的安全去赌。”

他知道,年愉是个有野心的赌徒,有时,上瘾到会拿自己性命去赌。

年愉敛眸,自有分寸,“我知道。”

——

作者有话说:

小说《轻言妄想:小祖宗是正道之光》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