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冰冻虫虫小说 家主在上:非漂女孩是只妖无广告阅读

最近很火的小说家主在上:非漂女孩是只妖 是由冰冻虫虫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目前连载中,主要讲述了:甫到公司,南歌就接到了紧急接待任务。公司最大的国外合作伙伴加拿大NARAN公司派来了高层考察团,旨在评价与GMC新一轮资源型项目合作的可行性。如果这些合作能顺利开启,GMC将再一次跨越国界和产业链 ,……

冰冻虫虫小说 家主在上:非漂女孩是只妖无广告阅读

《家主在上:非漂女孩是只妖》免费阅读

甫到公司,南歌就接到了紧急接待任务。

公司最大的国外合作伙伴加拿大NARAN公司派来了高层考察团,旨在评价与GMC新一轮资源型项目合作的可行性。如果这些合作能顺利开启,GMC将再一次跨越国界和产业链 ,沿着属地化跨国经营战略迈出关键一步,更是GMC升级为集团内部中西非总部至关重要的条件。

许胤齐特意在越洋电话里交代:考察团来访的三天时间里,必须让NARAN公司看到GMC的优势和诚意,通过有的放矢的实景分析,向对方表达完整清晰的合作蓝图。

一夜加班熬到天将明,南歌和几个商务部同事终于基本敲定了考察团日程计划,以及备用方案Plan B。

一声散会大家都低低松了口气,负责此次陪同翻译任务的曾俊揉了两把充血的眼睛,干脆倒在会议室沙发上准备开始补觉。南歌暗自倾身倚上面前光亮的会议桌,以前也时常被这种每月一次的腹痛折磨,这一次尤其凶猛,估计与前几天风寒遗留的虚弱有关。

想着明天即将莅临的考察团,南歌愈发冷汗飕飕,如临大敌。

“南经理,没事吧……”身畔同样身为女人的苗昌晨明白了南歌这个动作的含义,低声询问。

南歌白着一张小脸摇摇头,捏着计划书的手指沁出汗来。另一只手撑着缓缓起身,朝倪总监办公室走去。

如果她没料错,倪开斌也是一夜难眠,等着自己手头这份计划书。会议室距离办公楼只有几十米,由一条石板路连接,路两旁的空地经后勤组悉心打理,俨然一个井井有条的小菜地。

如果不是此刻天光未亮显得有点幽暗,这里应是一派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的景象。倪开斌位于二楼右首第二间的办公室果然亮着灯。办公室门被人推开,放出大片光明,匆匆走出一个低瘦的身形,甚是慌忙,出门时还跘了一下。南歌认出,正是平素一副成竹在胸的倪总监,今天却是一反常态。

倪开斌看见楼下的南歌,神色松了一松,朝她比了个夸张的手势,意思是:快上来,在等你!接着指了指办公室,示意里面有很重要的人。

南歌再一次见到了这个鬼魅一样的男人。此刻他正伸展着柔韧修长的身躯,长腿搭在倪总监那张对他来说明显小了好几号的办公桌上,一双美目光彩奕奕、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范先生是此次NARAN公司的特别代表,因为特殊原因提前了行程。倪开斌尽量言简意赅地介绍完,再也承受不住范祈烨有形的美貌与无形的气场双重压迫,默默地闪了出去,拍着胸脯一路开溜,心里琢磨着还是把接待任务留给商务部的毛孩儿们吧。

“你……”南歌被他瞧得有点心慌,开口想问问他的伤势,又顾虑着涉及隐私。

“没事了。”

“那个戒指……”

“嗯?”他勾起薄薄的唇,似乎很喜欢看她呆头呆脑无话找话的模样。

她的确疼得脑子有点不管使,太阳穴突突地跳,苍白着一张俏脸,颤巍巍地打了个寒噤,红木沙发扶手近在眼前,下意识伸手想要扶住,岂料抓了个空,身子一斜,眼看要摔个人仰马翻,“啊!”一声却跌进了一个坚实的怀抱,范祈烨身手之快让人瞠目结舌。头顶传来一声轻如花瓣的叹息,男人的身上散发着深山幽涧般的气息,一如他勾魂摄魄又沁人心脾的笑容。

范祈烨温润如玉的手掌覆住南歌反射性揪在他前襟上的爪子,发现她手冰冷得吓人,他蹙了蹙眉,旋即明白了她身体的异状。他的手心长着一层薄茧,微微粗粝的触感,此刻正像武侠小说里那样源源不断地给她输送着热量。

南歌感到两人的异样,苦于虚弱得没有力气抗拒,望向他的眼神竟有点迷茫的娇憨。好像自己每次与这个男人的相遇都成了乱麻麻的谜团,解不开也撇不清,实在头疼。

范祈烨的手臂收紧又松开,终于把南歌扶到沙发上安顿好,随手塞给她一个抱枕,又变戏法似得弄出一套茶具在茶几上煮起了茶。从南歌的角度,刚好看见他垂云鸦翅般的睫毛,在白皙的眼睑投下一排浓密的阴影,靛青的衬衣领口解开两粒扣子,露出天鹅般的颈项和让人怦然心动的锁骨。果真“妖孽”啊……南歌忍不住在心里赞叹。

那边范祈烨似未察觉南歌内心的澎湃和腹诽,着手烫杯、分茶、投茶、冲水、闷茶、闻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南歌等了又等,觉得他总该挑明正题了。究竟真是来考察,还是借着“考察”的名义来取回那只似乎性命攸关的戒指呢……可事实证明,男人真的只是在认真泡茶。

温暖清香的茉莉花茶入腹,南歌的疼痛神奇地得到了缓解,一杯接着一杯,她也只好认真地喝茶。在他轻扬手腕,把晶莹剔透的茶汤第十八次注入她面前的紫砂品茗杯的时候,南歌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膝上几页纸飘落,正是她苦熬一夜的劳动结晶。范祈烨探手捞起来,瞟了一眼,递到她面前,似是随意地道:“你陪我三天,我帮你搞定跟NARAN的合作。”

南歌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地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一副漫不经心的男人,真有一种把计划书砸到他脸上的冲动。

而她也真就这么做了,可是抬手的瞬间就被他轻易捉住了手腕。

范祈烨俯身看着她的小脸因怒气渐渐浮现嫣红的血色,水盈盈的大眼睛仿佛两簇燃烧的小火苗,樱唇紧拧,全身怒气喷张像一只全副武装准备攻击的松鼠。范祈烨毫不介意她会错了他的意思,眼神暗暗地低下头,带着晨曦凉意的薄唇就这么印上她的额。

南歌像触电一般推开他,男人生了根一样岿然不动,倒是一副坦荡荡的神情望向她,反把自己衬得分外狼狈,她象牙白棉质衬衫领口有些歪斜,露出一段蜜色的颈子,颈上绕一圈细如虾须的银链,滚着纤灵的流光。

南歌正要发飙,如果说刚才还存在误解的嫌疑,那这下……真是坐实了。

范祈烨突然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南歌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也楞了神,落地窗外是正喷薄怒放的朝阳,曼珠沙华一般的赤色火焰,肆意燃烧着天幕,在平缓的地平线上冉冉蔓延,刹那火轮乘云起,风翻揉碎漫天金。狂放酣畅,痛快淋漓,这是赤道边上的日出,这是一片充满自由、野性和奇妙幻想的土地。

“去过东非大草原么?”范祈烨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音色染着说不清的暧昧。

“啊?”南歌看着他镀上金边的侧影,带着虚幻的圣洁之美,让人恍惚。

“八月,正是‘天国之渡’的季节。”他朝她绽放一朵蛊惑的笑,小心翼翼又狡黠的样子像正拿着糖果哄小孩上钩。南歌的脸唰地红了起来。

范祈烨眼前浮现熟悉的画面:蓝如琉璃的苍穹之下,数以万计的角马斑马集结成群,像巨大的云朵,在一望无际的东非大草原上移动,渡过马拉河,就能到达草木丰茂的彼岸地带。那方广袤无垠的绿色天地里,分分秒秒激荡着生命的强音,有圣洁祥和的亲情友情,有胜王败寇的血腥角逐,更有弱肉强食物竞天择的亘古真谛。他转头面对娇小的她,眯起了墨色的眼眸,心头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在这黑暗涌流的世界里,得护她周全……

南歌觉得这个男人虽然生的一副迷惑人的好皮相,但是倨傲难缠不可理喻,每次在他面前自己都糗相连连,还是不要跟他共处一个空间的好,于是扯了个谎说领导在等,逃出了财务总监办公室。范祈烨把南歌几乎是夺门而出,回复生龙活虎的背影尽收眼底,轻轻扬起了好看的唇线。负手回身,屋内已飘进一条赤色人影,正是此次随行的三大影卫之一“神荼”。

南歌抬起腕表,上面显示的时间距开工还有两小时,赶回宿舍应该还可以休息片刻,心绪没来由地纷乱,简直甚嚣尘上,被自己长久掩埋在脑海深处的那个人,此时此刻,又会在哪一个国度走着怎样的一段旅途?

他留给她的记忆,永远是在各个城市各个国度穿梭流动的背影,应该说他的存在本身就像川流不息,与她从未靠近,也从未远离。所以当他的父亲,那位共和国功勋卓著的老首长郑重其事地约她会面,用委婉却不容拒绝的辞令表达着要她开一个“离开自己儿子的价码”的时候,南歌彻底懵了。

在苏父一行人忧心忡忡又压迫感十足的注视里,南歌开始羡慕这样的苏阳,这样肆意人生,怀揣理想,身旁还有亲人围绕众星捧月的苏阳,而自己再拼命挣扎也不过是路边的一蓬野蒿,不,连野蒿都尚有根,而她被剥离了土壤,还痴心执拗地想要活,飘萍而已。

仿佛为了成全这份沉重的父爱,她要了一纸推荐信,要了一个对普通毕业生来说望尘莫及,对自己来说无关痛痒的职位。或许,自己意识深处,也想为这十年添上一个结局,哪怕这个结局粗陋苍白,哪怕不幸需要出演一个出卖感情的卑鄙者,也无妨。已经逃过一次,何妨逃得再远些。

三十三天前重逢,他骄傲的眼眸里有她读不懂的悲凉。苏阳,苏阳……那么明亮那么美好的你,还有什么好忧伤……难道你就不是我生命里又一重诅咒,连念起你的名字都让我骨节生疼。

最后,想起拜范祈烨所赐,接待计划又要推翻重新部署,她幽怨无比地吐了口气。

倪总监办公室里阳光普照,一身火红的神荼立在范祈烨身后,犹如一杆昂藏紫竹。他想不明白,主子此行本是为了取回“越鸟戒”,方才与那女子的对话里却只字未提,然而此时他只是一如平常面无表情恭敬垂首。

“说吧。”范祈烨拈起娇小的茶碗,顾氏大师的紫砂名作,繁华落尽的光素器,把紫砂润如珠温如玉的品性述表达的淋漓尽致。未经窨花的“菩提其心”更是茗中珍品,饮之如兰在舌,甘馨甜冽,更具舒筋活血,静躁宁神的奇效,竟被她当做暖胃的茉莉花茶来喝,当真是暴殄天物了。可是她双手托着茶碗,埋着小脑袋仔细啜饮的样子真是可爱的紧。

“姬路那边的柜子遇到了点问题,正在跟南边的大酋长谈判。”神荼轻描淡写地汇报,范祈烨没有回应,这是意料中事,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无非是讨价还价费点功夫。神荼动了动脚尖。范祈烨挑眉:“一次说完。”

“是……老夫人希望您早点回国。”

这个,就有点伤脑筋。

待南歌后知后觉地想起,抓着那只戒指折返办公室找范祈烨,人已不知所踪。符合他一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风格,南歌也未感到意外,只有倪开斌有些惴惴不安。

还好代表团其他几人如约而至,一切似乎又被拉回了正轨。接待程序顺利启动,NARAN的几位除了明里暗里向公司表示对南歌的专业素质和敬业精神极其赞赏之外,其他反应皆比较正常。

如果不是倪总监一直言辞闪烁地想从她这里套点关于那位神秘的“特别代表”的信息,南歌真的以为与范祈烨的交集就是一场梦。

小说《家主在上:非漂女孩是只妖》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