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穿越后我成为了摄政王的死对头素青小说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穿越后我成为了摄政王的死对头是由作者大大素青所著,目前连载中,讲述了:景郁目光一一扫过那些抬头看她的大臣,直到用视线把他们逼得低头。“你们想知道本王被刺杀一事是何人所为。好!本王今日就给你们一个交代。”“钟丞相。”景郁叫道。钟逸闻素来最瞧不起这位七王爷,但此时也不敢当着……

穿越后我成为了摄政王的死对头素青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后我成为了摄政王的死对头》免费阅读

景郁目光一一扫过那些抬头看她的大臣,直到用视线把他们逼得低头。

“你们想知道本王被刺杀一事是何人所为。好!本王今日就给你们一个交代。”

“钟丞相。”景郁叫道。

钟逸闻素来最瞧不起这位七王爷,但此时也不敢当着满朝文武地面忤逆上意,恭恭敬敬道:“臣在。”

“你口口声声说是摄政王请了梦欲楼的杀手加害本王。那么本王问你,你是从何得知杀手是梦欲楼的人?又是怎么知道摄政王雇了梦欲楼?”

景郁一步步走向钟逸闻,“清平寺香火不旺,当日更是门可罗雀,本王就当丞相关心本王,派了人暗中保护,因此得知了本王被刺杀一事。

可当日刺杀本王的杀手全部死绝,无人生还。请问丞相,你是如何知道他们是梦欲楼的人?”

钟逸闻脸色煞白,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的声音,“王爷!臣对东禹皇室一片忠心,你如何能……如何能如此污蔑于老臣啊!”

其实钟逸闻确实没有杀她的理由,只是今天她必须把这口锅扣在钟逸闻身上。

外面被南陨城的人围着,要是让钟逸闻得了理,他绝对活不了。

南陨城绝不是个有耐心的人,这是最快的解决办法。

景郁扶起钟逸闻,“丞相误会了,本王并不是说是丞相派人刺杀本王。只是此事疑点重重,刺杀当朝王爷罪名非同小可,必须彻查清楚再下定论,丞相以为呢?”

钟逸闻此刻哪还顾得上别的,只要自己不背上刺杀的罪名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敢问王爷的意思是?”

景郁勾唇一笑,“本王的意思是刺杀之事到此为止。父皇打下东禹江山,曾亲自披挂上阵,与众将士同生共死。

本王身为父皇之子,岂能被一群江湖杀手取了性命?只不过是小事一桩,诸位不必替本王操心。”

钟逸闻面色不定,原本他们的计划是,一旦皇宫被围,就会有宫女假装闯进大殿。

可一直等到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抬头看了眼淡定自若地南陨城,心里不安,不敢再贸然对抗,

只得顺着景郁的意思下台阶,“王爷说的是,是臣等莽撞。”

申长固也跟着附和,“七王爷颇具先帝遗风真乃我东禹之幸事啊。”

提起先帝,朝堂上肃穆了不少。

景郁挑眉看向南陨城,还不赶紧拉大幕?

南陨城站起身,大殿上似乎比刚刚还要安静几分。

“七王爷被刺杀一事,本王自会查明。”

南陨城一步步走到景郁身旁,与她并肩而立,一字一句砸在每个人的心头,“开朝议事,议的是国家事。各位既然对国家事不感兴趣,这朝不开也罢。

从今日起,闭朝三日。今日朝上所有官员罚俸半年。若不从,可自行辞官。”

景郁默默低头,真是好霸道的摄政王。

要是他不是非要杀她,她是真想抱他大腿,以后吃香的喝辣的,简直美滋滋。

以钟逸闻为首的大臣纷纷变了脸色,可是他们却不敢忤逆。

南陨城是依着先帝的旨意辅佐朝政,至少现在,他们只能服从。

大臣们一个个退出仁德殿,景郁一屁股坐到台阶上,没底气却要干吓唬人的事,还真是累人。

“本王倒是小瞧王爷了。”南陨城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不不不不……没有小瞧,都是装的,装的。”景郁连连摆手

她看向景熠,这孩子估计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一脸疑惑地看着她和南陨城。

景郁拍拍屁股,毫不避讳地坐到龙椅上,捏了捏小景熠的脸,“吓坏了吧?以后那些个大臣吵架就让他们吵,不是有摄政王在嘛。”

景熠小心翼翼地看了摄政王一眼,不敢说话。

察觉到某人危险的目光,景郁面不改色,继续道:“摄政王英姿焕发高大伟岸,有他在,没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放心吧。”

说完,也不管南陨城什么反应,慢慢往殿外走,“既然事情解决了,我就回府了。给……给摄政王您买火折子去!”

“是还。”南陨城纠正道。

景郁:“……行,还!”

回到王府,景郁衣服都没换,就上街买火折子去了。

虽说东禹皇室如今摇摇欲坠,不过东禹的百姓过得还挺安逸,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景郁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翩翩公子行走闹市,吸引了不少女子的目光。

一家专门卖火折子的店内,景郁豪气地掏出一锭金子,“老板,一百个火折子,现在就要。”

老板匆忙跑过来,哈腰道歉,“真是对不住,公子。店里的火折子被另一位公子给包了,您看……您要不过几日再来?”

“谁买这么多?”

“我。”

景郁抬眼看去,一个白衣少年倚靠在门上,嘴角挂着懒洋洋地笑,脸颊上有个小酒窝,看起来又乖又萌。

景郁走过去,道:“小兄弟打个商量,匀给我一百个如何?”

“好啊。”白衣少年答应得很干脆。

反倒是景郁愣了一下,“你确定?”

“当然。”白衣少年指了指角落里的一担火折子,“拿走吧。”

“多谢多谢。”景郁将金子递给他,“这个给你。”

白衣少年笑着道:“不用,助人为乐乃快乐之本。本少爷今天心情好,送你了。”

景郁搓搓手,“那怎么好意思?”

“不……”

“谢啦,改天请你吃饭。”景郁客套道。

“好啊。”白衣少年笑眯眯地,一点也不介意景郁的不要脸,“那你可别忘了。”

景郁有些奇怪,这人一会客气一会又不客气,真是有点捉摸不定。

不过人家帮了忙,虽然她是客套,但请吃饭是也应该的,她当即道:“不会忘。”

她请店家找个伙计送火折子,大魔头的债还是早还清早安全。

在她踏出店门时,白衣少年突然叫住她,“喂!”

景郁回头,“叫我?”

白衣少年露出脸颊处的酒窝,道:“记住了,我叫牧野。”

“行,我记住了。”

景郁带着伙计亲自去摄政王府送火折子,她就不信南陨城还能挑她毛病。

景郁本想放下火折子就走,却不曾想摄政王府的人恭恭敬敬地把景郁迎了进去。

“七王爷还请稍候,主子说他要亲自查数。”

景郁嘴角抽了抽,忍不住问:“你们主子平常就这么抠吗?”

小说《穿越后我成为了摄政王的死对头》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