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精彩小说亲爱的主妇朱天蓝季凌云米姝郑好在线推荐

连载中都市生活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亲爱的主妇,作者是深夜走心,讲述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一个连sex都不想的男人,突然想生二胎,一定有问题。季凌云问老孔:“说吧,你妈又跟你说啥了。”“跟我妈有什么关系,咱们生二胎,是咱们的事。”孔祥祺一边摩挲着狗一边说。“咱们……都多久没……

精彩小说亲爱的主妇朱天蓝季凌云米姝郑好在线推荐

《亲爱的主妇》免费阅读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一个连sex都不想的男人,突然想生二胎,一定有问题。

季凌云问老孔:“说吧,你妈又跟你说啥了。”

“跟我妈有什么关系,咱们生二胎,是咱们的事。”孔祥祺一边摩挲着狗一边说。

“咱们……都多久没上床了,怎么突然想要二胎了?想一出是一出。”季凌云背对着老孔低声说。

“这不是工作太累吗?最近我调整一下,咱给恬恬生个伴儿。”

“恬恬需要伴儿吗?你问过恬恬了吗?给孩子生个伴,就是大人一厢情愿的想法。”

季凌云可打死也不生了。从出生到现在,孩子的吃喝拉撒洗漱游玩启蒙教育,全是她的事,老孔只负责狗和他自己。有时候加班,连狗都顾不上,全是季凌云的活儿。

她早先也让老孔分担一些,可是老孔干的活儿,她都不放心。

孩子的衣服要手洗,老孔洗过她要再洗一遍,然后指着盆里的水数落:“看看你清洗的衣服,水还是浑的,还有泡沫。”

老孔刷的奶瓶,她要再用开水烫一遍。

老孔擦地板,她要再擦一遍。

老孔偶尔带孩子出去玩,她要打十几个电话追踪。

老孔送孩子上学,500米的路程,她要打三四个电话,交待老孔 “过马路拉着孩子的手,抱孩子的时候记得把孩子裤腿往下拽拽别冻着腿,路上看着点别踩上狗粑粑。

名义上老孔做了家务,实际上她的负担一点也没减轻,还要外加一顿絮叨。说话也很耗元气的。

时间长了,她觉得与其让老孔干活,还不如自己干了,省了动嘴。

倒是伺候狗,老孔极细致极认真,季凌云挑不出刺来。

就寝前,老孔准备把恬恬抱到小卧室。

两口子分床睡已经好几年了,季凌云和女儿睡一屋,老孔和狗睡一屋。

分床睡是拼不出二胎的,所以恬恬得给爸爸腾地儿。

可是被季凌云拦住了,

“抱歉,以前都是你没兴趣,今天轮到我没兴趣了,反正我也不想生二胎,就不劳您大驾了,想生你自己生吧”。

季凌云把老孔推出卧室,反锁上门。

“哎?我自己怎么生,老婆!小云!”

老孔只得回到小卧室,继续跟狗睡一屋。

第二天,季凌云午饭的时候接到婆婆的电话。她跟婆婆一向不对付,结下梁子还是生恬恬的时候。

当时,婆婆和亲妈都来了,婆婆一看生的是女儿,留下三万块钱就客客气气的跟儿媳和亲家母道别,走了。

要是只留下钱也没什么,婆婆给钱的时候还说了一句:

“咱老孔家的惯例,生女儿包三万红包,生儿子包五万的红包。小云好好养身体,等下一胎呀,妈给你包个大的。”

恬恬两岁时,过年回老孔老家,婆婆搂着恬恬说:“头胎生女儿好,回头有了弟弟,姐姐照顾弟弟。是不是,乖恬恬!”

从那以后,季凌云就不愿意带恬恬回老家。

季凌云看着婆婆的微信语音通话请求,皱着眉头,不想接,假装没带手机,或者没听到,但是老太太很执着,又改用电话打过来。

她接起来“喂”了一声。

老太太寒喧了两句,直奔主题:

“小云啊,恬恬也不小了,你和祥祺也得把二胎提上日程了哦,现在政策这么好,鼓励二胎哒,你们年轻人要为国家做贡献。我给你买了点补品补补身子,今年怀,明年正好马年,大红马,属相好的咧。你二叔家的小弟,就是祥祺的堂弟祥民,哎哟,刚生了二胎,男孩儿,开心的咧,咱家也得加把劲。你把地址发我手机上,我给你寄快递哦。”

“妈,我可不生了,我都37了,孔祥祺都40了,高龄怀孕风险很大的。”

“不怕不怕,现在医学发达了,50岁还能生的咧,你看那个明星叫什么来着,台湾的,什么静,哦,伊能静,人家47了还能生。”

季凌云又敷衍了婆婆两句,挂了电话。

接下来的几天老孔的态度明显有所改变,突然变得很有眼力架儿,老婆忙的时候,他就凑上去搭把手。话也多了,没话找话说,殷勤写在脸上,自己也不嫌尴尬。

有一次他帮季凌云叠床单,手碰到一起,她的手很凉,老孔握住她的手殷勤的说: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季凌云连忙抽出手,甩开了。

她忽然发现,她竟然开始厌恶跟老孔肢体接触,也许是冷淡了太久,也许是知道他在故意套近乎,总之,她不再渴望他。

有天晚饭的时候,老孔小心翼翼的问:

“内什么,咱什么时候把二胎的事……”

“坚决不生,想都别想,都是些什么人啊,我辛辛苦苦怀,辛辛苦苦的生,辛辛苦苦的养,你们老孔家可好,白得一个后代,想得美,爱找谁生找谁生去。”她气呼呼的抢白了老孔一通。

“怎么能都是你的功劳呢,我不也得配合吗,没我,你自己能生出来?你雌雄同体啊。”

“你配合什么了,你就配合那10来秒,自己爽一下。我呢,我要扛10个月肚子,我要孕吐,我要坐月子,喂奶断奶,养娃带娃,我还要做家务……”季凌云说着说着,想想这些年的辛苦,情绪激动起来。

“行行行,都是你的功劳,行了吧。家里这些事,是我不干吗?是你看不上我干的活啊。”

“你就不能把活干得让我能看得上吗?好歹你也旁观我干活这么些年了,我的标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是不想按照我的标准来,你就是懒,逃避,你诚心的。”季凌云越说越气。

“那你到底生不生吧。我爸为这事都落下心病了,天天说老孔家他这一支,绝了后了。”

季凌云愣了,她没想到,那个她曾经爱过的孔祥祺,活在21世纪中国最大的城市的孔祥祺,居然也跟他生活在十八线小城市的妈一样,怀着这么落后的想法。

她悲愤的看着他:

“行!行!终于露出真面目了,跟你妈一个德性!什么叫绝了后,恬恬不姓孔吗?”

恬恬在一旁,看到妈妈哭,又听到妈妈提起自己的名字,也吓得哇哇大哭起来。老孔心疼的抱起闺女进了卧室,一边回头吼:

“大人的事,你当着小孩的面撒什么泼,看把孩子吓的。”

季凌云也吼回去:“是谁先说绝了后的?你现在知道吓着孩子了!你心里认她是你的后吗?”

两人好几天不说话,家里的气氛连狗都觉得尴尬,哼哼唧唧的,一天到晚趴在角落里察言观色。

——

作者有话说:

小说《亲爱的主妇》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