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一只橘猫小说沉睡百万年,我真不是妖帝。无广告推荐

最近玄幻类小说很火啊,这本沉睡百万年,我真不是妖帝。就写的相当精彩,作者是一只橘猫,目前连载中,讲述了:齐飞语出惊人,却又在意料之中,毕竟,石赵两家给出的实在是太贵重了。“千年年份的龙血草,当作是齐家的登门礼。”齐飞拱手,身后有一人走出,呈上一个透明的盒子,里面有一株晶莹剔透的药草,弯弯曲曲若游龙,还可……

一只橘猫小说沉睡百万年,我真不是妖帝。无广告推荐

《沉睡百万年,我真不是妖帝。》免费阅读

齐飞语出惊人,却又在意料之中,毕竟,石赵两家给出的实在是太贵重了。

“千年年份的龙血草,当作是齐家的登门礼。”

齐飞拱手,身后有一人走出,呈上一个透明的盒子,里面有一株晶莹剔透的药草,弯弯曲曲若游龙,还可看见里面那细微的纹络。

龙血草,四阶丹药龙血丹的主材料。

若是寻常时候,这一株千年年份的药材定然是珍贵无比,然而现在领域石,皇蝶衣齐出。

相比较两者,就显得不够格了。

“齐家主进退有余,我们也不强求。”南宫渡点点头,收下这一株龙血草,看向石忠与赵明,道:“两位所亮的物品很是贵重。”

“明人不说暗话,两位一定是奔着黄家的传家之宝,奔雷图腾而来吧。”

此言一出,霎时间让石忠与赵明脸色大变,也让齐飞陡然瞪大眼眸,脸上满满的不可置信。

王延海呼吸沉重,难怪石忠与赵明两人不惜付出这等巨大代价,只是为了得到黄家的资源。

南宫渡对他们的反应一点都不意外,作为亲手覆灭黄家的主使者,黄家有什么,他心里清楚得跟明镜似的。

墨安尘没有说什么,这个所谓的奔雷图腾,自身的价值一定比领域石,比皇蝶衣高,这是毋庸置疑的。

凭石忠,赵明的种种反应就能看得出来,现在就看看是有多贵重了。

“奔雷图腾,是进入奔雷君王留下的秘境的钥匙。”

南宫渡开口:“奔雷君王,九重天超级君王,数百年前东洲顶尖势力奔雷阁阁主。”

“百年前,奔雷阁同时得罪了中洲,南洲的顶尖势力,一夜之间遭受灭顶之灾,临死之前,奔雷君王将奔雷阁以及他一生所得的东西全部封印在一处残缺的秘境中。”

“相传,那几个顶尖势力都曾寻找过这个秘境,最后都不了了之,后来与沈祭司齐名的司徒大祭司预言,需要找到奔雷君王遗留下来的奔雷图腾方才能够找到秘境并进入其中。”

“说句不好听的,两位所拿出的,抵不上这奔雷图腾。”

南宫渡起身摇头,道:“因此,我只是给两位进入其中的名额,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石忠与赵明相视一眼,满满的无奈,原以为能瞒天过海的,结果在别人面前不过是小丑行为。

“多谢大人。”

到了这地步,对方还能给予他们进入的名额已经是很好的情况了,换作其他人,或许一开始就连面都见不到。

“至于你,齐家主,你的行为貌似有些不厚道,有些不礼貌。”

南宫渡看向了齐飞,语气渐渐变冷。

“大人所言,齐某不知。”齐飞起身,并未有慌张之色。

“是吗?你就那么确定你身后的势力能保你不死?”

南宫渡面无表情,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齐飞这一手玩的是真的好。

简直是妙他妈给妙开门,妙到家了,又吃了一顿饱,妙啊。

“大人,凭您背后的势力,恐怕不能吞下这奔雷君王的秘境,我这是为您解忧,您应该…砰!”

齐飞话还没说话,他身躯便在极速倒退,撞到大门上,又落到外边,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就在此时,有声音自天边响起。

“古华皇朝,别来无恙啊!”

话音回荡,几道身影自天边而来,他们的速度极快,从一个小黑点到全貌也不过几个呼吸。

诸人也看清了他们是何方神圣。

十几个人,为首者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旁边站着一男一女,皆是中年面貌。

“三位封王境。”墨安尘扫了他们一眼,除了这三个之外,还有一些少男少女,修为都在元灵境上下。

“话不多说,南宫殿下,单论古华皇朝,恐怕吞不下奔雷君王所遗留的秘境,不若我等联手,如何?”

白发老者开口,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

南宫渡冷笑,说好听点是联手,说难听点就是想分一杯羹罢了。

“你们凭什么认为我会将这个秘境名额分给你们?”

“很简单,秘境会在东洲现世,单论你们古华皇朝的实力,是吞不下的,而我们背后是天神殿,与我们合作,百利无一害。”

老者摸了摸脸上的白胡子,一脸笑吟吟,说这话时,他似是意有所指。

似是看不起古华皇朝。

天神殿,对于这个,墨安尘有那么一点点了解,这个势力来自北洲,且他们是那里唯一一个顶尖势力,占有的资源极其丰富。

天神殿同样与一尊祭灵签订过契约,加上他们本身的实力,在这下界,不说排进前五,前十那是肯定的。

南宫渡皱眉,想要开口,却被南宫流云制止了。

“不过封王而已,就敢如此大言不惭?”

南宫流云起身,气势陡然一凝,刹那间那老者面色涨红,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

“你天神殿的那一尊杂毛鸟都不敢这么说话。”

老者抬头,对上了南宫流云的眼神,竟然他汗毛倒立,有一种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仿佛随时都会死去,只需要对方一念。

“流云大人,天神大人来之前曾让我给您带一个口谕,就说当年那出面之情,来换取您不插手这件事。”

老者身躯摇摇晃晃,给人的感觉就像下一秒就会被风吹倒似的。

祭灵的实力,不是他这等普通封王境所能承受的,这还是对方手下留情了的结果。

“杂毛鸟倒是舍得,看来那秘境中有他所需的东西了。”

南宫流云开口,继而起身离去。

“我不插手,你们自行决断。”

他走得很潇洒,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让老者松了一口气。

不过看到了一旁的墨安尘时,老者又再度紧张起来,与南宫流云同一席位的存在。

不知道会不会插手此事,若是会,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从哪来回哪去。

毕竟,天神大人的人情已经用掉了。

“继续。”

墨安尘闭目养神,给出了一个棱模两可的答案,不说不插手,但也没说插手。

南宫流云与南宫渡怕是在下棋,要暗中搞一波事情,之前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演戏罢了。

墨安尘没那么愚昧,愚昧到这都看不出,如若不然,正儿八经的遇到了奔雷图腾,你还会舍得与他人共享吗。

怕是会私吞。

“奔雷君王留下的秘境。”

墨安尘不会放过这个,不过他也不打算进入秘境中探寻,奔雷君王说不定会布下限制,高境界无法进入。

这是一个通用的套路。

在外边,在必经之路蹲着即可,不用那么麻烦,简单明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更有秋后蚂蚱,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躲在暗处的人。”

老者松了一口气,继而看向南宫渡,道:“南宫殿下,以我们的实力,境界,若是在此处交战,怕是会波及旁人。”

“老夫有一个提议,让我们的后辈交战,若是我天神殿赢了,奔雷秘境有我天神殿一个名额,若是输了,我们自会退走,且保证不会泄露一丝一毫关于奔雷秘境的消息,南宫殿下,如何?”

他一脸的皱纹都要笑成花了,似是笃定南宫渡不会拒绝。

“好。”南宫渡的确没有拒绝,干脆利落的接受,如老者所想,这反而让老者多了些许疑惑,不过他也没有多想。

对方接受了,而自己又是有备而来,这结局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虽然有点奇怪,但不碍事。

“鱼儿上钩了。”

墨安尘摇头,巨大的利益能遮蔽双眼,从而做出错误的决定。

无可厚非。

“那便定在三日之后,还请南宫殿下做好准备。”老者哈哈一笑,率先迈步,走出城主府。

“几位大人,我等也先行告退。”

赵明等人起身拱手,一时间都走完。

他们也要做准备,两个顶尖势力的碰撞,即便只是后辈之间,这也够他们仔细斟酌与揣摩的。

“还请大人见谅。”南宫渡来到墨安尘面前,做一个抱歉的手势,道:“有些事情未曾事先告知。”

“无妨。”墨安尘摇头,不去看南宫渡,离开了大堂,来到后院中。

南宫流云负手而立,眼眸深邃,不知在想什么。

“所为何事?”

墨安尘开口,早在大堂之时南宫流云便传音于他,结束后请他来这后院一叙。

“墨兄料事如神,想必很多事情都猜出来了,我也不拐弯抹角了。”

南宫流云豪爽的笑了笑,道:“百年前,奔雷阁的覆灭,实际上有古华皇朝的影子在其中,只是不显露明面。”

“奔雷阁明面上得罪两尊顶尖势力,但对他们出手的不止是这两尊,单单中洲便有三尊顶尖势力暗中出手。”

“其他洲具体未知,不过定然是不下于一手之数,不然谈何一夜之间将如日中天的奔雷阁雷霆覆灭。”

“墨兄一定不知道我等顶尖势力为何会同时出手,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奔雷君王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物,能够踏入更高境界。”

“我们知道之时,他已然半只脚迈进了人皇境中,这便是一根导火线,最终致使奔雷阁覆灭。”

南宫流云呼了一口气,继续开口:“我当时并未出手,诸多势力一起,即便奔雷君王在,即便有一尊五阶地品祭灵在也无济于事,结局注定。”

“只是最后一刻,奔雷君王竟燃烧了自身,将所有的东西封印在残缺秘境中,包括那可破人皇境的物品。”

“事实上,我们找到了秘境所在,只是无法进入罢了,奔雷图腾在这里的消息,也是最近得知,这才从中洲赶来。”

“还有一个问题,进入秘境需要生灵的献祭,这便是你们给予这些不足挂齿的小家族名额的原因。”

墨安尘接上了南宫流云的话,摇头道:“秘境开启,无论如何其余势力都会知道,没有猜错的话,奔雷图腾的用处,不仅仅是钥匙那么简单,恐怕,与那可破人皇的物品有所牵连吧。”

南宫流云一愣,又笑了笑,道:“看来墨兄都知道,的确如此,所以,秘境此行,怕是需要墨兄的帮助,有可能的话,之前所谈也会在这次一并解决。”

墨安尘点头,他有所预料,接下来应当是会有一场大战,这不可避免。

ps:“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

“苍狗不过转瞬,长风可走万里。”

——

作者有话说:

小说《沉睡百万年,我真不是妖帝。》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