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一只橘猫小说 沉睡百万年,我真不是妖帝。无广告阅读

今天推荐一只橘猫的连载中小说沉睡百万年,我真不是妖帝。,是一本玄幻小说,非常精彩好看,讲述了:下界,共有五大洲,每个大洲灵气充盈,武道盛行,除此之外大多数为蛮荒,不适修行。此刻,蛮荒之地的一处村落,某个客栈中。墨安尘静静坐在下方,上边有一说书人,正绘声绘色,侃侃而谈。“传说在数万年前,有一座圣……

一只橘猫小说 沉睡百万年,我真不是妖帝。无广告阅读

《沉睡百万年,我真不是妖帝。》免费阅读

下界,共有五大洲,每个大洲灵气充盈,武道盛行,除此之外大多数为蛮荒,不适修行。

此刻,蛮荒之地的一处村落,某个客栈中。

墨安尘静静坐在下方,上边有一说书人,正绘声绘色,侃侃而谈。

“传说在数万年前,有一座圣山,终年笼罩在一股迷雾中,世人看不透,相传,在那山顶有一位禁忌存在,那些从圣山中走出来的盖世存在,都是他的弟子。”

“而类似我们这些凡人,想要进入圣山,那无疑是痴人说梦,笼罩圣山的迷雾,进去之后分不清方向,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三五年,便会从一开始进去的方向出来,实在是奇怪的很啊。”

“不过也有一些传闻,若是能够通过迷雾,便会看到一条路,直通山顶,看上去就像是天路一般,若是能够依靠自身,一步步走上去,便会有机会成为那位禁忌存在的弟子。”

听到这里,墨安尘摇头,起身离去。

“圣山,相传到现在依旧存在,只是不隐于世人眼中。”

说书人摊开纸扇,轻轻摆动,含笑看着下方的人,信与不信都在他们自己。

这自他祖上就传下来,许多人都说是假的,连他也不是很相信,当作是一个故事。

下方大多是这个小村子里的村民,平常做完事便来到这里,听听说书人讲这世间的奇人异事。

说书人喝了口水,便又开始讲起了它事,到精彩部分时,他恍然一瞥,有一道身影出现在人群中,眨眼间消失不见。

他起身想要追寻,却又忽然感觉那道身影不存在,像是从未出现过。

“奇怪。”

说书人心有疑惑,下方却有人催促了,他顿了顿,一幅大世天骄争霸的宏图悄然间展现。

墨安尘在街上走着,与大多数人擦肩而过,眸子略有波澜。

“没想到刚苏醒就被困在了这里。”

他不是当世人,来自一个很久远的年代,历经一些变故后陷入沉睡中。

没想到的是,始一苏醒就被困在了这里,准确的说,是一个石像之中,衍生的道身能自由行走,但却无法超出这个小村子的范围。

而且,自身大部分手段都无法动用,目前他就是一个稍微强一点的修士罢了。

这情况,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查询信息。”

一道虚幻面板浮现。

宿主:墨安尘。

身份:祖祭灵。

修为:四阶。

功法:《妖帝经》。

武器:破损的笔,破损的剑,破损的枪。

当前状态:禁锢。

注:需签订契约才可解除。

没有错,他不是穿越者,但也拥有系统。

还是一个很简洁的系统,连名字都没有,除了最基本的查询信息功能之外就只有一个用处:剥夺。

能够剥夺被他所杀之人的一样东西,记忆,体质,功法等等!

听上去很牛批,可夺天下物为己用,但现在还不能使用,需要杀一尊祭灵来激活。

这不就成鸡肋了?

谁让他被困在了这里!

绑定了系统却只能待在一个全是凡人的村落里。

上哪找一尊祭灵去?就特么离谱!

“可惜,四阶的实力终归是太弱了,连撼动这个禁锢的资格都没有。”

墨安尘摇头,走到村子的中心,来到一个巨大的石像下方。

这是禁锢他的根本所在,真身在里面,能出来行走的不过是一具毫无修为的道身罢了。

嗡~

道身化成光雨在石像面前消散,过路人都未曾注意到,下意识忽略。

“这个村子的灵气太稀薄了,若是依靠自身修炼下去,不知要猴年马月才能打破这个禁锢。”

“沉睡太久了,有些记忆被封印在灵魂的深处,一样需要强大的实力才能解封!”

沉睡之时的本能反应,将记忆封印,如若不然,有些记忆很可能就此遗忘,想到这,墨安尘也深感无奈,

隆隆!

突然间,地面有轻微的颤动产生,很弱小,但还是被墨安尘感受到了。

“来者不善啊。”

在他神念感知中,有数十人正缓慢的逼近这个小村子,皆是胯着战马,身着甲胄,散发有浓重的血腥气息,显然是刚从杀戮中走出。

近了,更近了。

踏入了村子的范围。

他们刚进入便被一位村民发现,随即就是抑制不住的恐惧。

“快走,是荒原……嗤!”

村民的话还没说完,一柄金戈袭来,将他刺穿,凡人何以承受修士的神兵利器,那一瞬间就已死去。

更多的村民发现了,恐惧占据了他们的心神,慌不择路。

嘶~

战马在此刻狂奔,每撞到一位村民都致使他们四分五裂,那些身着甲胄的人也没有留情,手中金戈无情刺下,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逝去。

墨安尘面无表情,这种情景已然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太大的触动。

不过,他还是打算出手,那些人的装扮不是蛮荒之地所有,来自更遥远的地带,他们身上的物品或许能助他更快修炼。

墨安尘起身,却发现自身的力量被封印住,无法动用哪怕一丝一毫。

石像禁锢全方面复苏,在这一刻将他自身所有的力量全部封印。

“怎么会是在这种时候!”

冥冥中,像是有什么在干预他,不允许他出手,又或者说,那些村民必须死,不可救。

恍惚间,在他身处的黑暗空间出现一道身影,很是耀眼,几欲将这里照亮。

墨安尘看过去,望眼欲穿,那人的容貌映入眼中,赫然就是他自己!

“嗯?”

……

外处村子,烽烟缭乱,尸横遍野,没有一人能够活下来,能幸免于难,全都死于金戈铁马之下,尸横遍野。

最后,数十位身着甲胄的铁骑一同迈步,来到村子中心,来到巨大的石像前方。

“又来人了?来送死吗?”墨安尘眉头微皱,他无法动手,但依旧能用神念去感知。

在村子边缘有身影在狂奔,赶往此处,是一位老者以及一个小女孩。

“不!”

在看到村子的一刹那,那老者眼瞳瞬间充血,平日间祥和的村子不复存在,变成了一片废墟,村民躺在血泊中,尸首分离,残缺不全,有些还保留着生前的表情,皆是恐惧。

村子的中央处,数十位身着铁甲的人横立,他们胯下的战马身上也有铁甲,还在流淌鲜血,一滴滴落下。

在他们面前,有一尊类似于猫的石像屹立,散发古老浩瀚的气息。

“蛮荒之地竟然有一尊这样的石像存在。”

为首的是一名身着青铜甲胄的男子,他看着面前的石像开口,无情而又霸道。

“可惜,毫无生命的特征,顶多有一点奇异罢了。”

“两只蝼蚁找上门来了,是嫌活的太久了吗?”

他转身看向了匆匆赶来的老者与小女孩,言语间没有任何的波动。

“荒原铁骑!”

在他对面,老者身躯颤抖,早已猜测到,得以一见更是增加了内心的绝望。

这四个字对于蛮荒之地来说是绝对的噩梦,但凡荒原铁骑践踏之处,无一活口,这个传闻来自遥远而又繁华的东洲势力,强大到让人恐惧。

乃至是寻常的异兽都不愿过度招惹,碰到大多都自主退避。

没想到,如今却出现在了这里,出现在他们的村子里,肆虐屠戮一空。

“又是一位小孩,符合夜阑大人与沈祭司的要求。”

青铜甲胄男子看到了老者背负着的小女孩,应声开口。

老者脸色大变,来之前他便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但是又没有办法,在这危机重重的蛮荒之地,若是不带上小女孩,她同样会死。

“若想伤害她,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老者大喝,将小女孩紧紧护着,唯一有安慰的可能是他来之前给小女孩服下了药草,让她到现在都是在沉睡中吧。

“无谓的挣扎。”墨安尘摇头,以凡人之躯来阻挡这金戈铁马,无异于螳臂挡车。

两者不在同一个层次。

青铜甲胄男子一步步靠近,同一时间那些铁骑也动了,围绕成一圈,将老者包住。

“杀!”

青铜甲胄男子大喝,其音隆隆响,刺痛脑海,竟让老者精神有一刹那的恍惚,而在这一刻,数十把金戈穿插而来。

“啊!”

老者怒吼,强行摆脱那一股眩晕感,金戈袭来,即便是未至都让他感觉到了肌体要炸裂了。

老者想做什么,却发现什么都做不了,如墨安尘所说,这是无谓的挣扎。

他将小女孩放在地上,用苍老的身体将其护住,正如其所言,要想伤害小女孩,先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

砰!

没有任何悬念,金戈触碰到老者,一瞬间就让他四分五裂,然而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所有金戈停留在小女孩前方不足一寸之处,无法更进一步。

“护主的秘宝。”墨安尘注意到了小女孩手中的物品,是一件翡翠玉牌,此刻在散发淡淡的光辉,形成一个光罩,将她包裹住。

事实上,从小女孩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心中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有个与他牵连很深的人,就在附近。

这是一种直觉,很强烈。

“莫非,是那个小女孩?”

墨安尘沉思,在他对面,那道身影越发模糊,也越发暗淡。

嗡~

光罩愈发明亮,竟把所有的金戈弹开,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数十名铁骑中穿过,带着小女孩来到了石像的下方。

“有点意思,这个小女孩很有可能就是夜阑大人与沈祭司要找的人。”

青铜甲胄男子再次开口,战马一步步靠近石像,最后停留在石像一丈之外。

当!

数把金戈再次穿插而来,依旧是被光罩阻拦住,被弹开,没有办法将之打破。

光罩越是明亮,小女孩手中的翡翠玉牌也越发黯淡,这一点被青铜甲胄男子察觉。

他们不再进攻,而是静静等待着,等那翡翠玉牌所蕴含的能量彻底消耗完毕。

在这期间,小女孩悠悠醒转,那个药草的时效终于是过去了。

她刚苏醒便看到了这血腥的场景,昔日的叔叔婶婶以及伙伴全都倒在了血泊中,就连村长爷爷也没了,只剩下她自己。

嗒,嗒~

她流下了泪,滴落在石像之上,小声地啜泣着,仅仅一日之间,所有一切都变了,熟悉的人和事全都远离。

这对一个小女孩来说,打击是很巨大的。

她手中的翡翠玉牌越来越暗淡,到最后彻底失去光彩,化成一道流光融入到光罩中。

砰砰砰!

金戈再一次袭来,不出意外都被弹飞,距离更远,让青铜甲胄男子第一次有了情绪上的波动。

“不错的秘宝。”

他胯下战马,将头盔摘下,露出清秀的脸庞,让人诧异的是,他的眼睛没有瞳孔,尽是骇人的青色。

“值得练一次手!”

青铜甲胄男子拾起了插在地上的金戈,一步步来到光罩前方,他抬手,灵力汇聚在金戈之上,形成一个点,随后猛地刺下!

砰!

咔擦!

接连两道声音响起,光罩彻彻底底破碎,金戈残留的点滴气息划破小女孩的手,有鲜血浮现。

青铜甲胄男子没有过多言语,手中金戈再一次扬起,刺下。

到最后的一刻,小女孩闭上了眼睛,接受了自己的结局。

没注意到的是,她手上的鲜血滴落到了石像之上。

“契约签订,禁锢解除!”

墨安尘长身而起,对面那一道身影完全黯淡,最后化成一股光雨融入他自身,在这一刻,所有的禁锢解除,实力亦是完全解封。

他没有犹豫,直接出手。

“神罚。”

话音落下。

轰隆隆!

苍穹变幻,原本明亮的天空迅速黯淡下来,滔天雷声滚滚不休,天威浩荡。

“嗯?”

青铜甲胄男子皱眉,金戈被一股力量控制住,不能更近一步,明明差一指便能够将其杀死。

“啊…呃!”

他想更进一步,却发现连身体也无法动弹了,身上那浩瀚的灵力都停滞下来,唯有思维能够运转。

不仅仅是他,所有的荒原铁骑乃至是这一片蛮荒之地皆是如此。

全都陷入了一种静止的状态,时间停止。

轰!

苍穹之上万顷天雷落下,如同瀑布一般倾泻,垂落到蛮荒之地,远远看去,就像是天塌下来了,恍若是灭世一般。

如此景象,持续了半刻钟之久,天雷散去,天空昏黄,迎来夕阳,下方的这一片蛮荒之地彻底化作焦土,没有什么生灵还存在。

除了一个小女孩。

墨安尘从中走出,石像化作齑粉随风飘散,他蹲在小女孩面前,轻声开口。

“别哭。”

小女孩看着他,还在落泪,终于是撑不住,倒在他怀里。

ps:“我想知道你们的文凭能把情书写到什么水平。”

——

作者有话说:

小说《沉睡百万年,我真不是妖帝。》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