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超好看秦意贺时景懿禾宁小说推荐 贺少,听说您夫人很凶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贺少,听说您夫人很凶目前连载中,作者是小高童靴,最近非常火热。主要讲述了:“不是吧!秦导你家今年还没连上网吗,贺时你都不知道!那可是一神话,出道五年就拿了影帝大满贯,每年一部电影别的基本不搞,每部票房都贼高。可气的是人还帅的不行,听说背景深得狗仔都没挖出来。”宋鹧一脸痴汉样……

超好看秦意贺时景懿禾宁小说推荐 贺少,听说您夫人很凶免费阅读

《贺少,听说您夫人很凶》免费阅读

“不是吧!秦导你家今年还没连上网吗,贺时你都不知道!那可是一神话,出道五年就拿了影帝大满贯,每年一部电影别的基本不搞,每部票房都贼高。可气的是人还帅的不行,听说背景深得狗仔都没挖出来。”宋鹧一脸痴汉样激动地说。

秦意眼神一暗,她对这个贺时很是好奇,垂眸看了眼表时间差不多了,是时候准备再拍一次了。

……

重头戏拍完,下面的戏拍得快了很多,终于来到最后一场戏。

孟汀入戏很快,而宋鹧表情虽然悲伤,但情绪少了对爱人眷恋温暖,他越调状态越不对。

秦意见状吼道:“宋鹧你干什么呢!表情不对!你是不是飘了,以为我不敢骂你了。”

宋鹧沉浸在戏里猛地惊醒,满脸无奈地说:“秦导,你骂我还骂的少吗。”

秦意见他神色正常了,让工作人员把之前调的设备重头再来,越想越气:“想杀青你就给我好好拍,否则扣你工资。”

现场传来宋鹧噗呲一声笑,秦导这威胁也太敷衍了,他又不差这份钱,但是他莫名觉得挺温暖的。

“别耽误时间了,所有人准备,最后一场开始!”秦意冷声喊道。

李书发呆地看着窗外凋零的落叶,他的视线逐渐模糊,他等了太久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她应该快考完了吧。

他想起了以前,在那个巷子里受尽挨打的小男孩,上学时同学异样的眼光,生病时医生同情的眼神以及他最爱的那个女孩温暖的笑颜。

眼角含着泪,李书艰难地抬手想去擦,他不想女孩最后看到悲伤的自己,可他高估了自己所剩无几的时间,手挣扎着却不由地往下滑,慢慢不甘地合上了眼。

病房的门突然开了,“李书,我考完啦。”

青柠看着那个病弱干净的男孩合着眼,他的手无力地摊在床边,笑容便僵住了,手一抖手袋文具掉在了地上,冲向病床。

“李书!你为什么不能再多等我一会,我为什么没再快点来,小柠檬还来不及跟你告别啊,你留我一个人怎么办!”

青柠握着李书残留温度的手,滚烫的泪打湿了女孩衣领,她不停地叫着李书,可床上眉眼清秀的男生却没有像上几次醒过来,哭得不能自己的女生印上了男生的唇。

最后的一幕定在了青柠散落的文具袋。

“过!”说完秦意长呼一口气。

其他人仿佛沉浸在这个悲伤的故事,现场隐约有啜泣的声音,秦意又淡淡地了句“杀青了,各位。”

这句话一下点爆了整个片场,悲伤片刻就被欢呼声掩盖了,整整四个月,他们被骂了四个多月,终于要结束了。

都说十个导演九个脾气差,还有一个特别差,他们这秦导虽然是个女的,半点没干女生该干的事。

杀青之后晚上就是庆功宴,秦意不打算拘束着众人,她定了A市最贵的包间,吃喝玩乐随便。

秦意聚餐来的晚,一进屋就被盛情邀请到中间坐着,她实在不喜欢被人盯着跟看猴子似的,于是拒绝了,低调地坐在沙发角落里吃着瓜果。

有胆大的人上前敬她酒,她浅笑着一口吞下,喝完抬头看见人惊呆了,“秦……导那是白的。”

秦意脸色平静说:“你知道啊,还来敬我,我没事去玩吧。”

敬酒时候就有人偷看秦导反应,一看秦意干得十分爽快,立刻胆子大了:“秦导厉害啊,来来来兄弟们,灌她!”

虽然秦意是个女的,但在片场也没干过人事,不少人憋了一肚子气,见秦意面不改色吞了杯白的,都以为她能喝,可劲惯她。

一时间角落里站满了人,宋鹧在另一边看着笑话,也不见帮忙,孟汀倒是欲言又止,不过她劝也没见劝住,秦意顿时后悔这两人都是白教了。

不过难得开心,秦意来者不拒,可是白的红的啤的一起灌,很容易醉。

终于孟汀看着秦意脸颊绯红眼神迷离,便出声让人别灌了,秦意借机起身道了声谢,招了招手拒绝别人陪同,歪扭着去卫生间。

推开门走了几步,秦意正了正身,眸色清亮,哪还有半点喝醉的影子。

她也很意外,要说她自己是多年才练就的海量,酒桌文化不是说说的,成与不成就也许就差一杯酒。她若是不装醉怕是现在都出不来,想她之前杀青就经常被灌,装醉简直手到擒来。

洗手擦拭完,秦意刚出卫生间,意外瞧见倚在门口的陌生男人,因为与他不熟秦意略过他,打算前台结账就回去。

刚走到男人身侧被他拉住,秦意冷冰冰地看着手腕上多余的手,“先生请自重,我不认识你而且这是女卫生间,喝醉了请到旁边吐去。”

男人无视秦意警告,下巴往走廊左边方向抬了抬,神色冷静道:“我叫景懿,那边有个男人一直在追我,想把我抓走,我看这儿就你一个人了,小姐能救一下我吗?”

景懿见她仍不为所动,继续说:”小姐我没有恶意,今天晚上是经纪人叫我来的,可是谁知道是不怀好意的酒局,他们应该马上就来了。”

秦意心情十分晦暗,她是拿了救人的剧本吗?怎么一个个的都要她救。

“跟着我 。”

秦意瞅着跟在背后气定神闲地插着裤兜走的男人,这种娱乐场所被经纪人叫来大多没好事,求救还这么理直气壮,这人怕是不简单。

秦意买完单走到门口停下来,转身冷漠地说:“既然你让我救你,那你就欠我个人情了,记得还。”

秦意说完想走,便被男人炙热的身体堵到墙上,男人身上青草味味道扑面而来,她不用抬头就感到被炙热的视线打量着,翻手推也推不动。

“小…姐,要不您考虑一下当我的金主,我很听话的。”景懿贴在秦意耳旁蛊惑暧昧地请求着。

秦意果断拒绝,“放手。”

趁着男人身体放松赶紧推开景懿,她不喜欢招惹危险,这个叫景懿男人行为太过古怪,恐怕来者不善。

景懿站在原地望着秦意离开的方向,温柔地笑了笑,终于找到你了,还是一如当年的有趣可爱。

秦意跟剧组人发完消息便打车回了自己的家,她按了下电梯,身体吊儿郎当的倚在墙上。

听见电梯“叮”的一声响,秦意低着头,一进去就碰到一堵坚硬又温度炙热的墙,瞬间被一股清淡的檀香味包裹。

“抱歉,没事吧。”声音似大提琴一样低哑,秦意下意识觉得还挺好听。

她抬头看清那人后瞳孔紧缩,男人一袭剪裁合身西装,衬得身姿挺拔,袖口和领带一丝不苟的系着,面色冷峻,气场强大,周身散发着不可触摸的距离感。

秦意觉得这人有些熟悉,有股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眼眶不自觉有点泛红,但是在陌生人前失态不太好,因此秦意压帽低下头,极力压制住心头异样。

“没事。”秦意让开路让他先走。

贺时看出她的意图, 走出电梯后他往后瞧了一眼秦意,眸色深深,眼里仿佛有化不开的凝墨。

——

作者有话说:

小说《贺少,听说您夫人很凶》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