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长歌行肆小说林长举精彩章节阅读

玄幻小说长歌行肆目前连载中,作者是林长举,最近非常火热。主要讲述了:要说这赵德祯手中的这把宝剑颇为奇特,看似外表跟一般宝剑并无太区别,不过长度远比寻常的宝剑要短上多,大概只有寻常宝剑的一半大小,看起来更像是一把短刃无疑。只是这把宝剑造型十分古朴,看似老旧,却保养的很好……

长歌行肆小说林长举精彩章节阅读

《长歌行肆》免费阅读

要说这赵德祯手中的这把宝剑颇为奇特,看似外表跟一般宝剑并无太区别,不过长度远比寻常的宝剑要短上多,大概只有寻常宝剑的一半大小,看起来更像是一把短刃无疑。

只是这把宝剑造型十分古朴,看似老旧,却保养的很好,所以倒不显得破旧,一看就是很有来头的宝贝。

赵全四人见他手中宝剑如此短小,顿时都哈哈大笑起来,讥笑道:“大少爷,就你这玩意儿还叫宝剑,那我们手中的腰刀岂不是成了偃月刀了?”

眼见敌人如此轻视自己,赵德祯却并没有露出恼怒之色,反而淡淡的答道:“宝剑不论长短,能杀人就好剑。”

只见他轻微拔出宝剑时,剑锋发出一阵轻吟,宝剑周身突然冒出丝丝寒气,甚是古怪。

刚才还讥笑的四人见此一愣,顿时面色微变,他们都是长期在刀头舔血的汉子,如何看不出来这把宝剑绝对不简单。

于是,几位大汉立刻面有疑色,反而不敢率先动手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打不起来之时,只听噗嗤一声,赵全拔刀劈在桌上,厉声呵斥道:“大家不要怕,他手中那把宝剑虽然有些古怪,可他武艺未精,我们四个围攻他一个又有什么可怕的?”

说完这话之后,立刻就手持腰刀率先冲了过去,剩下三位大汉眼见于此,也只得紧随其后杀过去。

对面的赵德祯撇嘴冷笑,迅速抽出自己的宝剑,也毫不示弱的向冲过来的赵全杀去,顿时几人混战一团,喊杀声不断。

原本赵全以为凭借自己四兄弟合力,赵德祯手中的宝剑就是再古怪也是双拳难敌四手,谁知双方兵刃刚一接手,自己手中的腰刀立刻被削成两段,就像是切豆腐一般轻松。

这下立刻吓得他连连后退,然而那赵德祯却是乘胜猛攻,招招变化多端,只打的他空有招架之力,又谈何反击。好在另外三位大汉及时增援,合力荡开了赵德祯的宝剑,这才将他救出。

就在这时,只见赵德祯将手中的宝剑与眉心齐平,口中同时低声念动咒语,只听“急”的一声,立刻突生异变,宝剑周身的寒气立刻转化成股乳白色的光芒,形似剑芒一般,无形中变长了几分。

然后就是一个挥剑的动作,剑芒立即飞出一道乳白色的剑气朝向赵全斩来。

“不好,他已经练出了剑芒,大家小心。”

赵全瞳孔一缩,暗道不好,也不敢出手相迎,只得一个贴地滑铲向右侧飞去,想要凭借身法避开这道剑气的攻击

谁知他动作远不及剑气的速度,那道乳白色的剑气直直的朝他当胸斩去,根本就不给他任何机会。

眼看赵全就要毙命在这道剑气之下时,只听一旁凌空一声鞭响,一道宛如灵蛇吐信般的长鞭立刻将其缠住,然后再用力一拽,立刻将其偏移了几分,这才堪堪别开了一段距离,让剑芒擦着他的衣角飞去,一把击在身后大树上,只听咔擦一声,碗口粗的大树立刻应声而倒。

周围看热闹的食客刚开始还靠的挺近,一见这宝剑如此吓人,立刻吓得抱头鼠窜起来,只恨爹妈给少生了两条腿。

彭楚歌叔侄虽然站的比较远,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看见碗口粗的树就应声而倒,也吓得不轻。

二叔二话不说就拉着彭楚歌向更远方跑去,彭楚歌边跑边看向他们的马车,着急的说:“二叔,我们的马车怎么办?”

二叔却头也不回,继续跑路道:“都什么时候,还管它畜生做什么!”

就在围观群众纷纷抱头鼠窜时,赵全早已被同伴救下,吩咐几人结阵攻击,两人一组取下挂在马背上的盾牌,另一位大汉掏出一架幽光闪闪的弓弩出来,赵全则换了一件长兵器又向赵德祯冲来,这次他倒是改变打法,只是游而不击,只想要为自己同伴争取时间。

赵德祯也是看出那弓弩的威胁,一脚将木桌踢向赵全后,立刻想都不想直接朝着持弩之人冲了过去。

谁知身子刚一腾起,立刻感觉双脚一滞,扭头看去,却是赵全居然冒险近身了,大手一把抓住自己的左脚腕,想要一把将其拽回来。

赵德祯毫不惊慌,身体只是空中一扭,来了一招鲤鱼打挺,直接挥剑就朝身后刺去,吓得赵全立马松开手臂,想要拦下他这一剑。

谁知赵德祯招式又是一变,双脚借力发力,一脚狠狠踢在赵全身上,直接将其一脚踢翻在地。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功夫,一阵嗡鸣之声传来,赵德祯只觉得身后一凉,刚想挥剑回防之时,却感觉手臂一痛,低头一看正是一道利箭正好射中自己的左臂,立刻疼痛难受起来,再也不敢恋战,也不管周边几人,双脚又是一点,几个健步就朝着马厩奔去。

眼见赵德祯受伤,赵全四人又如何肯放过他,连忙一拥而上追了上去。

要说这位大少爷乃是赵家家主前妻所生,本来很受宠爱,大家也以为他是赵家未来继承人,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没过多久其母去世,赵家家主又续弦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夫人,几年之后也生了一个儿子,赵家家主老来得子,自然对她们母子宠爱有加。

这位年轻夫人为了赵家家主之位,自然视赵德祯为眼中钉、肉中刺,故意经常陷害于他,说他种种不是,开始赵家家主还不以为意,但是禁不住长期枕边风,也开始逐渐疏远了自己这位长子,最后直接把其放逐到家族祠堂守灵起来,没有命令不得外出。

几年后,也不知是哪里传出的消息,言明赵家大公子无意间获得祖上传下的仙法,马上就要修炼成神仙中人。

后母恐惧不已,立刻派人到赵家家主面前诬陷他修炼邪法,意图弑父夺位,已经被后母彻底迷惑的赵家家主信以为真,立刻派人去抓回赵德祯问话。

后母自然知道这只是一道谎言,如果真让他父子两人相见,一切都要穿帮,再加上她真怕赵德祯因为学会祖上传下来的仙法而重新获得赵家家主宠爱,于是赶在赵家家主派人问话之前,暗中在给赵德祯送的饭菜中做了手脚,同时派出自己从娘家带来的心腹行刺,经过一场大战后,赵德祯侥幸负伤逃走,不知所踪。

眼见于此,后母立刻就诬陷他畏罪潜逃了,赵家家主自然勃然大怒,立刻派遣赵全四人前来追捕,谁知后母就收买了赵全四人,明确表示四人要杀死赵德祯,彻底以绝后患。

赵全四人追了他快半月有余,自然不可能再让他跑了,于是哈哈大笑道:“诸位兄弟追上去,这弩箭上沾有剧毒,中者只要过了半个时辰就会毒发身亡,而且他刚才还强行运气,药效只怕会更快发作。”

——

作者有话说:

小说《长歌行肆》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