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超好看墨笔留香小说推荐 满级大佬穿成替嫁小可怜后免费阅读

墨笔留香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种田小说满级大佬穿成替嫁小可怜后最近尤其火爆,目前连载中,主要讲述了:城门口,艳阳高照。一老一少两个守兵手握着酒葫芦,懒洋洋倚在城墙根晒太阳聊闲天,丝毫没有值守者的紧张严肃。明月隐在城门暗处角落,默默观察着。这里的守兵看上去极其散漫且不堪一击,但他们到底代表着官方,若是……

超好看墨笔留香小说推荐 满级大佬穿成替嫁小可怜后免费阅读

《满级大佬穿成替嫁小可怜后》免费阅读

城门口,艳阳高照。

一老一少两个守兵手握着酒葫芦,懒洋洋倚在城墙根晒太阳聊闲天,丝毫没有值守者的紧张严肃。

明月隐在城门暗处角落,默默观察着。

这里的守兵看上去极其散漫且不堪一击,但他们到底代表着官方,若是直接大开杀戒难免会影响日后行事,明显是在为自己埋雷。

可若是不撂倒他们,怎么进城呢?

按照规范自己已经被销了户,已经是个死人了……

须臾,明月一拍脑门:嗐!这兵荒马乱的年月人们都忙着打仗哪有什么户籍管理!

既如此,那就更好办了。

明月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感觉自己这身行套还不赖,至少没有补丁。

随即又一想,这可是下葬的人穿的衣服,是寿衣!

难怪刚才一路走来,那些饥民烤老鼠都来不及吃,用怪异的眼光看着自己!

难怪,那些草寇见到干巴瘦的自己居然没上来索要点买路钱。

试问,如果一个人连死人的新鲜衣服都敢扒出来穿在身上招摇过市,还有什么不能的?

更别提还有“诈尸”的传闻伴着!

干巴瘦?

呵呵,此刻怕是一切都成了假象!

明月突然觉得有几分搞笑,自己一向自诩绝顶聪明,怎么穿过来以后智商下降了?

怎么办,穿着这身行套决计进不了城门,刚才那两个守兵还在讨论诈尸的事呢!

正思量着办法,远处一辆牛车“哒哒”的朝这边过来,由远及近,不慌不忙,车上还装着满满一车柴草。那赶牛的人须发皆白,头上还带着一顶破帽子,满脸的疲惫。

明月眉头一展,天助我也!

……

“干什么的!”

年轻的守兵在城头厉声喝道。

“给张员外家送柴草的。”

诚恳的声音略显沧桑,语调很是卑微,每个字都透漏着“老实巴交”!

“张员外?”

两个守兵对视一眼,老醉头点点头:“城里姓张的人不少,能称员外的却只有一家。”

“难道是……”

年轻的守兵挤了挤眼睛,悄悄指了指城外荒郊,有些不敢确定。

老醉头抹了抹嘴角的酒,嗤道:“可不就是他家吗!赶紧放行吧!”

可不是,张员外平时没少给守兵们上供,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不说,还出了怪异,身为个城门官,有什么好拦的!

“好好好……”

年轻的守兵一溜烟小跑着打开了城门。

“轱辘辘辘……”

老牛车慢慢悠悠的驮着一大车柴草进了城,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车尾的右边小角落,有一个小小的鼓包,一块柴草似是被人翻动过。

明月隐在柴草中,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了张员外家的大门。

趁着赶牛人跟着管家去结账的工夫,明月灵活的闪进了柴房,又隐了起来。

卸完了车,天色已晚,随着老牛“哞”的一声低吼,笨重的车轮声渐行渐远。

下人忙着取柴烧晚饭,明月倚在一垛柴草后面悠闲的等着天黑。不一会儿,一阵饭菜香就顺着鼻孔飘进了五脏六腑。

这可比那些给死人的供品香多了!

一定也比烤老鼠强上百倍!

根据气味儿,明月几乎判断出了菜品的食材和作料。

天色已经全黑了,府中的院落和门口都掌起了灯。

随着寂静来临,明月知道,自己行动的最佳时机到了。

先是一个跟头翻出窗户,紧接着借着光摸到了张员外的屋子。

虽说是个富户,但其实院子并不深。

比起流离失所食不果腹的那些人,有个普通三进院能存有余粮的安稳人家便可称是员外了!

主屋的外面挂的灯笼格外大,门口还有一个值夜的家丁,此时正倚在门边打瞌睡。

是这里没错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竟敢买老娘的阴骨,呵呵,今天就让你们看看“阳骨”!

虽然那偷懒的家丁看起来不堪一击,可想到现在的自己不但干巴瘦而且还没吃晚饭,保险起见,明月悄咪咪打开侧窗翻了进去。

床榻里鼾声如雷,明月撇了撇嘴,心道:睡的可倒是香!

真是心大!

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床前,明月“刷”的一声撩开了帷幔,压低声音斥道:“闹鬼啦!还不敢紧起来开开眼!”

睡在里边的夫人率先被惊醒,见一身寿衣头发上还沾着几根枯草的干瘦女孩横眉冷对的看着自己,活鬼一般,当时就吓破了胆,连“啊”的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就“哐啷”一下子倒在了张员外旁边。

张员外也紧随其后醒来,见老妻昏迷在侧,床前站着一个“寿衣女”,叉着腰,嘴角还挂着戏谑的笑。

“你、你你你……是谁?!”

张员外用颤抖的手指着明月,连胡子都在颤抖,那样子很是胆战心惊。

明月指着自己的鼻子嘲道:“呵呵……你不认识我?再好好看看,我不就是你儿媳妇吗?!”说完就是一阵诡异的笑。

“儿、儿媳妇?!”

此言一出,张员外也吓得牙齿打架,颤巍巍道:“你……你没死?”

明月一挑眉毛,眼珠子一瞪,斥道:“废话,死了还能来找你吗?!”

“呼——好好好……不是诈尸就好!”

张员外拍了拍心口顺了顺气,柔声对明月恳求道:“姑娘仁义,可否容我先救醒老妻,然后再与你详谈。”

“这有何难?”

明月跳上床,睨了一眼张员外,命令道“让开让开!别在这里碍事!”

张员外不敢不从,赶紧退到一旁。

明月拍了拍员外夫人的肩,撸起袖子精准掐住了人中。

须臾,明月一皱眉,自语道:“还不醒?不应该呀!”

话音刚落,员外夫人就“啊呦”一声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一见是刚才的“寿衣女”,便心有余悸的往张员外身前蹭。

“真不禁吓!”

明月白了一眼员外夫人后紧接着跳下了床。

“你、你你你……是谁?”

员外夫人一脸惊恐的躲在张员外身后做小鸟依人状,小声问道。

没等明月回答,张员外赶紧轻轻拍了拍员外夫人的肩膀,似是在哄孩子,抢先解释道:“这姑娘是给我儿配阴骨的那一位啊!想来是黑了心的人伢子为了赚钱坑来了大活人。夫人莫怕……”

“活、活的?不是……诈尸?!”

即便张员外点了头,员外夫人仍有些难以置信,目光闪烁的探出了小半张脸看向明月。

明月一瞪眼,叉着腰嘲道:“看什么看!?你们买回个阴骨当‘儿媳妇’,难道活过来就不认识了吗!?”

“啊呦喂——”员外夫人坐起身一拍大腿,满脸委屈:“姑娘可别怨恨我们,我们只不过想给亡儿找个伴儿,姑娘是活人这件事我们原本是不知道的!”

说完,嘤嘤嘤哭个不停。

不像是个半老徐娘,倒像是个未经世事惹人怜的小姑娘!

——

作者有话说:

小说《满级大佬穿成替嫁小可怜后》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