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好看的小说十月静好妖孽夫君他是个醋坛子无弹窗在线阅读

最近古代言情类小说很火啊,这本妖孽夫君他是个醋坛子就写的相当精彩,作者是十月静好,目前连载中,讲述了:见贤思齐,翰林子墨。这样的无双公子落在“南乔”那个昏君眼中,却变成了一个迂腐的木头疙瘩,十分不受待见。刘锦荣偷偷看了南乔一眼,又快速垂下眸去。今日的皇上有些不同,她也揣测不出圣意为何了。南乔缓步来到那……

好看的小说十月静好妖孽夫君他是个醋坛子无弹窗在线阅读

《妖孽夫君他是个醋坛子》免费阅读

见贤思齐,翰林子墨。

这样的无双公子落在“南乔”那个昏君眼中,却变成了一个迂腐的木头疙瘩,十分不受待见。

刘锦荣偷偷看了南乔一眼,又快速垂下眸去。

今日的皇上有些不同,她也揣测不出圣意为何了。

南乔缓步来到那人儿身前,云思墨却似没看见她般,仍是垂首跪在那处。

“思墨……”

南乔缓缓出声,不论如何,都是前身先对不起人家的。

云思墨本是京中第一才子,才华横溢,容貌无双。

却在先皇在世时,被赐婚给了当时还是太女的南乔为太女君。

只是,云思墨自入了宫后,便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

南乔不喜欢云思墨的循规蹈矩,再加上她年岁不大,无心情事,便是云思墨待她再用心,南乔也不喜这种被支配的感情。

面色苍白的云思墨第一次听见她这样叫他的名字,不由得抬起头来,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就这样出现在她面前。

众人皆说皇上昏庸无能,残暴不仁,可云思墨从未说过她半句不是。

尽管他整个云家都被皇上关进了大理寺,云思墨也未曾在背后诋毁过她半分,只是这样傻傻地跪着,等着见她一面。

云思墨自小的教养告诉他,君就是君,臣就是臣。

他未曾接触过的别的女子,也不知何为喜欢。

只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子是他的妻,是天下的主人,是他要一生守护的女子。

至于两情缱眷,双宿双飞,这样的白日梦从来都没出现在云思墨的梦里过。

“皇上……”

苍白的唇颤了颤,那到了嘴边的话,云思墨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后宫不得干政,他又要如何去救母亲和家人?

“你先起来吧!”

收回了眸子里的惊艳,南乔无奈地叹了口气。

“皇上,母亲她……”

云思墨终究还是大着胆子开了口,他的母亲是当朝丞相,他的诗书礼仪都是母亲所教,那样一个知书达礼又忠君爱民的人,如何会做出那等子叛逆之事?

“朕已经让大理寺的人将云相送回府去了,至于事实到底如何,就要看林羽绮有没有本事找到证据能证明云家的清白了。”

南乔想要去扶云思墨的手刚刚抬起,又讪讪地缩了回去。

这人眉宇间有几分花慕月的神态,叫南乔忍不住想要亲近。

这女尊王朝里,男女依旧授受不亲,她还是莫要毁了人家的清白吧!

云思墨面儿上一喜,也不去怀疑南乔话中的真假,直接就在那冰凉的地上叩了三个响头。

“臣侍多谢皇上,臣侍相信,母亲她是清白的,林大人定会替母亲讨回公道的。”

南乔也不管他说了什么,只是她这样站着,一个大帅哥跪在她面前,她还有些不能适应。

“地上凉,你先起来吧!”

“是。”

云思墨心中欢喜,应了一声就准备起身。

只是他在这里已经跪了近两个时辰,此时双腿发酸,膝盖发麻,站都站不稳了。

“呃……”

云思墨腿下一软,便朝一旁倒去。

南乔心下一动,大步上前扶住了他倒下去的身子。

只是那云思墨要比她还高上半个头,南乔撑着他也有些费劲。

“有什么话你去乾清宫说便是,早上露寒,你又何必跑到这里来跪着?”

不知是替前身赎罪,还是心下觉得不忍,总之,南乔一瞧见云思墨就觉得欠了他什么似的。

若不是她魂穿到这位窝囊皇帝身上,那云家满门怕是再也出不来了。

即便如此,云思墨都不曾扰她清静,只是一个人默默地等在她回宫的宫道上,这样的识大体也不知算不算迂腐?

“皇……皇上……”

云思墨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蹙着眉头不住唠叨的女子,皇上她好些不一样了。

“自己能走吗?”

南乔看了一眼云思墨的膝盖处,然后问道。

“嗯。”

云思墨强撑着往前走了一步,整张脸都疼得变了颜色。

“罢了,朕先送你回去吧!”

南乔望了望天色,这会子送云思墨回宫,午膳便留在他那里一起用好了。

云思墨一怔,长长的睫毛闪了闪,遮住了那双落在扶着自己的手上的眸子,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成婚三年多了,这还是南乔第一次关心他。

云思墨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感受,五味陈杂。

他早就将奢念都锁到了心底,可今日的南乔让他有些动容,那种感觉他之前从未有过。

坤宁宫是君后的住所,自南乔登基后,云思墨就被安排到了这里。

偌大的一个宫殿里,只住着他一个主子。

平日里除了读书作画,弹琴作诗,云思墨也再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

皇上从未踏足过翊坤宫半步,能证明云思墨是君后的,就只有刘锦荣送来的那张册封的圣旨,还有那厚重的君后宝印。

南乔扶着云思墨在前面走着,刘锦荣带着宫侍们在身后跟着,只是她时不时地落在南乔身上的目光,让人有些诧异。

先皇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让南乔幸福,只是南乔性子不好,与谁都相处不长久。

也就是这好性子的云思墨还愿意与她多说几句话,可南乔又不喜欢云思墨满口的圣人云。

如今看着皇上转性,刘锦荣心中一直悬着的大石头也缓缓落了下来。

她受先皇所托,要誓死护卫好皇上。

皇上好了,她便对得起先皇的信任了。

坤宁宫比乾清宫冷清多了,南乔扶着云思墨一路走过来,都不曾遇见一个打扫的小侍。

“平日里贴身侍候你的小侍去了哪里?”

南乔忽然开口,惊得云思墨一怔,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南乔不解地看向刘锦荣,示意刘锦荣开口。

“回皇上的话,君后千岁入宫时,是带了两个贴身侍儿的,只是您说不喜他们的性子,将人赶出了皇宫……”

刘锦荣讪讪地住了口,这宫里的下人她最是清楚,惯会捧高踩低,君后不受宠,又有哪个会尽心侍候。

南乔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心中却在暗骂前身的欺人太甚,就算是男尊世界里,再不受宠的皇后身边也都有个得力的人呢!

小说《妖孽夫君他是个醋坛子》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