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妖月在线阅读 晚月妖小说精彩推荐

最近很火的小说妖月 是由晚月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目前连载中,主要讲述了:“你说什么?你要和我一个房间?”木槿安震惊的问道。“星玥,这男女授受不亲的,你怎么能和槿安睡一间屋?”敏月言有些不好意思的劝道。“哎呀你们在想什么,我要给他换药,然后还有些话要跟他说,给我挪床被子就行……

妖月在线阅读 晚月妖小说精彩推荐

《妖月》免费阅读

“你说什么?你要和我一个房间?”

木槿安震惊的问道。

“星玥,这男女授受不亲的,你怎么能和槿安睡一间屋?”敏月言有些不好意思的劝道。

“哎呀你们在想什么,我要给他换药,然后还有些话要跟他说,给我挪床被子就行,我睡地上。”

“不用了,伤已经好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木槿安坚决不同意。

“不行,这药必须要换。”

“这……”

敏月言有些无话可说了,面对她的坚决,她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两人之间没什么关系就睡一个屋传出去多少有些不好。

“哎呀好了,你们赶紧去睡吧,很晚了,走走走。 ”

沈星玥有些急切的推着木槿安去了房间,不然又要拒绝了。剩下的三个人你看我看的,也做不了什么,只好去了客房。

房间里,沈星玥一边找药,一边思考,这从来都没学过医药知识,还真有点不认识什么药该用于哪里。木槿安则坐在床边,穿着白色中衣,衣服是敞开的,隐约可以看到露出的肌肤。

沈星玥挑好了药,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打开了药,抬头看着木槿安,对上了木槿安也看着她的眼神,总感觉眼神很奇怪。

“干嘛,看我干嘛,”沈星玥一脸疑惑。

木槿安直接别过了头,看起来有些不耐烦的样子,这让沈星玥有些不爽,这人忽冷忽热的。

“把衣服脱了,我给你上药。”

沈星玥低着头很随意的说出了这句话,木槿安无动于衷。换做普通人家的女孩子,肯定不会说这种话,让人觉得有些轻浮。

木槿安犹豫了会,然后直接脱去了中衣,沈星玥一抬头就看到了他的胸肌,顿时就愣住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男孩子的裸体,说不害羞,那绝对是假的。

沈星玥有些羞涩的笑着低了头,木槿安看着她感觉更不自在了。

“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

沈星玥继续低着头,努力憋着笑,一副青涩女孩的模样。

然后沈星玥抬起头看着木槿安的伤口,看起来四五厘米的伤口,周围有些肿起,伤口看起来也很深。沈星玥看着伤口有些无从下手,这一定很疼,如果这一剑是刺在自己身上,自己一定是疼的哭,但是他却什么也没说。

沈星玥有些手抖的抹了点药涂在了他的伤口上,瞬间他感觉有种刺骨的刺疼,他别过头低下,沈星玥看了眼他的表情,应该很疼吧。

“你忍忍啊,这药里有车前草的成分,可能会有些疼。”

沈星玥满眼的心疼,小心翼翼的抹在伤口上。然后对着伤口吹了吹,能让他感觉不那么疼,木槿安感觉到一阵冷风在伤口周围飘动,然后缓缓地转过了头,看着她低头认真的样子,虽然她平时有些鲁莽,但是认真起来也还真是吸引人的注意。

沈星玥感觉到了注视的目光便抬起了头,对上了他的眼睛,顿时有些心惊了一下。

好近……和他的距离好近……这种对视会心跳加速的感觉是什么情况。两人对视足足十年之久,沈星玥忽然意识到了,不经意的低下了视线,心,跳的好快……

夜里,谨苏一直都睡不着,看着谨义倒是睡的很深。明日就真的启程去寻圣器了,也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危险,这一去不知何时才回来。越想越有些烦躁,索性直接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房间,便看到了敏月言也站在门外。

“月言,你怎么没睡?”

“你不也没睡吗?”敏月言笑道。

谨苏回笑了笑,与她一起抬头看着月亮,今晚的月亮很圆。

“天亮之后就要去仓乐门了,也不知能否找到符月珠。”谨苏说道。

“如今我们都不知道碎片会在哪里,说实话,我一点头绪也没有,不知从何找起,”

“嗯,若是能让仓乐门的弟子帮我们一起找,也许会更容易,只可惜师父不让我们张扬,”

“也能理解师父的用意,不过是为了避免有歹心的小人会抢先一步。”

“嗯,对了,不知道你有没有觉得,槿安,很奇怪。”谨苏看着敏月言,一脸的疑惑,“今日和那几个面具人打斗的时候,他的功力不像从前那般深厚,反倒弱了不少,”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样,之前谨义也说过,”

“一定和槿安消失的那几个月有关系,他一定是瞒着我们什么事情。”

“如果真是这样,你也是知道槿安的性子,他不愿意说的事情,打死都不开口。”

谨苏陷入了沉思,仔细想想,他刚回来时身上带伤,师父说他和鬼树做了交易,也不知道交易的内容是什么,被罚断仙鞭和雷型后,他看起来那么虚弱,不像是一个修行了百年的人该有的承受力,倒像是刚入门没多久。谨苏有些怀疑,难道他和鬼树做交易和自己的修为有关?

沈星玥找了一床被子铺在了地上。虽然木槿安一直要求她睡床上,但是她又怎么好意思睡床上,吃人家的用人家的,要是连睡的床都是人家的,那感觉真有点不要脸了。

虽然木槿安闭目不言,但是沈星玥知道他没睡。

“木槿安。”

沈星玥转过头看着床上的木槿安。木槿安没回应,也没反应,尽管这样,她还是觉得他没睡着。她别回了头,看着天花板一副想事情的模样,安静了好一会,木槿安睁开眼睛,不说话。

“白天的时候我听月言姐姐说,这是她见过你三百年来第一次回家。”沈星玥自言自语道。

木槿安依旧是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发呆。是啊,三百年了,这是第一次回家,不,已经不是家了,只是一个房子而已……

“真好。”

“为什么这么认为?”

木槿安淡淡问道。沈星玥有些意外,转头看着他,他果然没睡。

“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也不知道家在哪里,”

沈星玥有些感慨,木槿安从她的话里听出了她的失落,不禁撇过头看着她,从她的眼睛里,他看到了渴望。

“五岁的时候我就孤身一人,那些亲戚们都嫌我会带来灾难,把我送进了孤儿院,所以我对家的印象很模糊。那时候我也和那些小朋友一样,期盼能有新的爸爸妈妈会来领养,但是我看着身边的小朋友一个一个的被领养,而我,却还只是每天期盼,甚至来孤儿院的那些人都不肯看我一眼,后来的十几年里,就一直是在孤儿院里生活。”

木槿安听着她的过去,虽然很同情她的经历,可是又如何,父母双亡,独留一座空房,还能算的上家吗…

“只是一座空房罢了。”木槿安淡淡回道。

“怎么会,即使只是一座房子,那也是父母留给你的不是吗?不像我,什么都没有。而且我听说你家以前被毁了,后来你又花钱重修了,至少这证明你还是很在意。”沈星玥侧过了身,看着他,“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过去经历了什么,但人总要往前走的不是吗,比起每天煎熬活在过去,不如敞开心扉活在当下,也不枉走一遭了。”

“你倒是想的明白。”

木槿安也是打心里佩服她的乐观,只是也许他还做不到这样吧。

“当然,人生下来就注定会死,早晚都是要死的,那还不如在死之前活的开心点。”虽然她嘴上是这么说的,但也许只是因为她还没有遇到什么值得她一直颓废下去的事情吧,毕竟那时候五岁她还不懂什么是悲伤。

“我的过去我讲完了,是不是轮到你讲了?”

木槿安没有说话,感情她说这么多是为了套自己过去啊。

“算了,不愿意说我也不逼你。”

见他许久没有说话,他又躺平了身子继续看着天花板。

“三百年前,”

过了好一会,木槿安才开了口,沈星玥听到立马看向了他,然后又侧过了身子。

“那天晚上,我本还在与师兄弟们欢聚,却不想传来了噩耗,说赤狼兽正在木府屠杀。”

“赤狼兽?”

听到这个名字,沈星玥觉得是个很恐怖的存在,可是为什么这么陌生的名字,又莫名的有些熟悉,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对遇到的一切都感觉似曾相识。

“那是鬼帝座下女魔君妖月的坐骑,红面獠牙,面目狰狞,性情凶猛,以食人为生。”

听木槿安这么一说,她已经在脑海里想象出了那怪兽的模样了。

“等我赶到家的时候,家中已经破烂不堪,我爹娘也已经躺在血泊中不省人事,虽然最后赤狼兽被杀了,可是她也受了重伤,那一夜,我失去了爹娘,也失去了她,”

木槿安脑海里回想着那天发生的画面,不自觉的红了眼眶。那一夜对他来说是一辈子的阴影,他看着爹娘死在自己眼前,也看着她死在眼前,她为了救他的父母丢了性命,而他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却什么也做不了,那种自责又恨的心痛,他永远都忘不了。

木槿安忽然听到了睡着的呼吸声,转头一看,她竟然真的睡着了,刚才还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这会就睡着了。

不过,把自己多年来的心事说出来,忽然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

看着沈星玥熟睡,木槿安也慢慢的睡去。半夜木槿安感觉有什么在压着自己得手,很沉,想要动动身,却发现动不了,睁开眼一看,顿时傻了眼,沈星玥怎么会睡在自己的床上!?

小说《妖月》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