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苍东陵千秋雪苍心鉴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小说苍心鉴内容非常精彩,是由见王不行礼所写的玄幻类小说,主要讲述了:许穆白一直在观察他,苍东陵一点都不敢表露,他按许穆白所说的方法,注入一丝真气。很快就发现,自己这一丝真气,已经依附在上面,不由神识一动,果然,很轻易地进入乾坤袋。乾坤袋内部空间,只有两三丈方圆,林林总……

小说苍东陵千秋雪苍心鉴无弹窗阅读

《苍心鉴》免费阅读

许穆白一直在观察他,苍东陵一点都不敢表露,他按许穆白所说的方法,注入一丝真气。

很快就发现,自己这一丝真气,已经依附在上面,不由神识一动,果然,很轻易地进入乾坤袋。

乾坤袋内部空间,只有两三丈方圆,林林总总的杂物,堆得到处都是,可是,苍东陵不敢随意取出。

许穆白笑了,从怀中取出一块紫色玉牌,递于苍东陵。

“兄弟,你我也算有缘,这块玉牌你拿着,若是有空,可往葬剑宗一行,再与兄弟把酒言欢。此行匆忙,许某尚有要事待办,先行一步,请……”

看着许穆白远去的背影,苍东陵嘀咕,“葬剑宗?到底是什么组织?”好像一个未知的世界,高不可攀。

人在江湖漂,练的就是一双眼,见多了人间冷暖,这个叫许穆白的剑客,看似对他客套,但并没有真正的感激之情。好在此人不是那种歹毒修士,骨子里自视甚高,要不然,他会很危险。

许穆白给了他一个玉牌信物,并没有多言,苍东陵未进阶先天境,而且岁数已经不小;再加上,连乾坤袋都不识,可见毫无根底。

剑客修剑、修心,苍东陵勉强算救了他一命,血灵郎君乾坤袋的宝物,许穆白可是一样未取,全部送给了苍东陵,这就是属于宗门骄子的骄傲。

他给苍东陵一个玉牌,则是情面,如果真的有缘,苍东陵能进入葬剑宗,他是不介意帮衬一把;如果无缘,毕竟二人是两个世界的人,无须太在意。

苍东陵一路北行,准备赶赴边荒城,这时,远处又传来一阵打斗声,不由眉头微蹙。听这声音,双方人数还不少,更传来女子的惊呼声。

苍东陵无语,血厉门一灭,带来的连锁反应,三大城地域出现了乱象,一路行来,发现了不少死尸。

一处峡谷的交叉口,二十来个身着紫衣的剑客,正围杀三人。

老者五十岁左右,身材高大,国字脸,身着黑衣,脸色严峻。其先天指功开碑裂石,对战近二十个紫衣人,应对自如。

另一边,一名头戴黑盔的青年,正护着一妙龄女子,独战五六个紫衣人,险象环生,少女不时惊呼。

黑盔青年为保护少女,已身中数剑,虽然都只是外伤,但全身是血,他却浑然不知似的。

这时,老者突然发力,大喝一声,双指连弹,发出数道先天真气,直接破开剑阵,杀向围杀黑盔青年的紫衣人。

紫衣人猝不及防,一人被先天真气射中胸口,惨呼一声,立毙!

“鬼奴,快带言卿走……卿儿,保护好玉佩,我来挡住他们。”

少女一愣,鬼奴半拖拉着她,狂挥数刀,向峡谷一侧急奔而去。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长啸,紫衣首领,

“快追,门中高手支援到了,决不能让他们逃脱,玄月佩不得有失。”

老者大急,紫衣人也开始拼命,悍不畏死,数人摆脱了老者,直追逃跑的二人。

“是他……紫衣人估计是玄月门的手下了。”苍东陵想不到,老者竟是怒英门门主毕清河。

苍东陵捏着数块石子,朝紫衣人射去,紫衣人想不到有人相助,偷袭之下,立即有数人被射中,方寸大乱。

毕清河见状大喜,连发数指,杀了数名紫衣人,冲出了包围圈,向着各一方向逃去。这时,嘨声再起,仿佛近在眼前,苍东陵暗叫一声不妙,急忙展开身法,飞遁而逃。

不过十数息,一名背敷长刀的魁梧汉子,飞纵而来,一声怒吼。

“没用的东西,还不快追,格杀勿论!”说完,向着毕清河逃离的方向追去。

苍东陵绕黄峡岭直奔边荒城,没跑出多久,再次看到鬼奴带着毕清河的女儿,被围在一处高百丈的悬崖边。

突然,鬼奴抱着少女,纵身跳下……

苍东陵疑惑,玄月佩到底是何物?难道玄月门是为了此物,才灭掉血厉门与怒英门?血厉门与怒英门是死敌,对毕清河,苍东陵再清楚不过了。

如此诡异,按紫衣人所言,宝玉好似在少女身上,苍东陵不由一咬牙,朝另一侧谷底而去。

谷底夹道,一名风采卓绝的少年,徐徐而来……

少年看上去十七八岁,剑眉星目,紫色腰带,蟒头鞋,背敷古朴长剑,身后跟着一名十三四岁的剑侍。

厉飞扬乃天之骄子,他出身世家,更是上阳宗分宗的杰出弟子,年际轻轻,便领悟了风雪意境。

这一次外出,厉飞扬是偷偷跑出来的,剑修之路,需要不断提升心境,磨炼剑意。师尊告诉他,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遇到了瓶颈,就需要历练。

厉飞扬有些后悔,一路行来,尽是凡夫俗子,“绝灵之地,果然要命,看不到一个高手。”

剑侍紧随其后,心里忐忑,厉氏一族家大业大,依附的武者无数,公子正是修炼的大好时光。可是,他却避开了家里的耳目,逃了出来,跑到这边缘之地。

“公子,我们回去吧,家主会打死我的。”

厉飞扬喝斥,“怕啥,胆小如鼠!”

他不急不缓地走着,每迈一步,好像永远是一样的尺寸,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半涉红尘半席清,闲话剑仙蓬莱会;孤剑难愁侠客意,傲视人间一场醉。”

厉飞扬自幼学习琴棋书画,内心却有严重的侠客情怀,这也是他修剑的原因。

剑侍再次打断了他吟诗的雅兴,“公子,那边好像有人。”

……

厉飞扬抬起躺在碎石边的少女,呆了……自幼勤学苦修,过得如苦行僧一般,他从未想过,会对一女子一见钟情。

少女绝美清丽,小巧的鼻子,嫣红的双唇,嘴角淤着鲜血,厉飞扬的心莫名跳动,这一刻,他沉沦了……

“这天底下,竟有如此清丽脱俗的女子,何人如此狠毒,对她下毒手?”

剑侍年际还小,哪懂男女情爱,小脸一抽,家族内,漂亮的女孩多得是,也没见你对哪个有意思。

“还好,还有气……”厉飞扬不由松了口气。

这时,不远之处响起一阵脚步声,大批紫衣人赶到,厉飞扬一声冷哼,剑眉微扬。

玄月门十几个紫衣蒙面人,将厉飞扬三人团团围住,为首的蒙面人,“你是何人?将此女放下,滚……”

厉飞扬身旁的剑侍怒了,“你们是什么东西,敢跟公子如此说话,找死!”

出身大家族,自幼无数光环笼罩,名门嫡子,何时被人如此对待?能成为厉飞扬的剑侍,那也是千挑万选,主辱仆死,这就是大家族自幼教导他的规则。

厉飞扬右手一摆,随即倒背双手,“报上名,然后滚……”

这世上,只有他让别人滚的份,还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无礼。

为首蒙面人,“与玄月门作对,自找死路,杀……”

“玄月门是什么东西?死不足惜!”

话音刚落,厉飞扬一步跨出,身形快得不可思议,右手剑柄上一握,寒光一闪,为首的蒙面人头颅飞起。

“高手……”紫衣蒙面人惊呼。

——

作者有话说:

小说《苍心鉴》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