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苍东陵千秋雪小说 苍心鉴强烈推荐

玄幻小说苍心鉴目前连载中,作者是见王不行礼,最近非常火热。主要讲述了:少保庄内,龚秉独自站在窗台前,一身青色的儒衣,多了一份儒雅,可脸色却相当阴沉,他望着上空的明月,沉默不语。今晚的明色有点不寻常,带着点血红,对有点迷信的龚秉来说,这是凶兆,他面露狰狞。该死的白衣堂,他……

苍东陵千秋雪小说 苍心鉴强烈推荐

《苍心鉴》免费阅读

少保庄内,龚秉独自站在窗台前,一身青色的儒衣,多了一份儒雅,可脸色却相当阴沉,他望着上空的明月,沉默不语。

今晚的明色有点不寻常,带着点血红,对有点迷信的龚秉来说,这是凶兆,他面露狰狞。

该死的白衣堂,他作梦也没有想到,跟了他十多年的白衣堂堂主,竟然会背叛自己。

白衣堂叛变,改头换面投了怒英门,将龚秉炼功受伤之事,透露给了死对头,导致怒英门全面向血厉门开战。几日工夫,血厉门损失惨重,元气大伤。

龚秉抬起右手,真气运转,右手血光闪动,却立马变成了黑色,一阵揪心的疼痛,让他的脸变成了酱紫色。

龚秉心里一叹,伤势只好了两三分,魔功虽好,却最是凶险,一有不慎,容易走火入魔;这一次算他运气好,只是反噬,要不然,性命不保。

“哼,等伤势一好,龚某要亲手宰了白衣堂堂主。”

对于叛徒,龚秉是非常厌恶、痛恨,能成为一帮之主,自是枭雄人物,杀人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这些年,死在龚秉手上的人,不知有多少,他都已经能预见到,这个白衣堂堂主的下场,会是何等凄惨。

江湖人,风里来,浪里去,再大的凶险,龚秉都遇到过,虽说血厉门受重创,但他并不担心,以他的能力,只要根基尚在,几年之后,又可东山再起。

突然,一个黑衣人出现在身旁,几乎无声无息,如同鬼影,龚秉却头也不回,

“老何,信号发出去了吗,他们四人应该快到了吧?”

老何跟了龚秉三十多年,如同龚秉的影子一般,如果这天底下,还有一个可信的人,那非老何莫属了。

老何,“门主,信号发出去了,但是老何不放心,门主从未以真面目示人,如果暴露了恐怕不利。”

龚秉,“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如今,白衣堂背叛,其他的八个堂口都遭到血洗,十不存一,只有血杀堂尚算完整。血杀堂才是本门的根基所在,只要它不出问题,我血厉门就可东山再起。”

老何,“门主也没必要亲自见他们,只要让血杀堂主下命令,杀手自会全面出击,搅乱怒英门的布局。”

龚秉,“本门主已经让血杀堂下命令了,这也算是对血杀堂堂主的一个考验,希望他不要让本座失望。血杀堂的四大杀手,我调他们回来,是为了保卫总坛。近日,我总有不祥的预感,弄不好,怒英门已经知道我们总坛所在”。

老何,“这怎么可能?总坛如此隐密,多少年了都安然无恙,只要门主不暴露身份,老何可担保无事。”

龚秉,“这世上,还有谁比你更让我放心?我担心血杀堂堂主背叛。怒英门毕清河,不是无智之人,这些年,他与本座相抗衡,谁也奈何不了谁,焉能简单?雷霆一击,必有十足的把握。”

老何,“这……血杀堂堂主,跟了您二十年了,门主可莫要轻意怀疑他。”话一出口,老何就感觉不对,但多年的习惯,他一时也改不了。

龚秉是真的信任他,好似没有察觉老何的质问,只是淡淡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白衣堂也跟了本座十多年,不也背叛了?天下间的事,莫不过利益,只要开的价码高,自有人铤而走险,这么多年了,老何你还看不透吗?”

老何,“白衣堂堂主,老何要亲手宰了他”说完,扬了扬枯瘦的黑手,阴骘的双眼,寒光闪过。

龚秉笑了笑,“此事以后再说……”

老何,“那门主不担心这四人也背叛?”

龚秉,“他们敢?四人的‘绞魂咒’可是我亲手下的,没有我的秘术,谁也解不了,只要我不死,他们的命运,永远掌握在我手上。”

培养了一批百人的杀手组织,其中四名最优秀的,龚秉留了一手,自己下了禁制,说到底,还是对血杀堂的堂主不放心。

老何,“门主竟然如此说,老何就放心了”。

另一边,怒英门对三大城中血厉门据点,进行全面清剿,已经到了尾声。怒英门毕清河,今年五十,正值壮年,膝下无子,只有二女,他常感叹无子可承父业。

毕清河是典型的枭雄人物,与血厉门争斗近二十年,却无力扩大地盘,只因血厉门一直掣肘、内耗。如今,平衡被打破,血厉门教众死伤无数,终于到了毕其功于一役的时候。

毕清河,“全面收拢人手,向少保庄进发,谁砍下血厉门门主的头颅,谁就是副门主”。

原本的副门主,被血厉门第一杀手刺杀,为了起到激励作用,副门主之位,一直虚位以待,这就是毕清河的手段。

手下十来个堂主、副堂主,全部震奋了,个个磨刀霍霍。

“是,门主……”

怒英门与血厉门斗得如火如荼之时,另一伙神秘人正在聚集,最引人注目的是,一白衣儒士和一名身材高大的魁梧汉子,二人身上的气势恐怖,在此边缘之地,实是可怕的高手。

白衣儒生看上去四十开外,面容白净,手持山水画扇,看上去相当儒雅。高大汉子则身高近七尺,虎背熊腰,全身上下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他背敷宽背大刀,在月光下闪闪发亮,杀气四射。

白衣儒士,“司仲,怒英门那些人没问题吧?”

司仲,“没问题,堂主级人员,目前有一半暗中投靠了我们,只要先灭了血厉门,回途我会设下埋伏,将怒英门人马斩尽杀绝”。

白衣儒士“很好,龚秉与毕清河别让他们跑了,东西一定要拿到手;这二人,可都是边缘之地的地头蛇,一旦躲起来,我们要再找他们可就难了”。

司仲,“放心吧,我会亲自出手,龚秉如能逃得掉,我会在少保庄后山等他,刹罗刀已经很久没见血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又能想到,真正的黑手,已经伸向这两个帮派,而目标却是二人手中神秘之物。

少保庄内堂,龚秉居上座,一双凌厉的眼神,冷冷的望着堂下四人。血厉门花了不少代价,培养了最出色的四大杀手,他们的代号分别是,苍、血梅、飞羽、血刺,乃是龚秉的一张王牌。

“很好,你们四人齐聚,以后只需听本尊的指令,本尊让你们杀谁,你们就杀谁”。

红衣女子便是四大杀手中的‘血梅’,她也是此次刺杀行动的发起人,听到龚秉的话,冷笑不已。

“阁下自称血厉门门主,不知可有凭据?”四大杀手应召而来,自然要核对身份。

这些年,龚秉为了隐藏身份,所有的刺杀任务,都是由血杀堂主持,血梅此言合乎情理。

龚秉冷哼一声,“凭据吗?那就如你们所愿……”。

只见,龚秉右手一晃,一个半透明的水晶钵出现,里面有四滴血珠,在不断跳动。

“引魂,敕……”先天真气涌入水晶钵,水晶钵变得通红,座下四人脸色大变。

“啊……”血刺率先惨叫。

只是数息,四人脸上浮现恐怖的血筋,如同要炸裂开似的,齐齐惨呼。

苍东陵抱着头,低垂着脸,杀机一闪而过,果然是此人,终于找到他了,将他们控制的幕后黑手。

当年,他们四人尚年幼,一个恐怖的蒙面人,突然出现,将他们四人制住,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原来,真的是少保庄的庄主,背后的身份,则是血厉门的门主。

现在,真身浮出水面,苍东陵不知不觉间,握住了剑柄,杀意汹涌,一定要杀死他,多年的隐忍,就看今日了。

这时,飞羽呻吟道,“行了,我们信你就是。”

龚秉自得地笑,“这‘绞魂咒’不好受吧?本尊亲自所下,只要本尊在一天,你们四人最好学聪明一点,否则,生死两难!”

‘绞魂咒’的可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也是他血厉门的根本所在,所有的杀手,都由‘绞魂咒’控制。

龚秉有些后悔,当年,那些随着他打天下的堂主,只因一念之仁,没有对他们下此咒术,要不然,也不会有今日被动局面。

小说《苍心鉴》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