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苍心鉴小说苍东陵千秋雪完整版阅读

苍心鉴目前连载中,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玄幻类小说,作者是见王不行礼,主要内容:司仲语重心长,“与江兄失散多年,苦了你了,在血厉门这样的环境下,你尚能自力更生,以后的路,恐怕要比我们走得更远,好好沉下心,等有了好功法,尽快进阶先天境。”进阶先天境?江正阳笑了,这一直是他所向往的,……

苍心鉴小说苍东陵千秋雪完整版阅读

《苍心鉴》免费阅读

司仲语重心长,“与江兄失散多年,苦了你了,在血厉门这样的环境下,你尚能自力更生,以后的路,恐怕要比我们走得更远,好好沉下心,等有了好功法,尽快进阶先天境。”

进阶先天境?江正阳笑了,这一直是他所向往的,可惜,血厉门根本不给他们好的功法。

玄月门清剿血厉门、怒英门余孽,少保庄后山,密林的某处山洞,苍东陵脸色苍白地蹲坐在地。鲜血已经染红了上半身,一道从左胸直至右腹的刀痕,触目惊心。

苍东陵靠着可怕的直觉,短剑回护,挡住刀气临空一击,尽管如此,他还是身受重伤,差一点被对方分尸。

逃出生天后,苍东陵不敢从正面突围,而是反其道绕往后山,杀手的求生本能,清除留下的痕迹,浪费了不少时间。他亦算是运气好,遇到了骄傲的司仲,并不屑追杀罢了。

“真是凶险。”苍东陵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他不得不在密林内,找了个隐蔽的山洞,躲了进去,急忙处理伤口,调养伤势。

如此,很快三天过去了,期间也有数股小啰喽巡视,但好在苍东陵隐藏得好,未曾被发现。过了十天,伤势大有好转,伤口开始结痂,他感觉精神好了许多。

“绞魂咒消失了,果然,只要龚秉一死,此术自破,先前危机重重,我都没发现。”

‘绞魂咒’,取的是心头血,以秘法祭炼,控制人一旦殒落,多年烙印在上面的一缕意念便会消散,心头血也会被蒸发。

当然,这些苍东陵并不知情,那丝莫名的牵引消失,足以说明一切,赌对了,自由了……

当年,龚秉给四人下‘绞魂咒’时,他们处于昏迷状态,根本不知道龚秉如何施为。这世间,最可怕的是无能为力,以四人当时的认知,对龚秉的手段,可说是恐惧到了极点。

整整八年,三年培养,五年杀手生涯,可怕的日子过去了,苍东陵抚摸着身上的刀痕,木然地望着洞外。

密林之内,鬼火与萤火交织,微风袭来,阵阵的原始气息,淡淡的花香,今夜,格外地心旷神怡。

“以后,再也不用去杀与自己毫无相干的人,不再每每噩梦惊醒,不再……不再是代号‘苍’。”

表面冷酷无情,又极为凶残的苍东陵,内心却有一颗无比善良的心,只是,他习惯了伪装。

随风而行,纵意潇洒的快意人生,一直是他的追求,终于等到了。

外面的世界,苍东陵并非一无所知,据他打探到的消息,所处之地,乃是最边缘的西陲‘绝灵之地’。

所谓的‘绝灵之地’,指几乎没有灵气的地带,这里只适合凡人居住,外面修炼士很多,而且都非常强大。

这是一个广阔无边的世界,凡人是最底层的存在,每一个人都在为生存而努力。

逃过生死劫,苍东陵不得不为将来考虑,玄月门横空出世,将血厉门、怒英门一网打尽,想来也简单不了。那个给了自己一刀的家伙,实力太可怕了,他暂时兴不起一点复仇的心思。

“玄月门会不会找上自己?”苍东陵喃喃,不安的情绪再次袭来,路在何方?天大地大,孤家寡人一个。

老杀手说,他们这种没有根的人,死在哪便是哪,就像那路边的野狗。一声长叹,苍东陵不敢再想,盘腿而坐,开始运功调息。

也许是多年的静坐养气功夫,他很快再次平静,虽然,伤势尚未痊愈,但身心莫名进入了空灵状态。

“咦!”一个时辰后,苍东陵感觉自己不同了。

经历了一场生死危机,再加上,‘绞魂咒’消失,他顿悟了,只是自己并不明白。

“剑来……”再练剑,比原先更加飘缈、灵动,速度更快了一分。

无人教导,苍东陵同样不知自己领悟了风之意境,不然,凭他后天巅峰的修为,根本没有与先天境高手抗衡的资本。

“随风写意,剑走游龙……”

山洞中,一晃一个月,苍东陵嘴角干裂,全身破烂,形如野人。以他的修为,还要依赖食物,好在生存能力强大,挺过去了。

“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为了不与玄月门遇上,苍东陵从少保庄后山绕向北道,这一走,就是一天一夜。

晌午时分,不远之处,突然传来激烈的打斗声。

难道是玄月门的人,在追杀怒英门、血厉门的余孽?苍东陵顺着声音寻去,此时,打斗双方已经进入尾声。

一名黑衣男子半躺在地,手中握着一把弯刀,幽光闪闪,刀上有剧毒。他脸色苍白,额头上有一道血印,显得甚是诡异。

黑衣男子对面,则是一白衣青年,同样二十出头,蹲坐在地,正运功驱毒。他的长剑掉落一边,双手垂在膝前,整个脸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很明显,二人经过一番苦战,最后,两败俱伤……

黑衣青年,“哼,葬剑宗也不过如此,清微剑客许穆白,你今天必葬身此地”

白衣青年冷笑,“血灵郎君,亏你还是血灵门的内门弟子,竟卑鄙用毒,可惜,你的刀法终比不上我。”

此时,二人似乎发现多了一个人,不由齐齐望向苍东陵,眼中甚是警惕。

苍东陵完全看不透二人的修为,现如今,他们都只是砧板上的肉,他根本不惧。

血灵郎君眼珠子一转,朝苍东陵道,“朋友,只要你帮我杀了对面之人,敝人必有厚报。”

清微剑客,“兄弟,别上了他的当,此人乃血灵门之人,已经杀了不少无辜百姓,专门修炼血引刀,残忍之极。”

苍东陵心里冷笑,想借刀杀人吗?黑衣男子脸上带有浓浓的煞气,再加上,此人颇显诡异,额头更有血印浮动。

本就恨透了血厉门,再见修炼邪功之人,苍东陵毫不犹豫,一剑刺出。血灵郎君完全没料到,苍东陵如此狠绝,一言不发就出手,惊怒交加之下,真元反噬,喷出一口血水。

“你安敢?”血灵郎君一声咆哮,小小蝼蚁,胆大包天。

可惜,他遇到了煞星,苍东陵一剑接着一剑,血灵郎君险象环生。

“啊……”一声惨叫,血灵郎君被一剑封喉,死不瞑目。

……

过了半刻钟,许穆白驱尽身上余毒,心里暗暗好笑,眼前戒备之极的后天修士,竟没有向自己出手。

他虽说中毒,但还有余力,只是察觉有人靠近,不得不装一下,苍东陵没有趁机向他出手,也是运气好。

“兄弟,这次多亏了你,要不然,许某就阴沟里翻船了,想不到,血灵郎君刀上有毒,差点就命丧于此,多谢了。”

苍东陵,“阁下就不怕我起歹意,杀了你?竟然一点都不防着苍某,好胆量……”

苍东陵内心是犹豫的,不是没想过一剑斩了许穆白,但看此人相当坦荡,才渐渐将杀机压下。刚逃离杀手生涯,他可不愿再成为那种只知杀人的怪物,心理已莫名发生转变。

许穆白,“防与不防,又有何区别?如果阁下要取我性命,那只能怪许某命该如此,竟无反抗之力,就只能赌了,还好许某赌对了,苍兄弟果真不是卑鄙小人”。

苍东陵无语,此人还真高估了他。

许穆白走向血灵郎君,从尸体上扯下一个小巧的袋子,注入一丝真气,取出一块血红令牌,随后,将小袋子抛向苍东陵。

“兄弟,血灵郎君被你所杀,乾坤袋理应归你所有,但他的身份令牌,许某必须带回宗门交差。”

苍东陵一阵恍神,仔细端详小袋,却并无反应,许穆白笑道。

“此乃乾坤袋,内有存储空间,专门用于存放随身物品,只要注入一丝真气,神识即可查看,取放物品,同样……”

苍东陵暗喜,原来这就是乾坤袋,兽皮小布袋,其貌不扬,只听过传闻,还是第一次见到真物。

身处边缘之地,乾坤袋乃是至宝,血厉门堂主级的十几个大佬,都没这个福气。想不到,自己刚逃离死劫,人品就大爆发了,得了个宝物,内心的激动无法言表。

小说《苍心鉴》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