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超好看小说推荐 苍东陵千秋雪苍心鉴在线阅读

连载中玄幻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苍心鉴,作者是见王不行礼,讲述了:其实,这也怪不得厉飞扬,厉家天之骄子,领悟了剑修梦寐以求的剑意,又被二品宗门长老看上,如此天才,他的眼光何其高,天下女子如草芥也不为过。毕言卿的出现,让少年得志的厉飞扬,一见倾心。只能说,天地造物,一……

超好看小说推荐 苍东陵千秋雪苍心鉴在线阅读

《苍心鉴》免费阅读

其实,这也怪不得厉飞扬,厉家天之骄子,领悟了剑修梦寐以求的剑意,又被二品宗门长老看上,如此天才,他的眼光何其高,天下女子如草芥也不为过。

毕言卿的出现,让少年得志的厉飞扬,一见倾心。只能说,天地造物,一物克一物,骄傲如厉飞扬,又能如何?

与此同时,苍东陵再遇危机,他乔装到了边荒城,竟被人盯上,客栈里,迎来了不速之客江正阳。

“苍兄,只在客栈呆了一晚,急冲冲的要去哪呢?瞧你,好歹跟兄弟打声招呼,大家相识一场。”

苍东陵感觉自己晦气冲天,这样都能被对方找到,实在无语。

“也罢,看来苍某这次在劫难逃,只是我有点好奇,江兄是如何识破的?”

江正阳,“你也算小心了,可惜,运气实在不怎样,我刚好来边荒城办事,你那乔装的本事,在别人那或许行得通,但别忘了,江某也是杀手出身。”

苍东陵,“也是,苍某运气确实有点背,不知江兄这次带了多少人?”

言语中难免有些嘲讽,话音刚落,一个魁梧大汉走了进来,背后的长刀,寒光瘆人。

“我一个够吗?”竟是司仲。

……

琴月园,这一天注定了不平静,百名紫衣劲装剑手,在三个先天高手的带领下,将琴月园团团围住。

为首的三名修士,都是先天后期、巅峰的高手,边缘之地,数十里方圆内,声名赫赫。

其中一人,脸带邪气,一身红袍,手持长剑,称号‘邪剑’,一手诡异的剑法,相当了得。邪剑甚是年轻,但这几年,死在他手上的先天境高手,已经有好几个了。

一名面色枯黄的老者,双手一对吴钩,乌光闪闪,明显上面沾有剧毒;另一个则是彪形大汉,双手粗糙,手上功夫了得。

邪剑,“阁下就是厉飞扬?”

厉飞扬眉眼一挑,“不错……”

邪剑,“将毕言卿交出来,饶你不死!”

若是可以,邪剑不想与厉飞扬为敌,来之前,江羽有过交待,这种世家子、宗门弟子,一旦招惹了,很难善了。可惜,有些事不得不为,‘邀月洞天’事关重大,他好不容易搭上江羽这条线。

厉飞扬,“哈哈……就凭你们这些人吗?我还以为玄月门是哪来的大角色,一问才知,原来是只小虾子。”

邪剑冷笑,“看来你真的想找死了,先天七层修为,年际轻轻,将来前途无量,何必自误……”

厉飞扬,“这样吧,你们三人一起上,如果能在我手上走十剑,毕言卿之事就此作罢,如何?”

三人也是久经风浪之人,自不是傻子,一看厉飞扬架势,就知道遇到了高手,对方很不好惹。

彪形大汉脾气火爆,厉飞扬敢如此轻视三人,当场狂怒,

“找死……”率先出手了。

彪形大汉的巨掌,直拍厉飞扬脑门,厉飞扬身形一晃,人就到了彪形大汉身后,如此诡异绝妙的身法,让人惊悚,尚未来得及反应,后背空门大露。

“不好……”,枯黄老者的吴钩,直向厉飞扬咽喉,厉飞扬淡然一笑,身形再次一晃,宝剑终于出鞘。

一剑出,如泰山压顶之势,枯黄老者,双钩平举,架住了宝剑,但一下被剑势击出了十数步。

一旁观战的邪剑,“剑势……果然是高手。”

同是剑客,厉飞扬一出手,邪剑心头没来由一跳,天地之势融于剑,就算是再平凡,也是威力惊人。

邪剑长剑出鞘,直取厉飞扬后背,厉飞扬身后好似长了眼,一声冷笑,更多了一分轻蔑,

“早该如此……”

厉飞扬身形如魅影,长剑如雷霆过境,只听三声碎响,接着,便是一声惨叫。

“啊……”

“剑意……”

鲜血四溅,一只断掌飞起,却是彪形大汉的右手,紧接着,邪剑的怒吼,枯黄老者急退。

“迟了……”只见,厉飞扬一个飞纵,寒光一闪,彪形大汉的人头飞天而起。

邪剑想不到三人联手,竟然走不了十招,最后一剑着实可怕,难道是传说中的剑意?他不由再次打量厉飞扬,此子比江羽所说的,还要可怕三分。

“全部给我上……”

邪剑一声怒喝,采用了人海战术,蚁多咬死象,百来个紫衣剑手,十人一簇,形成一战阵,蜂涌而上。

厉飞扬杀机一闪而过,“百杀剑阵?有点来历……,但你们以为,凭这些蝼蚁,就能困住我厉飞扬,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百杀剑阵’算不上高深,但一般掌握在大家族或宗门手上,如此偏远之地,有人会此剑阵,倒有些出乎厉飞扬意料了。

邪剑,“阁下剑法卓绝,又认得百杀剑阵,自然也是有来历之人,我二人自知不敌,玄月门也不想与阁下为敌。毕言卿是死是活,我等不放在心上,只要交出玄月佩,我等自会离开,绝不再骚扰阁下。”

厉飞扬,“玄月佩又是什么东西,厉某没见过,但问这玄月佩是你玄月门之物?”

邪剑,“这……”

厉飞扬不由杀机大盛,“我倒是看明白了,为何追杀一名毫无修为的弱女子,原来是贪图他人之物,无耻之极。”

剑修大多刚毅,讲究的是一剑破万法,勇往直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厉飞扬对玄月门更是不耻。

邪剑叹道,“看来此事无法善了,阁下是铁了心要趟这浑水,那就怪不得我等了,杀……”

百杀剑阵,杀气笼罩琴月园,厉飞扬气势一凌,杀机比先前又盛三分,一股剑意凌空而起。

“今天,厉某要大开杀戒……”

百杀剑阵奇妙,十人一簇,互为犄角,枯黄老者、邪剑又从中侧应,一时之间,厉飞扬也无法突破剑阵。

可是,厉飞扬乃天纵之才,眼界更是不凡,人再多,剑气无法锁定他的身形,又有何用?

“哼,雪舞长空……”怒从心头起,厉飞扬绝招出,漫天银光飞舞,剑气纵横。

“不好……”,枯黄老者大惊,十名紫衣剑者直接被剑气震退,剑阵眼看被破,又有十紫衣人加入剑阵,堵住缺口。

枯黄老者刚松了口气,突然后背冰冷,长剑已透胸而过,尚未发出惨叫,剑意已将其心脏绞得粉碎,死不瞑目。

原来,厉飞扬绝杀一式,击退十名剑者,在剑阵尚来不及变阵的一瞬间,人已到了枯黄老者背后,一剑取了他的性命。

高手相争,眼力、心智,缺一不可,剑阵再厉害,关键也要看掌握在谁手中,一旦被看穿,终是无用。

枯黄老者一死,邪剑大惊,终于意识到双方的差距,根本不是他可力敌的。

邪剑虽也是散修出身,但机缘不错,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年轻,修为与枯黄老者、彪形大汉相当。

正常情况下,宗门弟子的实力会比散修高出数筹,更何况,厉飞扬乃是宗门的杰出弟子,一个领悟了剑势、剑意的天才。

三大先天高手,修为比厉飞扬还要高出一筹,竟无法抗衡,只是片刻工夫,三大高手便被斩杀了两个。

邪剑狠狠瞪了眼厉飞扬,心思一转,飞纵而逃,只余百多紫衣死士阻杀厉飞扬。

厉飞扬看了眼邪剑逃跑的方向,一声冷笑,“飞雪漫天……”,

绝招再出,数十道剑气,直接震飞十来名紫衣剑者,百杀剑阵再次告破,屠杀开始……

飞逃的邪剑,回首看到紫衣剑者一个个倒地,接连的惨叫声,不由头皮发麻,若是可以,他永不与大宗门的弟子为敌。

——

作者有话说:

小说《苍心鉴》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