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被首辅强撩后每天被娇宠小说木子玲完整版阅读

连载中小说被首辅强撩后每天被娇宠内容非常精彩,是由木子玲所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咳,咳,咳。赵思年再次醒过来时,是被人按在湖水里呛醒的。“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这里?”开口的人声音带着一股青涩味道,想来年纪不大,应该是个少年。但赵思年听这声音,却有一种十分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让他……

被首辅强撩后每天被娇宠小说木子玲完整版阅读

《被首辅强撩后每天被娇宠》免费阅读

咳,咳,咳。

赵思年再次醒过来时,是被人按在湖水里呛醒的。

“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这里?”

开口的人声音带着一股青涩味道,想来年纪不大,应该是个少年。

但赵思年听这声音,却有一种十分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让他心里一惊,眉头一跳。

当赵思年的头被少年拉起来的那一刻,他才在水中的倒影里看到那少年的模样。

这少年高冠束发、一身黑衣,薄唇紧抿,面色紧绷,眉眼透着几分阴狠。似乎他只要多说一句假话,这个少年就会扭断他的脖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后背已经中了五箭,明明是危险至极的处境,他却忽然哈哈大笑。

这笑声成功激怒了少年,他将赵思年后背上的箭狠狠往里插了几分,冷着脸道:“你再笑一下,我就让你再痛昏过去,之后再让你痛醒过来。你想死,我也不让你痛快死。”

很好,很有他的风范,赵思年似乎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反而笑道:“我是十年后的你,你是十年前的我。”

荒唐至极。少年冷笑一声,不欲与人废话,直接拔了赵思年身体里的箭,正要往赵思年身体里插,便听赵思年道:“你是赵思年,在大风寨长大,你爹叫赵炜。大风寨明面上是赵炜在管,实际上是你在打理。”

前面三件事只要对大风寨有心思的人都知道。但最后一件事,外人绝不可能知道,因为他从来不曾对外人说过。少年沉默几秒,拧眉道:“世上只有一个我,怎会无端出来两个我,这太荒谬。还有,你既是我,为何伤成这样,又为何挂在树上……”

赵思年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也觉得惊奇不已。他张口想跟少年说明来由,却发现自己一开口,那些话就始终都说不出来。

好像冥冥之中,有人不叫他说。

“哑巴了?”年轻的赵思年有几分不耐。抱着双肩看向他。

最后,赵思年只能解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话我说不出来,太过具体的事,我没办法说出来。”

这是什么道理……

少年有些疑惑,甚至觉得眼前的人在骗他。可仔细看他眉眼,再过十年之后,自己完全能长成他这样。甚至可以说,十年之后,他们会长得一模一样。

听到匪夷所思的事,只要是人就会觉得荒诞。

但如果亲眼所见呢?

少年为了确定更多,抽出袖中金丝缠,要跟赵思年一比高下。

但金丝才碰到赵思年的手腕,赵思年便见招拆招,将他的金丝颤变成了绕指柔。在重伤之下,还能将他的金丝缠变成自己的所有物。

金丝缠是少年自创的暗器,就他所知,天下无人能解开他的金丝缠。而眼前之人竟能看透他每一个招式。这让他开始相信,眼前人就是十年之后的自己了。他问:“既然你是十年后的我,那你告诉我,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赵思年道:“看你现在模样,应该十三岁?”

“对。”

“一年之后,你客死异乡。无人收尸,三年后,被天下人唾骂。”

十少年嗤笑一声:“那你怎么还活的好好的?”

赵思年道:“因为我有楚归荑。”

“楚归荑,她是谁?”

“是我的妻。”

“那也是我的妻?”

“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他知道,也许现在他能改变一点什么,如果能……

赵思年忽然问:“现在是什么日子?”

“永政十二年三月十七。”

三月十七,三月十七!

再有两天,楚家就要被灭门了。

赵思年突然紧紧抓住年轻的自己:“快,你现在就快马加鞭去蝴蝶村。去救楚归荑一家。”

少年:……

他干嘛要去,楚归荑是他的妻子,又不一定是他的。

虽然眼前的人的确是十年后的自己,但此时此刻来看,他们完全是两个人好吧?

既然是两个人,那就说明,他们两个人走的路都不一样,那妻子肯定也不一样。

既然不一样,他为什么去管别人的闲事?

见少年无动于衷,赵思年就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遂开口道:“我在永政十二年救下了楚归荑,但没能救下她的爹娘,这是我这辈子的遗憾。如果你能救下她的爹娘,也许……也许……”

他嘴唇张张合合,却始终说不上他想要知道的事情。

永政十二年三月十七日之后发生的事,赵思年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既然说不出来,那用写的呢?

他尝试着用剑写在地上,发现不管写什么,都变成了鬼画符,什么也写不出来。

这是……不让他改变历史吗?

赵思年心有不甘,还想再挣扎,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你好像中毒了……”

少年不知赵思年何故跌落悬崖,但这时也也看出来一些端倪。

那箭上散发的独特香味,让赵思年明白,他中了跟楚归荑一样的毒。

是周家人吗?

但周家人,明明已经被他杀了精光。

难道还有漏网之鱼?

但是……

他好不容易来到这里,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怎么能这样就死掉呢?

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昏昏沉沉,他知道,他快昏去了。这一昏迷,也许一睡不醒,也许醒来就是面临死亡。就像楚归荑一样……

若是没有看到十三岁的自己,他死便死了。

但是碰到了……

“你一定要去救楚归荑,一定要带她远走高飞,一定不要让她学医,以后要是遇到一个叫宋明照的人,一定要离他远远的。”他已经避开了所有的历史,只说与他有关的事,“一定要对她言听计从,一定对她百依百顺,一定要对她温柔,一定……要让她高兴快乐。”

少年没想到,年长的自己竟然满脑子都只有女人!都快死了,还想着女人。他不屑道:“我偏不听你的,我自己能淌出一条阳关道。”

“那么,你只会众叛亲离,茕茕孑立,连立碑的人都没有。”赵思年看着年轻的自己,“我经历过那种滋味,我知道那有多痛苦,所以我不想让你再尝到那种滋味。思年,去救楚归荑,只有救她,你的人生才是完整的。”

赵思年越说越困,在双眼合上的前一刻,还在用眼神说服少年的自己去救人。

什么只有去救楚归荑,自己的人生才是完整的。

什么众叛亲离,什么茕茕孑立,他才不会混成那样。

但……

十年后的赵思年在用眼神在告诉他,一定要去救人,否则他会后悔一辈子。

如果不按他说的去做,那么他在十几年之后,就会像这样满头白发,身中数箭,被迫跌下悬崖。

还穿着成婚时的衣裳……

这得是多惨,才能新婚时被人暗算,落一个这么死法。

死不可怕,但被人阴着死,不管怎么想,都不应该。

要是将来有一天必须死,他也要站着死。

所以……这楚归荑他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

小说《被首辅强撩后每天被娇宠》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