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掌刑使推荐 南墙后小说完整版阅读

南墙后的小说都非常不错,尤其是这本掌刑使内容相当上头啊,这是一本玄幻小说,目前连载中,讲述了:何华皮笑肉不笑的跟孙朗打着哈哈,身后跟着的四个人迅速将他包围在中间,这要是还不知道自己被卖了那得多傻缺啊。“就没指望你能靠得住,可没想到你效率这么高。”“兄弟,咱们也是没办法,在赵城主眼皮底下讨生活,……

掌刑使推荐 南墙后小说完整版阅读

《掌刑使》免费阅读

何华皮笑肉不笑的跟孙朗打着哈哈,身后跟着的四个人迅速将他包围在中间,这要是还不知道自己被卖了那得多傻缺啊。

“就没指望你能靠得住,可没想到你效率这么高。”

“兄弟,咱们也是没办法,在赵城主眼皮底下讨生活,能不听他的吗?打个商量如何?”

“怎么?”

“借你人头使使!”何华冷说着话便暴起发难,余下四人也一同出手,打算给孙朗一个一击毙命!

默默摇了摇头,这几个被何华叫来的人,估计都是那个什么镖局的人,看来不是什么大镖局,都是练气期。

剑在手中嗡鸣,风卷剑,一个群攻招式,杀伤范围广,但杀伤力小。

剑气激荡,包围圈瞬间被击溃,竟然有人在这一招之下丢了性命,这连孙朗都没想到。

“你!你到底是谁?”何华冷等人倒在地上满脸惊讶,他只能认为是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在伪装。

“三空派弟子。”

孙朗不是那种把人打倒还等人再站起来的人,一边感受着自己轻盈的步伐,一边欢快的补刀。

这一幕看得何华牙根都酸,玩了命的挣扎爬起。

四个人来得快去得更快,孙朗看着何华冷惊恐的表情心下很是满意,慢步走向对方,脚步声像是催命符。

“等等!我还有用!”

“说说看。”

“赵玉不会放过你的,有我在就可以帮你多争取时间!”

“你是如何寻到我的?”

“我在你身上暗下了追魂香,我的寻踪鸟就能够找到你。”

“我叫什么?”

“啊?”

剑光一闪而逝,何华冷的血在他倒地时才喷涌而出,力道掌握恰到好处。

一千刑罚币入账,连自己是谁在哪都不知道,孙朗不认为赵玉会这么快找到自己,相反留着这个何华冷才是祸害。

这一战下来,才赚了不到两千刑罚币,真是不够看的。

忽然,孙朗想到了什么,跑到湖边俯身看去。

看到熟悉的自己的脸,头上的数值果然变了,已经是八百了,在三空派时还只有一百。

自己按照系统的要求办事,竟然也会涨数值。

【掌刑使不得执掌个人刑罚!】

这回自己的罪孽档案不再是空空如也,而是多出这么一句话,那么自己的罪孽由谁掌刑呢?

自己这么下去,会不会成为罪大恶极之人呢?

孙朗此刻很可惜手里没有烟,不然真该给自己来一根,这么哲学的问题竟然是自己脑子里想出来的,真佩服自己。

呆愣了一小会儿,孙朗啐了一口痰,打在湖面上让自己的样子模糊了。

“妈的,还真拿自己当什么掌刑使了?”

孙朗心里想通了,他只管把这系统当成变强的外挂就好,掌什么刑他可不管,绝不能让一个系统框住自己。

忽然,天地之间灵气有了异样的变化,山林中的灵气都向孙朗聚集而来,这竟是突破筑基期的征兆。

念头通达是个玄妙的状态,哪怕之后再陷入牛角尖,但那一刻的清明是极为难得的,对修为有着巨大的好处。

一炷香后孙朗睁开眼,他都有些麻木了,这一天净晋级了,可到了筑基期很明显能感到旺盛的生命力和源源不断的活力。

在地上几具尸体上一顿翻找没发现什么收获后孙朗便直接上路了,直奔恒金城。

孙朗是低估了一城之主的能力,何华能找孙朗,赵玉自然能找到何华,第二天,何华的死讯就传了回去。

第三天,孙朗的简易画像摆在了赵玉桌上。

第四天,孙朗的信息也被挖了出来。

“三空派的弟子?”

这倒是赵玉没想到的,带着满脸震惊赵玉思考着自己哪里做的有纰漏,难道说自己已经被三空派余孽盯上了?

这时孙朗还不知道自己身份暴露,正在恒金城内四处找营生呢,没了百宝囊他身上连半块晶石都没剩。

“老板,要筑基期修士吗?”

“老板,需要打手吗?”

“老板……娘,需要老板吗?”

四处碰壁的孙朗有些心灰意冷:“想我堂堂掌刑使,当一个饭店老板怎么了?”

摸了摸脸上的手印,孙朗放弃了找营生,转而寻觅今天的落脚之地,前几天一直睡大山里,都忘了床榻是什么滋味了。

恒金城城主罗烈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一个帅气的青年很是恭敬的念着一封信:“万青城的赵玉城主希望我们帮他找出杀父仇人孙朗,据说是愿意出五百晶石。”

“看这人面相不像是穷凶极恶之人。”

赵玉的信中还附了一份画像,虽然线条简单,但还是看得出孙朗的特征,帅!

“乐淳啊,这人可不是从面相上看的,看起来人模狗样其实一肚子坏水儿的比比皆是,你刚回到恒金城,正好让你练练手。”

罗烈从摇椅上下来,站起身,竟然足足有两米多高,将身边的乐淳显得娇小不少。

孙朗并不知道自己成为这么多人的目标,他现在只知道,今晚睡床的计划泡汤了,金阳城的客栈太贵了,更不支持赊账,找来找去还是一间破庙是归宿。

“满了!找别的地儿吧。”

一个慵懒的声音把孙朗可惹毛了,这也太让人气恼了,找个破庙过夜也被拒绝?

“老子今天要睡这!谁敢拦?”

“啧,又一个玩狠的,怎么?也是山匪避难来了?别整那套,这一屋子全是同行!”

一个破旧的庙宇,竟然挤了三十几个山匪,还都挺落魄,这是做什么?开年会吗?

“你们是怎么了?行业这么不景气吗?”

“看来这位不知道,跟你说说吧,让你走的也甘心,万青城那边不知道哪个愣头青把主意打在城主他爹头上了,玩脱了,城主他爹死了,这不我们方圆几百里的山匪都受了牵连,你呀,找别的地方吧,我们这心情正不好呢。”

孙朗一听乐了:“这里有筑基期的大哥吗?”

远远地靠近火堆的一个络腮胡子壮汉站起身:“怎么?要入伙?”

孙朗细细观察着这个山匪,看气息跟周身灵气波动,应该刚刚筑基不久。

边拱手边陪笑脸走到这壮汉身边,孙朗四下打量:“怎么?就大哥您一位筑基期?”

一屋子山匪看着这个愣头愣脑的外人,露出了看白痴一般的眼神。

壮汉的脸色可不太好看:“什么意思?瞧不上?”

孙朗二话不说一招霸王举鼎,将这壮汉直接打到了他身后的墙上。

在所有人的震惊目光下,孙朗拍拍手:“你们服吗?”

没人吱声,但眼神说明了一切。

小说《掌刑使》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