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超好看野火烧不尽小说推荐 宋末大军阀免费阅读

连载中历史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宋末大军阀,作者是野火烧不尽,讲述了:耳边不断传来惨叫声和箭矢飞过的嗖嗖声,王肃却好似进入了一种失神的状态,仿佛被吓傻了一般。猛然他背上被人撞了一下,几乎摔了个踉跄,等他抬起头时却看到,前面不远处护城濠旁正扔土袋的一群人被一阵箭雨射倒,出……

超好看野火烧不尽小说推荐 宋末大军阀免费阅读

《宋末大军阀》免费阅读

耳边不断传来惨叫声和箭矢飞过的嗖嗖声,王肃却好似进入了一种失神的状态,仿佛被吓傻了一般。猛然他背上被人撞了一下,几乎摔了个踉跄,等他抬起头时却看到,前面不远处护城濠旁正扔土袋的一群人被一阵箭雨射倒,出现了一块空缺,同时守军的注意力也被别处的人群吸引,一时间箭矢少了很多。

趁着这机会,他飞快的跑到城壕边,将土袋扔到城壕里后,便全力往回跑,耳边的箭矢声不绝于耳,身旁不时有人中箭倒地,万幸他终于毫发无损的跑了回去。

王肃弯着身子,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喘气,他感觉现在整个人都要脱力了,胸腔里面的肺仿佛着了火一般,火辣辣的疼,喘了好一会儿,王肃方才觉得好了点,他站起身来,在军官手里领了签筹。那签筹就是一块布条,上面画了个图案,同时还有一张面饼,也不知是什么做的,黄中还泛着些绿色,估计是让他们吃饱了,好有力气去再扛一袋填壕沟。

侥幸活着回来的人陆陆续续吃完面饼,准备第二次背负土袋。身处其中的王肃正嚼着嘴里的碎面饼,他知道刚才那一趟能活着回来绝对是菩萨保佑,没让一根箭矢沾着自己。但这一次可不一样了,他们的人数起码少了一半,被射中的几率相对增加了一倍,王肃真怕自己就这样填了沟壑。

“呜~”悠扬的号角声响了起来,这是又一次出发的信号。

王肃扛起土袋,打起精神向城壕边走去。

几百米的路程很快走完,再往前走就进弓弩的射程了,很多人把土袋竖在身前,蹲在后面稍微恢复些体力。

“城上的兄弟还有些良心,没有拿床弩射咱们,不然咱们兄弟可没时间在这儿喘口气。”一个身穿宋军战袍的汉子喘着粗气,庆幸的对身旁人说道。

围拢在他身边的数人也都附和的点了点头,这些人都是被俘的宋军,深知床子弩的威力。

宋人的床子弩往往联装两张弓或三张弓,利用多弓的合力发射箭矢,劲力胜于唐代床弩。其中最为强劲的三弓床弩又称“八牛弩”,需三十人绞轴张弦,箭矢“木干铁翎”世称“一枪三剑箭”,大概状如标枪,三片铁翎就像三把剑一样。其射程更是达到了千步,宋代一步大约是1.5米,千步也就是1500多米,这是古代射远武器所达到的射程最高纪录之一。

而且床子弩的瞄准和击发都要有专人负责,需要大力士使用巨型斧头扣动扳机,在宋军中使用床弩的士兵被称为“床子弩手”。这种武器最耀眼的战绩就是景德元年(1004年)澶渊之战,宋军在城头安设了床子弩。辽军主将萧挞凛在澶州城外六百步处观察情况,六百步,在古代绝对是远距离,一般的弓箭根本达不到这么远的距离,萧挞凛自以为这样很安全,不必担心。却不知道当宋军发现萧挞凛的时候,城头所有三弓床弩瞄准了他,一声令下,城头上的三弓床弩发射箭矢直奔他而来。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萧挞凛头部中箭,最后死在三弓床弩的箭矢之下,这是三弓床弩击杀最高的人物,辽人因主将殒命,无心恋战,遂与北宋议和。

其实也不是堡寨上的宋军有良心,而是三弓床弩用的弩箭比较昂贵,堡寨守军并不想为了这些填壕炮灰浪费这些弩箭。

这时,一些缓过劲来的开始扛着土袋小跑,边跑边左右小幅移动来躲避弩箭,这是活下来的人学会的保命技能。

近了,近了,还有一百米就能靠近壕沟,只要扔下去就行了,王肃紧了紧肩上的土袋,避免一会儿跑的时候掉下来。

就在他注意力高度集中,小心躲避城头弓箭的时候,不想脚下一个踉跄,竟然连人带着土袋一齐摔进前边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坑里。

这一下摔的王肃浑身发疼,他龇牙咧嘴低声咒骂一句:“真他妈摔死老子了”。

却没有看到前方2、3米远的地方,3个身穿宋军战袍的汉子扭打在一起,其中一个军汉左臂浸满鲜血,被另外2人压在身下。突然摔进来的王肃把三人都吓了一跳,一时之间忘记了手里的动作,目瞪口呆的瞅着他。

还是被压在身下的军汉率先回过神来,他见王肃一头短发,以为他也是个北方汉人,心想‘天不亡我’,连忙大声求救。

王肃看到这情况,再听到这话,不免头皮都炸了起来。刚要开口解释,就见一个高个军汉“呸”的吐了口吐沫,真他娘的倒霉,本来他二人已经各获得了一根签筹,但第二次扔土袋的人比第一次少了很多,他们从军多年,当然知道第二次危险无比,正思索活命之计。忽然看见这北方汉人独自一人,就想在这半路上截杀了他。一来他左臂有伤,解决起来比较简单;二来这个北方汉人他们杀起来心里没有负担。

本来一切都在俩人的计划中,在这个没人注意的小土坑里,只要再有一盏茶的时间,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这汉人,但这个冒失鬼闯进来,恰巧也是个汉人,他身上必定还有根签筹,正好省的老子再寻一人,杀了他便能凑齐我俩人的。想到此处,大声朝另一个矮壮汉子说道:“老三,你先对付这个,我把这个冒出来的小崽子解决了,就来帮你!”

王肃连连摆手,想要往后跑,可是那高个军汉三步并做两步,两下就冲了过来,口中更是大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闯来,既然碰着了,就把小命留下了吧!”说罢,一拳打了过来。

王肃无奈只能架起胳膊抵挡,但他明显低估了这些军汉的力气,这些军汉平日打熬力气,哪是他能挡住的。顿时胳膊酸疼不已,身体更是向后踉跄两步。那高个军汉瞅着机会,跨前一步,一脚将王肃踢倒在地。

没等他起身,那高个军汉已经一步跨到跟前,抡圆了右腿朝着脑袋就踢了过来,若是踢着脑袋,还不得给我踢开花。吓得王肃蜷缩着身子,用手臂死死护着脑袋,虽然胳膊被踢的生疼,但好歹命能保住。

那高个军汉见王肃像个大虾一样,蜷缩着身子护住要害,光用拳脚一时也弄不死他。不由得有些焦急,若是手中有个趁手的家伙就好了,可这附近连个石头都没有,突然他想到他们背负的土袋,那土袋足有40多斤,里面装满了泥土和碎石块,若是砸下去,就算再加两条胳膊也挡不住。

高个军汉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瞄准王肃的脑袋就要砸下去,他已经能想象到脑袋被砸的凹下去的场面了,到时候再返身杀了另一个汉人,我和老三就能活下去了,以后能不能逃出金营再说,今天是铁定不用填沟壑了。

那高个军汉扛起土袋,抡圆了砸了下去,“老子先砸死你,再砸那个汉人”。

正当高个军汉准备结束王肃性命的时候,一支弩箭“嗖”的一声,直接射穿了高个军汉的右臂,弩箭强大的作用力直接将高个军汉带倒,正摔到王肃跟前。

王肃本来已经闭目等死,听得一声惨叫,连忙睁眼,见高个军汉就摔在眼前不远处,正惨叫着按压着被射穿的右臂,铁制的箭头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摄人的寒芒。

那边的汉人虽然一直与矮壮军汉缠斗,但他一直关注王肃那边。他左臂受伤,使不上力,没办法解决当前这矮壮军汉,只能寄希望王肃可以先解决高个军汉,再来帮自己。

但没想到看着还算高大的王肃却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万幸城头一支乱矢射中高个军汉,只要能把箭头折断,这就是要人命的杀器,不免焦急的喊道:“还傻愣着干啥,用箭头。”

这一声喊虽然惊醒了王肃,但也提醒了高个军汉,两人对视一眼。王肃突然发现那汉子眼神越发狠厉,竟然不顾疼痛,直接按着右臂向他撞来,那闪烁着寒光的箭头正对着他的咽喉。

王肃也发了狠劲,右手抓住穿透了胳膊的箭杆,不顾那高个军汉撕心裂肺的大喊,“嘿”的一声,用劲将箭杆折断,顺势将箭头插进高个军汉的脖子里,许是高个军汉给他的印象太过凶悍,他不放心似的又连续插了好几下,直到没有了声息,他才好似触电一般,“啊”的大叫一声,推开已经半个身子压在他身上的高个军汉,连退两步,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小说《宋末大军阀》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