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于琏香刘迚邺小说推荐 梦泊斋无弹窗在线阅读

今日推荐一本连载中悬疑小说梦泊斋,作者是叀香,主要讲述了:这是发生在南省的一个叫余沆县城西郊的酆氏大家祠堂里面的故事。说起来这个祠堂很大,里外共有三重同样大的大房子,每重上下两层皆各有六间大厢房,中间是灵堂预备间,左右两边是廊坊外加一个大厨房,正门三层楼檐的……

于琏香刘迚邺小说推荐 梦泊斋无弹窗在线阅读

《梦泊斋》免费阅读

这是发生在南省的一个叫余沆县城西郊的酆氏大家祠堂里面的故事。

说起来这个祠堂很大,里外共有三重同样大的大房子,每重上下两层皆各有六间大厢房,中间是灵堂预备间,左右两边是廊坊外加一个大厨房,正门三层楼檐的琼角下面各挂有一个风铃,每当在刮风的时候,十二个风铃就会不由自主的摇晃着响起来……

话说这一年的初春,元宵节过后。自从酆氏的族人在宗祠里打过三日平安醮之后的次日晚上,有一个叫大酆的专门守祠的更夫从外面敲完第一更天回来的时候,刚一进祠堂的大门,里面就吹了过来一阵阵的凉风,并且就连正门门楼楼檐的琼角下面的十二个风铃也随之被摇响了起来。

起初大酆还以为外面也刮起了风,因此并没有多想,便提着灯笼和手里的更具径直朝着自己住的那间厢房走去。就在这时,忽然听见后堂墙角边传来一阵阵长叹的声音,紧接着恍然又闻得后堂厢房的门扇的开阖之声。大酆纳闷了起来,心想:“难道后堂有人吗?!”可是明明记得来时看见那里是一片漆黑,并无灯火。

想到这里,大酆顿时疑惑惊悚了起来,再加上凉风袭来阴气森森越发的毛发倒竖,于是他便原路返回想逃离这是非之地。可是正当大酆快走到大门之际,来时被他自己关好的大门突然自己打开了来。此刻,原本就战战兢兢的大酆,更是惊恐万分。说时迟那时快,大酆顶住心里万分的恐惧不管三七二十一,丢下手里的东西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

大酆趁着天边刚出来不久的半轮月色一路没命的跑着跑着,一直跑到族长家门口。还好,族长家的大门还敞开着,并且屋里还亮着灯火。于是大酆二话不说便闯了进去,酆府的下人想拦也拦不住直接来到客厅里。大老爷酆卄熙见状,忙上前问道:“出什么事了?”大酆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宗祠里闹鬼了!宗祠里闹鬼了!”酆卄熙听说,一脸惊奇了起来,说道:“前日刚做过平安醮,怎么今日就闹鬼出事了?!”这时,族长走了过来,问道:“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见大酆先要了杯茶水,喝完了茶水才将宗祠里发生的怪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族长也很纳闷:“有这等事?!”说着,便叫了几个胆子大的人,亲自一同过去查看。

当众人风风火火的赶到宗祠里四处查看了一番,并无动静……但是大酆却一口咬定千真万确看到了。众人将信将疑,当下便都留了下来,便在中轴道中间生起了一堆柴火,围坐在火堆旁边互相的聊了开来。就这样一夜不在话下……

第二日,经过众人一夜的判断,确认宗祠里并没有发生什么怪异的现象,于是最后决定大酆继续留下来守祠打更。犹豫之间,只见大酆用手挠了挠头皮,过了片刻,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接受了下来。据说从这往后的十多天里,宗祠里还真的是风平浪静平安无恙,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怪异的事情了……直到次月十四的那天,怪事又发生了。

却说这天晚上,月明高照夜空如洗。正值夜半三更时,有几个不知从哪里风流快活过来的酷少,正一路谈笑风生的路过风月桥,远远的看见酆家大祠堂里面灯火通明。以是他们几个人驻足停了下来。斯见其中一个纳闷道:“都这么晚了,我们酆家宗祠里怎么还亮着灯火啊!”另一个也说道:“不如咱们几个走过去瞧瞧。”说着,几个酷少便一行的朝自家宗祠走来。正当走近时,屋里的灯火突然全熄灭了,唯独大门是敞开着的。

就在他们迷惑不解时,忽然从屋里传出来有女人的笑声。这里那几个酷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仗着人多,都决定要进去瞧瞧。因而几个人便顺着祠堂大门走了进去。正当他们跨过里间大门槛的时候,才发现左边大酆睡觉的那间厢房里的灯火还在亮着,并且那女人的笑声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是以几个人沿着左边的廊坊,蹑手蹑脚的来到大酆睡觉的厢房前,透过尚未糊纸的窗户往里面一看:但见大酆和一个徐娘半老丰满的女子——两个人都一丝不挂赤身裸体的正在床上行云雨之事……

看了好一会儿,直到那几个人看得想出恭的时候他们才互相的会意了一下,便一声不响的沿着原路离开了这里。

等他们几个人出完恭正在回家的路上时,正巧遇见大酆走在他们的前面敲着四更天的更。为此几个人快步走上前去。其中的一个叫酆榟的酷少,用戏虐的语气对大酆说道:“诶!诶!大酆,方才在宗祠里和你云雨的是哪家的寡妇?!你眼光不错嘛,那个女子长得很可以!很适合你!和你很般配!”谁知大酆却被问得一脸懵逼的停了下来,说道:“你们都看见什么了……别瞎说,那根本没有的事……”这时另外一个叫酆风的酷少说道:“你别假装正经了,反正你跟那个女子在祠堂里做的那种羞羞事,我们哥几个都看见了!哈哈!男人要敢作敢当……”不料大酆还是一本正经的为自己辩解道:“我说没有就是没有!我自己做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难道我还骗你们不成!”但见其他的两个酷少也戏虐他说道:“你也许不知道吧,我们哥几个在你睡觉的那间厢房的窗户底下看了好一会儿了。”“你做都做了还这么死不承认。你放心我们哥几个不会出卖你的,更不会抢你的!”说着说着,那几个酷少也就嘻嘻哈哈的一路回家去了。暂且不提。

眼下大酆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远去,想起那几个酷少刚才对他说的话正在百思不得其解,想来想去最后决定等白天再去找酆家酷少问个清楚。想到这里,他才又一边敲着更一边往前走去了……

话说到了白天午后未时三刻的时候,那个叫酆榟的酆家酷少左手拿着紫砂茶壶右手则两指间夹着一支粗大的雪茄,正悠闲自得地一边抽着烟一边喝着茶,刚想一屁股往自己身后的太师椅上坐下去,正巧遇到大酆前来找他澄清昨晚发生的事。

经过大酆这么一说,酆家酷少一时间惊呆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战战兢兢的去找来祖父(族长)和他的父亲(酆卄熙),并将此事告诉了他们。族长和自己的儿子酆卄熙一听,也是吃惊不小。于是族长当即决定,晚上多叫几个壮汉再去查探一番。另外宗祠里以后都不能住人了,等等……

可谁想待到晚上酆家一帮人,隐蔽在离宗祠不远处的一个僻静处蹲了一个晚上,也不见宗祠里有动静,并且连续五六个晚上都是无果。直到第七日,怪事才接二连三的接踵而来。

欲说怪事,就从风月桥开始。

奇怪的是,这一日从早上到午后申时,天上一直都是乌云密布滂沱大雨电闪雷鸣。更令人怪异的是,即使是天上下着这么大的雨,可风月桥那里却还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并且风月桥的两边还时不时地飞来几只乌鸦停在那里不停的叫唤着。

却说申时的时候,眼见大酆身上穿着蓑衣头戴斗笠的不知是什么缘故正好路过风月桥,正当他准备下台阶时突然一个踉跄不小心摔了一跤,但见他自己的人头,不知为什么竟离奇诡异的离开了自己的身体,滚得老远一直滚到桥的最下一梯台阶。

就在这时,从不远处漂了过来一个和大酆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手上撑着一把素白色的雨伞,脸上挂着一副十分恐怖而又令人诡异的笑容。此时此刻,但见他一边诡异的笑着一边用脚踩了踩大酆的人头,然后一脚将它踢到白浪滔滔的河流里,一眨眼就不见了……

话说大酆出事的那个时间段里,族长家里正围着一帮人讨论着酆氏宗祠里最近发生的怪事。虽然未曾亲眼见过,但经过孙辈人见到的和大酆之前遇到的也算是耳闻其详了。因此大家只能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直到掌灯时分,外面依然是电闪雷鸣,雨不停地下着。正当众人快要散去的时候,倏然间一个叫酆大年的男子冒雨跑来说什么大酆死在了风月桥,并且他的人头被一个和大酆长得相似的男子踢到了河里。众人听说,个个都是惊悚无比。过了片刻,只听得族长说道:“今日不是什么好日子,看来今夜又要有事情了,大家又没有觉睡了。”之后又说道:“现在趁事情还没发生之前,赶紧叫几个人将大酆的尸体弄到祠堂里去……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时间久了尸体会肿胀开来的。至于大酆的头嘛,既然是被他自己踢到河里去的,都这么久了……肯定难找,明日再找也可以……”

说完,只见族长的儿子酆卄熙,带领一帮人穿戴好了雨具,一边提着灯笼抬着尸板一边冒着滂沱大雨匆匆忙忙的赶到风月桥。众人一看,桥上哪有大酆的尸体。可是那个叫酆大年的男子却说:他清清楚楚的看见大酆明明就死在这里的,看得千真万确。于是大伙便又四下里找了起来。

就在大伙还没找着的时候,忽然从酆氏宗祠那边传来了唢呐齐声锣鼓喧天的声音,并且还夹杂着似远非近的鬼叫声。顿时大伙停下来都不找了,全都目不转盯的朝酆家大祠堂望去。但说这时候,远见酆家宗祠里面又是灯火通明白幔飘飘,这种景象给人一种毛骨悚然,十分恐惧的感觉。一时间,大伙都凑到一起开始议论了起来,皆怀疑大酆的尸体是否早就被某个不干净的东西弄到酆家大祠堂里面去了。故而当下便有人主张想过去看个究竟,但也有人经过耳闻近来发生的怪事再加上今日大酆的死,并且到现在连他的尸首都没看见以及眼下远处酆氏宗祠里令人不解的景象和那一声声异常瘆人的鬼叫声,所以心有余悸不敢去。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不过最后还是酆家大老爷酆卄熙铁下心来决定带领几个胆大的人前去探个究竟,看看自家宗祠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余下的人则是各自回家去了。

当下酆卄熙带着几个人一行来到离宗祠不远的地方,只见宗祠的大门正好是敞开着。于是他们几个人找了个正对着大门还能看见祠堂里面动静的僻静处隐蔽了下来。

说起这个当口视野非常好,祠堂里面正堂的每一个角落皆尽收眼底。

但见眼下宗祠里面已经俨然成了一个供人拜祭的灵堂了。并且灵堂中间正摆着一口白色的棺材,屋子的四周都挂满了白幔。只是令人怪异的是,灵堂两侧的唢呐锣鼓皆是自行的在那里吹吹打打。然而整个祠堂却几乎看不到一个人。

就在这当口,俄见那口白色的棺材猛地“嘭”的一声自行打开了棺材盖。紧接着从棺材里坐了起来两个“人”。斯见一个徐娘半老而且还是骨瘦如柴的女人正搂着一个无头“人”在棺材里行云雨之事。若是形容起这个女“人”,那可是恐怖至极,但见她的身体是固定的朝一个方向,然而她的头部却可以自由的旋转着,眼睛是一双死鱼一样的眼睛,并且嘴里露出两排残缺不齐的牙齿,更可怕的是:从她的嘴里“哗哗”不断的流出来很多的口水。

说来也奇怪,本来屋里距离屋外的间隔还是挺远的,更何况还隔了一条街。但此时此刻在祠堂外面的那几个人的潜意识里却感觉似乎被某种无形的力量一下子拉近了距离。这样一来虽然里面看不见外面,但是外面的人看里面却是清晰可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屋外的人看得起劲的时候,屋内的灯火猝然间全都熄灭了,随之而来的是满屋的绿幽幽的光。只见那诡异的绿光一直照射至宗祠大门以外来了。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咳嗽了两声,屋内棺材里的那个女“人”骤然转过头来,双眼警觉性的死死的瞪向祠堂大门,说道:“谁?!谁在外面?!”说着,立时她的人头离开了她自己的身体,直接朝门外飞了过来飞出了祠堂大门,问道:“是谁在外面?!出来!出来呀!再不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出来!出来!”如此转来转去的一连问了好几遍,直到确认屋外确实是没有什么动静了才又慢慢悠悠的飞回屋子里面去了。

这一次,可把祠堂外面的那几个人吓坏了,唯独老族长的儿子酆卄熙还算比较镇定。刚才若不是酆卄熙稳定住他们的心理情绪或者再加上这下个不停的倾盆大雨和电闪雷鸣的声音加以掩护的话,恐怕他们几个人都已经命丧黄泉了。于是酆卄熙瞅准时机准备带领身边的这几个人悄悄地一声不响的离开这里。

只是他们几个人刚要离开这里的时候,酆卄熙这才忽然想起来时还没吃晚饭,所以他自己的肚子里面开始“咕噜咕噜”地不自觉的叫了起来。至于其他几个人早就被之前的情形吓都吓饱了,故此他们一个个都面如土色的还有哪里来的劲吃饭呀!

……

话说老族长和自家的妇懦老幼们在家里等着儿子回来,等了老半天也没见他回来,为此他看了看外面又看了看钟表:现在都将近夜半三更天了,而且屋外依旧是雷雨交加的。况且家里个个都是担心受怕的。唯独酆卄熙的夫人钱氏手持念珠,身前摆放着一卷《金刚经》正坐在观士音菩萨像前,一边敲着木鱼一边默念着《金刚经》做驱鬼祷告,祈福求平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和敲门声,一家人这才放松了一口气,因而赶紧叫下人去开门将大老爷和其他的几个人迎接了进来。一见到他们几个,除了老族长的儿子酆卄熙还算镇定自若外,余下的几个人皆是灰溜溜的面如土色。所以老族长随便看了看便猜出了其中的一二。因此正当酆卄熙想对自己的父亲说什么时,俄见老族长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今夜你们能平平安安的回来已经算是命大的了!”接着又说道:“我知道今夜不好过……等吃完了饭叫他们都不用回去了,就留在这里一起守夜吧!待明日再叫人去找得道高人前来再做个安清醮!再不然有时间就将宗祠一把火烧了算了……”说完,便吩咐下人去准备酒菜,为平安回来的人压压惊。一夜不提。

到了第二日,天气好转晴空万里,是个便于出行的好日子。一大早,酆家便命家中小厮快马加鞭马不停蹄的寻访得道高人去了。

不一日小厮回来了,并请来了百人道士,其中有老也有少。至中午斋饭过后,众道士便一齐来到酆氏宗祠里摆香案设神坛和各式各样的道幡之类的一律备齐了,如此一番做起了道场来,然后一排排整齐的打坐在团圃上,口中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敲着木鱼的开始打醮。据说打醮期间,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眼下说众道士打了半日的安清醮,起初大白天的几乎都是风平浪静没什么事。可是到了晚上夜幕降临掌灯的时候,外面忽然又刮起了大风,祠堂正门门楼上面的那十二个风铃又被吹响了起来,并且响得十分的瘆人。一时间只见天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眼看今晚又将迎来一场暴风雨。

真可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眼见祠堂里的那些所有的道幡忽然间都被大风吹得七零八落。一时间整个祠堂里又重新恢复了昨晚那白幔飘飘的场景,并且中间照旧摆着一口白色的棺材,同时一并鬼叫声声。只不过和昨晚不同的是,今晚没有了唢呐齐声锣鼓喧天那般热闹的声音了。

此刻,众道士只是一味地打醮参禅,只见他们个个都是手持念珠,专心致志的一边敲着木鱼一边的口中念念有词,而且是越念越快越敲越响。

如斯这般过了许久。突然间祠堂里面的灯火全都又熄灭了,随之而来的又出现了满屋绿幽幽的光。紧接着突然“嘭”的一声巨响,从棺材里同时漂了出来一男一女。只见他们二“人”一同来到众道士中间,瞪着那双死鱼一样的眼睛,嘴边露出两排残缺不齐的牙齿,口水四溅的发出一声声凄厉的鬼叫声,而且还时不时地转动着自己颈项上的头颅,瞧瞧这个又瞅瞅那个。可谁想众道士对他“她”们二“人”熟视无睹,就好像没看见一样,只顾着自己打自己的醮。

正当二“人”想对中间的那两个道士出手时,突然从后背朝他“她”们打了过来十几道金光符,直接将二“人”打回到棺材里面去了。紧接着众道士口中同时念起了金刚咒:“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三界內外。惟道独尊。符有金光。罩护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受持一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內有霹雳。雷声隐鸣。通慧交徹。五气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律令。”念完又有一百来道金光符朝向棺材里的二“人”打了过去。一时间打得棺材里的那两个“人”噼里啪啦的直冒青烟。紧接着又是一百来道两百来道一并无数道的金光符打了过去。可谁想那棺材里的二“人”还是硬生生的爬了起来坐在棺材里嘶声力竭的嚎叫着。看样子那两个“人”好像是在召唤什么。

不一会儿,果然不出所料从地底下同时漂了出来好些个游魂野鬼来,一层又一层的将那两个“人”围护了起来,为其挡住了不断打过去的金光符。直到道士们的金光符全部都用完了,那些鬼魂也被打得消亡了不少。

然而可怕的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鬼魂实在是太多了。道士们再怎么使用法器始终都应付不过来。因而祠堂里面到处都是飞来飞去的头颅。就这样众道士越来越寡不敌众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不是被凭空飞过来的白绫卷去了头颅,就是被飞来的头颅撞得头破血流,甚至有的道士直接和野鬼们滚到一起去了。此时此景,整个祠堂陷入了一片混乱不堪鬼嚎狼叫之中。

然而在这片混乱的场面之中,值得注意的是:有一个小道士依然镇定自若的盘坐在那里。不过他现在并不是打醮,而是在请鬼。(应该确切的说,是请大鬼而不是请小鬼。)

正当一条长长的白绫向小道士飞过来的危难时刻,突然间在小道士的周围竖起了十几道巨幅鬼幡将他围护在了中间。随后无形中只见众多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长得像四不像一样的鬼王摇摇晃晃的从地底下升了上来,紧接着就是一悲一喜的一蹦一跳的黑白无常,随后是牛头马面。但见这些阴差们一个个手里都拿着巨大的招魂牌和一条粗实的锁魂链浩浩荡荡的来到阳间。顷刻间整个祠堂顿时变成了森罗地狱。一时间只见那些游魂野鬼们不是被鬼王们吃的吃就是被牛头马面们打的打抓的抓。至于黑白无常嘛,当然是忙着上来拘拿那些刚刚死去的道士们的魂魄了。

却说小道士一直盘坐在鬼幡中间几乎不抱生念而等死的时候,忽见黑白无常闯了进来,对他喝道:“你若再不走,就连你的魂魄一起拘拿了去!”说完,同时用手一挥直接将他挥到祠堂外面来了。

谁知小道士刚一出来,只听得“轰”的一声,整个酆家大祠堂一下子轰然倒塌了。小道士一看,这才知道黑白无常原来救了他一命。于是他连忙跪了下来,对着祠堂拜了又拜一连拜了几十个响头。

如此好不容易等到天大亮,酆家的人赶来时……哪里还有什么宗祠,这里早已成了一片废墟了!

……

小说《梦泊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