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梦泊斋在线阅读 于琏香刘迚邺小说精彩推荐

悬疑小说梦泊斋目前连载中,作者是叀香,最近非常火热。主要讲述了:浙东神仙居顾财主家有个叫顾沅忤的放牛娃,说起他呀早年也上过一年学,也颇认得几个字。后来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迫不得已中途辍学,因而到顾财主家帮忙放牛。因此现在沅忤每天吃了饭过后,除了放……

梦泊斋在线阅读 于琏香刘迚邺小说精彩推荐

《梦泊斋》免费阅读

浙东神仙居顾财主家有个叫顾沅忤的放牛娃,说起他呀早年也上过一年学,也颇认得几个字。后来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迫不得已中途辍学,因而到顾财主家帮忙放牛。因此现在沅忤每天吃了饭过后,除了放牛以外其它的活便几乎都不用忙。原因是顾财主家有的是长工,所以沅忤就算想去忙活也忙不上。

话说这年炎炎夏日的某一日清晨,沅忤和另外一个叫小磊的放牛娃一同去放早牛的路上,看见满山遍野的雾气一时不经意间互相调笑地说道:“这都几月份了还这么大的雾气,我怎么觉得越来越像阴间似的。”

“我倒觉得这样很像阴阳界,听说阴间都是一毛不拔寸草不生。到处都是白幔飘飘阴气森森的。不像阴阳界,听说只有那些进不了鬼门关的游魂才能游离在阴阳界和阳间。哈哈!人不也是和它们一样吗?!”

“小心你后面有鬼。呵……呵……”

“我听很多老人说他们自己都遇到过……很吓人!”

“你看这一路来,那山上的丛林里都是坟墓。全都在树林里被遮住了看不见。”

就这样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不知不觉的来到了牛棚屋门前。打开屋门下了牛栅栏。然后将牛赶到不远处那绿油油的草地上,让它们自由自在的吃着。直到漫山遍野的雾气都散去了,而且是艳阳高照的时候,他们二人便又将牛重新赶回了牛棚屋里……锁好门,便一路有说有笑的回家去了。不在话下。

是日到了午后申初一刻,便又是放牛的时辰。沅忤和小磊一路揉着惺忪的睡眼来到顾财主家的牛棚屋里……将牛赶到了附近的肥草沃沃的山坡上。自己则找了个阴凉处伸了伸被热得非常疲惫的身子随便往身后一倒,躺在了一块十分光溜溜而又凉爽的石块上。很快的沅忤和小磊眼前便陷入了朦朦胧胧一片模糊的睡意的状态之中。

正当他们二人快要闭上眼睛睡去的那一刻,突然间眼前的景物一下子完完全全的变了。刹那间,沅忤和小磊被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从潜意识里面清醒了过来,都赶紧一骨碌的从地上站起来,转一圈,看了看四周。谁知这一看非同小可,一时间他们二人都禁不住一同将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都张得快成O字型了。

但见眼前他们自己正站在一大片绿草茵茵的草地上,周围远处那一座座高大的山脉瞬息间变得那么的矮小。然而唯独只有一座巍峨高耸的山脉却是直插云霄。不!其实那并不是山脉!应该确切的说:那是一颗高大无比的骷颅头!

当前沅忤和小磊怔怔的站在那里,远远的看着那颗高耸入云的骷颅头,实在是被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就在沅忤和小磊还没来得及缓过神来之际,忽然看见从对面的远处朝这边漂过来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素服的老者。

不多时,老者来到了他们二人的跟前抱拳作了一辑,面带着微笑说道:“二位少年想必是刚来的吧!”沅忤和小磊见状,这才缓过神来,于是连忙作辑回礼并向老者讨教了一番眼前令人不解的这一幕。但见老者笑了笑,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嗯!不过上天却预示老某天机不可泄露。但老某有一点可以告诉你们,此地乃阴阳界别具小洞天,这里白天四季如春繁花似锦一片盎然,可是到了晚上却是一片荒凉,鬼影匆匆。凡是留在这里的都是那些既入不了冥界地府也上不了天堂,只能游离在阴阳界和阳间。但不可以见家人。最终成为了不人不鬼不妖不魔的一缕游魂。”说到这里,老者用手指向远处的那座高耸入云的骷颅山说道:“我们现在所看到远处的那座骷颅山便是阴阳界和幽冥界的结界处,背后再行不多远就是进入幽冥界的鬼门关了。不过那座山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特点。也就是:要是你还不具备有仙体的资历前,你始终看到的都是一座鬼山。倘若你要是具备了升仙的资格后,到那个时候出现在你面前的却是一条五彩斑斓的上天之路了!”

沅忤和小磊听到这里,这才把刚才的恐惧都打消了。

正当沅忤又想打探怎样才能回到阳间的时候,没想到却被老者抢先了一步说道:“我都说过了,天机不可泄露!其实你们二人到底能不能回去我也不能确定。至于你们的那几头牛呀,没事,还在那里……丢不了。”说到这里,老者看了看天空中炽热的太阳,接着又摆出一副有请的姿势说道:“这样站在毒日头底下太热了。你们二位请随我来!”说完,便在前方带路。沅忤和小磊互相对望了一眼便紧随其后跟着去了。

一路上,也不知道老者要带他们去哪里,眼下四周空旷无人并且连栋房子都看不到,唯独看到的是离远处的那座骷颅山好像越来越近了。

于是乎沅忤开始心存疑惑了起来,快步走到老者的跟前,不解的问道:“老先生,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老者笑着说道:“老某是要带你们二人去走一趟阴阳之间的结界,顺便带着你们去看一看结界后面的鬼门关。”

这时候一直未曾说话的小磊,赶紧插话说道:“老先生要带我们去鬼门关?!那岂不是只有死后的人才能去的吗?!你要知道我们可是两个大活人,为什么要带我们去那个鬼地方呢?!”说着说着,小磊便停了下来不想继续往前走了。谁知老者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你真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娃娃,少见多怪!你以为那鬼门关里面谁都能进去得了的吗。别说就算已经死了的人到了鬼门关,关主也会登记问你是怎么死的。如果你是终老而死了的或者是病死冤死的都能进得去。倘若你要是阳寿未满自寻短见而死了的,就算你被混进去了,要是被关主知道了的话,就是挖地三尺也要将你挖出来痛打一顿,然后再将你轰出来!更何况你是一个凡夫俗子更是想都别想!”小磊听了,原来是这样,以是才又迈开脚步继续跟了过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三个人可还是没走到,距离依然那么远。沅忤和小磊越走越不耐烦了。只见小磊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怎么这么远呀,我的腿都走酸了。这样走走到天黑都走不到。”这时,跟在老者旁边的沅忤看了看天色也附和着说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那我们都别去算了。”斯见老者笑着看了看他们二人,停了下来说道:“我有办法。来来来,你们二人各站在我的两边抓紧我的手,然后再闭上眼睛不许动,等我说到了的时候再睁开眼睛。”是以,沅忤和小磊按照老者说的去做了。

果不其然,沅忤和小磊刚闭上眼睛,脚下便真的疾行如风,而且耳边还有阵阵凉风吹过。可是令他们二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己的双脚并没有迈开脚步走路呀……

过了好一会儿,只听见老者说一声到了,沅忤和小磊才慢慢的睁开双眼一看,的确已经到了骷颅山脚下了。时下这两个少年,当即惊恐万状的看到:好一座恐怖的骷颅山,只见一张高如大山一样大的嘴巴下面有一条十分宽敞的大路从喉咙深处伸了出来。尽管大路是那样的宽敞,可照样还是挤满了进进出出的人群。然而那些人并不是走的,而是目光呆痴,双手向下耷拉着,脚下是随地漂移的。与此同时并且在骷颅山的咽喉深处传来了阵阵凄厉赤耳而又似近似远的鬼叫声……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老者看了看正一脸目瞪口呆的沅忤和小磊,笑着对他们说道:“他‘她’们都是已死之人了。你们看那些正在往回漂的都是被关主命令鬼卒们轰了出来进不了鬼门关的。也就是我之前所说的——阳寿未满自寻短见而死了的人的游魂。那些游魂没有了阴间的煞气续命的话,并且一直待在阴阳界和阳间,时间久了——只要待个三五年他‘她’们就会自然而然的魂飞魄散了。”沅忤“喔”的一声,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一路走来我们几乎都看不到什么‘人’。”

俄而待不多时,只见小磊很不耐烦地说道:“沅忤,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这里这么鬼气森森的怪渗人的。更何况,这里连一丝阳光都看不到了。”然而谁曾想,一旁正看得一脸惊呆的沅忤却兴致勃勃的笑着说道:“等等,再让我多看一会儿。我倒是感觉这样挺刺激的。以前总是听长辈们说什么鬼呀鬼的,但是那些都不是真实的。令我想不到的是,今天终于看到了实实在在的鬼了。好刺激呀。呵呵!”就连带着他们二人一起来的那个老者,也露出十分诡异的笑容说道:“是不是今天过得很有意义,很有收获呀!啊!等一下我再带你们去逛一逛鬼门关,看一看那边和你们的阳间是不是很不一样。”可是小磊却走到老者的跟前,一味地央求着说道:“可是我想回去了,说不定我们的牛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要是丢了牛,财主怪罪下来要我们赔,我们赔不起呀。老人家,我求求您,您就发发慈悲送我们回去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而老者却一脸笑嘻嘻的说道:“不是我不想送你们二人回阳间去,只是上天暗示时辰未到。只要时辰一到,你们就会自然而然的回到你们的阳间去了。所以别急,要耐心等!”沅忤也附和着老者的意思说道:“你急有什么用,还不如安下心来随老伯一同游历游历阴阳界的景物。这么好的机会,阳世间的人一辈子都遇不到。谁曾想却偏偏被我们两个人碰上了。你说是不是?!”

谁知,沅忤的话刚说完,老者便又拉起他们二人的手,说道:“接下来,你们二人便随我一同前去游历鬼门关。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们二位,不管你们看见了什么,切记不要慌乱,更不可以失声尖叫起来。要不然你们在那里丢了魂魄,不论你们的家人再怎么帮你们叫魂都是叫不回去的。切记!一定要切记!”话毕,便命二人再次闭上眼睛。于是他们几个人不知不觉的一同去了……

过了一会儿,只听见老者又说道:“我们已经到了。我们就站在骷颅山的后脑勺下面观看吧!前面城门附近,老某就不便带你们前去了,那不是你们该去的地方。”

沅忤和小磊一听,立马睁开了双眼。当前虽然他们三个人所站的地方距离那阴森恐怖的幽冥界城楼依然还有一段很远的距离,然而那幽冥界的城墙却是何其的高大。从骷颅山脚下远远的望去,那异常高大的正楼城墙上面刻有泛着幽幽绿光的三个巨大的大字:幽冥界。下面便是那巨大无比的正门。同时正门两边也刻有极其醒目而且还是一副黑底白字的对联: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横批是:鬼门关。

话说城楼正门口对面不远处的那条波涛汹涌的大河正是阴阳之间赫赫有名的界河。界河上面建有由很多条无比粗实的锁链搭建起来的桥梁。

但悲哀的是,桥面上那些一路过桥的游魂却时不时地传来一不小心就被惊涛骇浪拍打得掉下桥去的游魂们,随着一阵阵凄厉的鬼叫声一眨眼就不见了。尽管那些顺利过了桥的游魂,但还要经过守城的鬼卒们严格的盘查一番才能放行鬼门关。

这时候,沅忤和小磊再次抬头远远的望去,只见幽冥界的上空是灰蒙蒙的一片,和阴阳界这边相比却是那么的天差地别,就连天上的太阳也是暗淡了许多。

渐渐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天色快暗下来的时候——也就是在回去的路上。老者突然不见了。就连苍穹下所有的景物,陡然间一下子都变得荒凉了起来。转眼间眼前不再是之前那一片绿草油油繁花似锦,碧空如洗的景色了,而是阴风阵阵,到处都是飞沙走石。

一时间,沅忤和小磊心里登时慌乱了起来。因而他们二人便开始无助的呼叫着。

“老伯!你在哪?!不要丢下我们呀!送我们回去呀!”

“我好害怕呀!老伯!你干嘛要躲了我们?!我们要回家!”

他们二人叫了大半天,叫着叫着便不由得啼啼哭哭了起来。

就在这时,那老者又突然出现在了他们二人的不远处。只是此刻的他不再是之前那个和蔼可亲的老头了,而是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个满脸泛着绿光,甚至是张牙舞爪的厉鬼!

一见这般情景,沅忤和小磊赶紧慌不择路的逃了起来,一边拼了命的跑着一边嘶声力竭的喊叫着。

“救命呀!”

“救命呀!谁来救救我们呀!”

……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厉鬼正伸出一双无比锋利的利爪向沅忤和小磊一路扑过来之际,骤然间两个马面摇摇晃晃的挡在了那厉鬼的前面。只见那两个阴差二话不说,举起手中的那巨大的召魂牌朝那恶鬼一记拍打了过去,不由得直打得那恶鬼魂飞魄散,只听得一声凄厉的鬼叫后,顿时就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两个牛头也摇摇晃晃的挡在了沅忤和小磊的面前,眼见他们二人一路只顾没命的跑着喊叫着,一不小心一头撞在了那二牛头的身上,撞得他们二人自己眼前一黒便什么都不知道了。恍惚间只听得二牛头鬼差传来了告诫声:“你们两小儿赶紧回你们的阳间去吧!”

当即沅忤和小磊睁开眼睛醒来怔怔的一看,发现自己依旧躺在那个大石块上,紧接着又瞧了瞧周围——景物如初,什么都没变。唯独发生变化的是——太阳快要下山了。而且发现,财主家的牛正躺在他们自己的身边,睁着大大的眼睛瞅着他们二人。于是他们二人一骨碌的爬起来,来到牛跟前亲切的摸了摸牛脸。然后便一路欢天喜地的赶着它们回家去了……

小说《梦泊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