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于琏香刘迚邺小说 梦泊斋无广告阅读

悬疑小说梦泊斋是由作者大大叀香所著,目前连载中,讲述了:每年的农历七月份,是中国整个南方最忙碌的一个月了。恰巧中国人最忌讳的两天也在这个月份里——它就是七月十四和七月十五(佛教的盂兰盆节和道教的中元节)。据说就是因为在阳间的人累死累活没有休息的时间段里,阴……

于琏香刘迚邺小说 梦泊斋无广告阅读

《梦泊斋》免费阅读

每年的农历七月份,是中国整个南方最忙碌的一个月了。恰巧中国人最忌讳的两天也在这个月份里——它就是七月十四和七月十五(佛教的盂兰盆节和道教的中元节)。据说就是因为在阳间的人累死累活没有休息的时间段里,阴间的鬼豪们才有机会和空间出来活动 ……

话说皖南有个叫钱㚢阊的富户,他有儿有女而且家里还养着一大帮的长工,所以家资很不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老伴走得早……因为这,每每他寂寞空虚的时候,他就会经常背着他的儿女们的面偷偷摸摸的跑到几里外隔壁村的一个寡妇家里去私会。

恰巧这天晚上刚好是农历七月十四,只见一轮皓月当空,天上几乎亮得连一颗星星都看不到,也没有云层。此时更夫已经敲过第二更了,村里人因为累了一整天都早早的关门休息了……

趁着街上空无一人的机会,所以这段时间,钱㚢阊来寡妇家都比较早。可今晚不凑巧的是,钱㚢阊刚一进门连屁股还没坐稳,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事情来,于是又急匆匆的离开了寡妇家向自己家里赶去。

本来寡妇是让他明儿一大早回去处理,可他却说事情很重要,非要今晚回去交待了再来不可……

正当他离开寡妇家,刚走出离村口不远处的孝子坊的时候,陡然间眼前的路不见了,再转过身往后一看:村子也不见了……然而出现在他面前的只有一大片的荒地,同时还出现了四条路,并且他所站的位置恰好是四条路的交叉点。

此时此刻阴风大作,同时远远的看见四条路的很远处一并出现了皆穿着清一色的白色素服,手里高高地举着呼啦啦的招魂幡的四队“人马”,并且后面还跟着很多一通白的大轿子……斯见四队“人马”又笑又跳的朝他这里赶来。

这一次可把钱富户吓坏了,心想:不好了!今晚遇到这么多不干净的东西,这可怎么办呢……可是想来想去转来转去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而且周围空荡荡的却无处藏身。就这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她们)慢慢的向他逼紧过来。

谁想道,就在钱㚢阊心神慌乱的时候,差不多距离他不足一百米的地方,四队“人马”居然停了下来,全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就在这时,从他正前方的那队“人马”里面漂出一个女子,只见她轻飘飘的来到钱㚢阊面前。钱㚢阊定睛一看——正是自己死去好几年的妻子孟兰春。

还没等他来得及回神姑且还在打着闷葫芦的时候,他的妻子一把拉住他疾快的离开了这里,穿过“人”群来到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停了下来,用怪责的语气说道:“你不好好待在家里却跑来这里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站在那里有多危险吗,难道你不知道今日是七月十四(鬼节)吗?!还有你知道吗,今晚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以及所有的鬼王都从地府里出来了……如果你被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看见了还比较好说话一点,要是你被那些鬼王发现的话根本就没有你站在这里的这个人了……”钱富户早已被之前的情景给吓住了,只见他浑身哆哆嗦嗦地说道:“我千不该万不该这个时候出来,我该死我该死!我真该死!兰春,你是我老婆……你送我回家去吧行不行……”孟兰春“唉!”的一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今晚回不去了……阴差们出来的时候已经把所有的通道都封死了……”孟兰春想了想接着说道:“你不能在这里……在这里你会死的……这里真的太危险了,要是被鬼王们嗅到了你身上的生人气味的话,那你整个人都被他活活的吃掉……”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将自己的丈夫领回自己住的地方(阴间)。虽然下面阴气很重,但是绝对比上面安全,因为阴差们都上来了,下面现在是空的,所以没办法,只能让他暂时的躲避一时,等到鸡鸣的时候再将他送上来……

孟兰春想到这里,便将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告诉了自己的丈夫。钱富户别无他法,只能遵照妻子的话点了点头。当即一人一鬼互相的手拉着手,只见钱㚢阊把眼睛一闭,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直在往下坠,那感觉就像坠落了万丈深渊一般。

就这样过了好久好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妻子说声“到了”他才慢慢的睁开眼睛来一看:原来这里和阳间并没有什么两样,天上也有月光,只不过的是到处都呈现出一片灰蒙蒙的景象。就连这里的房子每家每户都挂着白幔,从而给人一种死气沉沉毫无生机的感觉。也许今晚是阴间一年一度的盂兰盆节(亦或者是中元节的缘故),家家户户都跑到阳间去了,导致街道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而且道路两边还长满了各式各样的白花。其中有些长着叶子的但也有不长叶子的,种类繁多不尽其数。

据说那不长叶子的花就是传说中的彼岸花了。传说那种花:花开一千年不长叶长叶一千年不开花,生生世世永不相见!就好像它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向阴阳间的人和鬼讲述着一段十分凄凉而且又令人撕心裂肺的爱情故事……

不过传说归传说,谁又能等到一千年后能够亲眼见证那花落的时候,然后看着它长出叶子来。万一那花是否一直开下去永不凋谢呢!

……

眼下钱富户一边想着一边跟在妻子孟兰春的身边一路的走着,便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孟兰春的家门口。

这时候,妻子已经打开了大门请他进去。进到屋里,钱富户便四处的打量了一番,但见这里的家居摆设和自己家是一样的,只是这满大厅挂着的白幔着实让他心里感觉瘆得慌……

就在钱㚢阊随便找个椅子坐下来的时候,自己的眼睛便开始不安分的一直盯着妻子孟兰春痴痴的看着。看她那身段和容貌依旧保持着生前徐娘半老的姿色。钱㚢阊心里不禁顿时春心泛滥了起来。虽然,孟兰春尽管是鬼,但毕竟她是自己的结发妻子,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还是有的。就算自己想找她圆一夜房事又有何妨……心里想着想着于是便站起身来悄悄地走到孟兰春的身后,一双手突然朝她抱了过去——结果扑了个空不见了。谁知孟兰春却出现在了另一处,说道:“你我虽然夫妻一场,但那些都是生前的往事了。如今已身为鬼类,就算为妻的有意重温旧爱,但兰春还是怕折了阿阊的阳寿……”此时此刻钱富户一时间的精虫上脑,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只见他不断的哀求道:“兰春,不管你是生是死你始终都是我阿阊的老婆。你可知道自从你走后我是多么的想你……再说了,我才不在乎什么阳寿不阳寿的,为夫的只想跟兰春在一起……你就看在你我多年夫妻的情分上你就从了我吧!”说着说着,钱富户便又朝着他自己的妻子扑了过去,结果又扑了个空。一连扑了好几次都没有捞着……

就在钱㚢阊贼心不死的节骨眼上,猛然间屋外刮起了一阵又一阵的阴风。突然两个异常高大的而且是一蹦一跳的阴差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但见他们其中的一个:面白如粉,穿一身白衣素服,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高帽,高帽之上写着四个字:“天下太平”,脸上始终挂着一副十分诡异的笑容,但见他手持白色的哭丧棒和招魂铃,嘴里还伸了出来一条特别长并且是鲜红色的舌头;而另外一个却是截然相反,从头到脚都是穿着一身黑,高帽子上面也写着四个字:“一见发财”,只见他一副哭丧着的脸,给人看起来却是十分悲苦的样子。而且手里拿着一个拘魂令牌和一条锁魂链,嘴里也吐了出来一条长长的舌头……所以看他俩的这一身行头和架势想必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了。

故而这当下钱富户早已被吓得面如土色瘫软在地说不出话来了……

眼见这般情景,俄而传来了黑白无常忽近又忽远的声音说道:“好你个大胆的阳间人,你阳寿未满却私自下来到幽冥界……好在念你无知,生前没做过坏事,今次就放你一马让你回阳间,好生过你的日子……如若再有下次定拘你的魂魄交由鬼王法办!”说完,忽见那黑白无常同时掷出两颗石子“嗖”的一声径直打在了他的胸口上,痛得钱富户眼前一黑两眼一闭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钱富户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依旧站在孝子坊的不远处,其实他一整夜哪里也没去……可是令钱㚢阊迷惑不解的是,刚才发生的一切却始终历历在目,所有的过程是那样的贴切是那样的真实。同时忽然也觉得刚才经历的那一幕幕却是那么的飘渺虚幻,犹如梦中一样——简直令人不可思议!所以钱富户决心要再来一次,看看之前的那些……会不会再次发生重演。其实说句心里话,钱富户其它的并不在意,真正让他真正在意的是想再看看几眼自己的妻子孟兰春。

这时候寡妇的村里已经传来了两遍的鸡鸣声,头顶上的月光早已静悄悄地下山了,四周一片漆黑。

过了一会儿,远处的天边出现了一丝鱼肚白。这时,只见钱富户拿起怀表,再用打火机点亮看了看——现在差不多将近五更天了,随后便一步一小心的回家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晚上。

却说今晚是七月十五,天上是月明高照,比起昨晚的月光更圆了也更亮了……

这里说钱富户为了想再看几眼妻子孟兰春,便匆匆忙忙早早地来到了寡妇村口孝子坊的不远处,静静地等待着那摄人心魄的那一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很快,寡妇村里的更夫已经敲响了第二更,路上再也看不到一个行人了……

正当钱富户发愣之际,忽然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群乌鸦盘旋在他的头顶上叫了好一会儿又飞走了——这群乌鸦的叫声就好像预示——今晚他将是在劫难逃了!

果然不出所料,没过多久昨晚那惊心动魄的情景又出现了。

然而这一次钱㚢阊再也没有那么幸运了,并且也并没有看到妻子孟兰春的出现,而等来不幸的是——被众多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鬼王们拿了去开肠破肚……最后连尸骨都没能留得下,直接被他们分吃了。

……

小说《梦泊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