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你是谁的落寞之妻小说一纸信笺完整版阅读

最近很火的小说你是谁的落寞之妻 是由一纸信笺写的种田类小说,目前连载中,主要讲述了:天边才泛起几丝鱼肚白,刘氏就叫醒了木子渝,二人轻脚轻手的关了门,就直奔镇上,本来村里是有牛车的,去镇上要收一个铜板,但刘氏分文没有,两人只能走去镇上。约莫走了三个时辰,终于到了镇上。“娘,这镇上好热闹……

你是谁的落寞之妻小说一纸信笺完整版阅读

《你是谁的落寞之妻》免费阅读

天边才泛起几丝鱼肚白,刘氏就叫醒了木子渝,二人轻脚轻手的关了门,就直奔镇上,本来村里是有牛车的,去镇上要收一个铜板,但刘氏分文没有,两人只能走去镇上。

约莫走了三个时辰,终于到了镇上。

“娘,这镇上好热闹。”木子渝感叹这古代也挺繁华的。

“丫头,你先自己逛逛,娘去把绣活交了,就来寻你,我们一会儿在老马头的牛车边集合。”刘氏带着绣活直接去了绣庄。

正好。

木子渝摸了摸首乌,刘氏认为那不值钱,但拗不过木子渝,还是让她带来问问,也好让她死心。

在街上闲逛了会儿,难道这镇上都没有一间药铺?

木子渝正有点失落,突然。

“圣芝斋”三个大字,映入眼帘。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就说为什么没有药房,原来这古代都是什么斋,什么的名字,那个药字还是个蚯蚓样的字,难怪自己找不到。

不禁在心里哭笑不得。

这圣芝斋名头可不小啊,只见进出的人络绎不绝,可见这生意极好的。

木子渝大踏步就进了门,一个药童模样的人道:“姑娘您是抓药还是看病?”

木子渝左右张望了一下,没有见到大夫模样的人,只是几个药童在忙。

“小哥,我想卖点药材,你们这里收吗?”

“收的,不知道您打算卖什么药草?”

“就这个……”

“啊……孩子……是孩子……”药童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这疯妇,自己的孩子也拿来卖。”另一个药童模样的人说着就来推木子渝,想把她赶走。

还未近身,木子渝一个箭步就躲开了。

“吵什么吵?什么事大惊小怪的?”一个胡子发白的老者,从里屋走出,脸上一脸严肃。

“原来你们这圣芝斋也是浪得虚名的,这么好的一味药材都不认识,趁早关门好了。”

“是我店里的活计招待不周,还望姑娘海涵。”白须老者微微抱拳作了个辑。

“老人家严重了,是小女子有失分寸。”一看来者是管事的,木子渝感觉有了希望,语气也娇柔了些。

哈哈……

“请”木子渝被邀请进了里间。这里间一般是用来招待贵宾的所在。

“在下向一药,是这圣芝斋的老板,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在下木子渝,木家村人氏。”木子渝学着向一药的答话方式。

“有意思,不知道小姑娘你是准备卖什么药材,可否给老夫瞧一瞧?”一听说好药材,向一药就来了兴趣,要知道这向一药从小就是药痴。

“一看您就是懂货的主,我这颗药材可是费了我很多心思才挖到,极其不容易。”木子渝拿出首乌,一番话,想抬高一下自己药材的价格。

“这是…这是…这是首乌,大概有一百年…年份的了,已经成人型,不知道姑娘你是在何处挖到的?”向一天有点激动,他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年份这么足的好东西了。

“凤凰山里挖来的。您也知道凤凰山里的药材不好挖……”这凤凰山里的危险,跑江湖的都知道。

“小姑娘,你这打算卖多少钱?”

正好提督冯大人急需这补肾益气的药,自己也想搭上这层关系。这颗首乌就是很好的敲门砖。

向一天已经在心里盘算好。

“您准备给多少钱?”木子渝对这古代的银钱没有概念,想先听向一天报价。

“十两银子,本来你这首乌年岁足,要是拿去县里或者州里价格更高,只是我这也是小本买卖,只能给这个价了。”

“看掌柜你也是实诚人,那就十两银子,多出来的就当交个朋友了。”一次能有十两银子的进账,已经高出预期了,木子渝很满意。

“哈哈哈……”一串爽朗的笑声。

“你这丫头也真是爽快,我喜欢,合我这老头子胃口。”向一药摸着胡子,看着木子渝,这丫头虽长的一般,甚至有点难看,但古灵精怪的,越看越觉得顺眼。

“丫头,你家是做什么生意的?”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怎么认识这么贵重的药材。就是店里跟他学徒了三年的药童今天也没有一个人认出来,向一药很疑惑。

“我家就是普通农户,但小时候机缘巧合下跟一个游方郎中学过几天医术而已。”木子渝知道向一药是对自己有怀疑。

“丫头,以后还有这类的药材都送我店里来。保你价格公道。”向一药是生意人,头脑也转的快,既然这丫头不愿意说,自己也不好在深究。免得让对方不悦,影响以后合作。

“这是十两银子。我让药童给换成了4两碎银和六贯铜钱,方便姑娘使用。”

“那小女就先谢过向大夫了。”这老头也挺懂顾客所需的,不愧是大夫,望闻问切拿捏的恰到好处。

拜别向一药,木子渝就迫不及待的要去扫购了。

家里什么都缺,得先解决温饱问题,家里的被子也小了家里就二床被子,有的地方棉花都没有了,薄薄的一层布,为了怕自己冻着,卫子枫自己都只盖了一个小角落,半边身子都没有盖上,这些木子渝都看在心里。。

对,被子得买。

家里做菜没有油没盐的,什么味道都没有,俗话说日子要红火,首先厨房得先红火起来。

毛爷爷说过“身体可是革命本钱”马虎不得的。

木子渝在心里算了很多要买的东西,算来算去,这些都是当务之急要买的。

出门正碰见杨氏。

“丫头,你可别乱跑,这人多,要是走丢了就麻烦了。”刘氏在附近找了一圈才看见木子渝,心里担忧的紧。

“娘,我这不是没事嘛,我就是好奇多看了看,嘻嘻……”

“丫头,走,跟娘去看匹布。”刚刚做的绣活交了得了十文钱,杨氏拽在手里捏的紧紧的,生怕掉了。

“哟,杨婶,你可是很久都没有来光顾我的生意了。”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妇喜笑颜开的招呼杨氏。

这是个没有门头的稍微还有点偏的小摊 ,占据不足十平米的小过道,摊上摆的五花八门的布,层层叠叠。

“丫头,看看你喜欢哪匹布?”木子渝一阵惊讶……眼睛有点泛红。

绣了半个月的绣活,杨氏就打算给自己添加衣裳。

“娘,我们多选几块布。”

“这匹…这匹…这匹…”木子渝一口气选了五匹布。选的都是粗棉布,二匹布颜色素雅,另外三匹颜色略深。

“丫头,咱们选一匹布就够了,用不了那么多。”杨氏看见木子渝一口气就选了五匹布,手心里都拽出来把汗,把木子渝拉到一边悄悄的道。

“娘,你放心,我有钱。”看出了杨氏的紧张和尴尬,木子渝安慰道。

“我家那口子,今早出门就听见喜鹊叫,真是有贵客到啊!”店主翠柳笑的合不拢嘴,开店以来还没有遇见这么大手笔的客户。招呼的更起劲了。

“老板娘,我一次买这么多,你给便宜点。”

“好,好,那是当然的。您选的这是粗棉布,平时就是十二文钱一匹,今天是杨婶老顾客来,一次又买这么多,就算您十文钱一匹,总共是五十文钱。

省了十文钱,木子渝很满意。

掏出五十文钱给了老板娘。交代老板娘她们还需要去买点别的,一会儿来拿货。

径直朝粮店使去。

在粮店里买了四石米,花去三两银子。木子渝选的都是精米,价格要相对于糙米贵一些、

木子渝可不愿意委屈自己个儿,在说现在子鸣还长身体,得吃好米。看见店里也有卖盐和糖,木子渝又买了二两盐。二斤红糖,总共付了五两银子。

木子渝不禁感叹这食盐在古代太贵了。也难怪一般人家家里都没有盐吃。

看见木子渝买这么多,又问明了住址,掌柜主动提出可以让活计驾车送他们回去。

的确,就这些精米她们娘俩是不好搬得。

木子渝欣然同意。

“我们还需要在买些其他东西,晚点送可以吗?”

“可以,可以的,我们酉时打烊,姑娘您可别别忘了时间哦!”

从粮店出来,木子渝拉着杨氏直奔猪肉摊,买了五斤猪板油外加三斤猪肉,花去二两银子。

回来的路上又看见卖棉花的农妇,棉花质地还算不错,二大口袋的棉花全买了,花去一两银子。

“小哥,就送到这里吧,山上没有路,马车上不去。这是三个铜板,小哥拿去买杯茶喝。劳烦你还跑一趟。 ”

接过木子渝手里的铜钱,伙计在心里嘀咕,这是什么人家啊?送个货就有钱拿。嘴上对木子渝更好了几分。

给粮油店活计三个铜钱,再三致谢后,活计驾车才离去。

“娘,这天黑了,村外也少有人来,您在这看着东西,我去山上叫子枫来拿。”安排完这些木子渝就拿了几匹布先回去叫人了。

杨氏看着这一地大包小包的东西,脑子里还是蒙的,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些都是丫头买的?掐了自己一下,杨氏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小说《你是谁的落寞之妻》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