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一纸信笺小说 你是谁的落寞之妻无广告阅读

连载中小说你是谁的落寞之妻内容非常精彩,是由一纸信笺所写的种田类小说,主要讲述了:低矮的窗角处,一个男子蜷缩在角落,好似睡着了。发出了阵阵打呼声。“喂…….喂……”木子渝接连叫了几声。男子猛的睁开眼,接着就抱起了木子渝在屋里转了起来。“放我下来,你弄疼我了。”木子渝……

一纸信笺小说 你是谁的落寞之妻无广告阅读

《你是谁的落寞之妻》免费阅读

低矮的窗角处,一个男子蜷缩在角落,好似睡着了。

发出了阵阵打呼声。

“喂…….喂……”木子渝接连叫了几声。

男子猛的睁开眼,接着就抱起了木子渝在屋里转了起来。

“放我下来,你弄疼我了。”木子渝企图挣脱,男子的手抱得很紧,紧的让她觉得更疼了。

“阿娘…阿娘,我媳妇醒了!”看见木子渝自己起来了,卫子枫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媳妇醒来了。

“醒来了就好,醒来了就好。”木子渝昏迷这几天,可是急坏了杨氏,上次请大夫的钱还欠人家孙大夫,自己实在没有钱请大夫了,只能一天三次就按孙大夫开的药,熬好了给木子渝灌下去。

也只能是死马当做活马医。

按理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杨氏一个农妇要抚养二个孩子,日子过得本就清苦,这已经是她能做的最好的了。

“丫头,你可算醒了,这几天枫儿哪都不去,就在你窗前守着你。”自从木子渝昏昏沉沉睡过去之后,卫子枫就在床前守了三天。

“谢谢婶子,您的大恩大德子渝没齿难忘。”木子渝学着电视里,古装剧人说话的样子。

“傻丫头,什么恩啊德啊的,婶子不懂,婶子就只知道救的是自家媳妇。”嘘寒问暖了一会儿,杨氏就做饭去了。只留下卫子枫陪着木子渝。

木子渝羞红了脸。

这一下就成了别人媳妇,要知道自己虽然31岁了,可恋爱都没有谈过。

“媳妇,我们吃饭饭。娘说多吃饭饭才能长的高。”卫子枫拉着木子渝就去了灶房。

灶房里,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在添柴,杨氏正把挖来的野菜切碎倒进锅里就着换来的红薯一起煮粥,这红薯都是村里不要了,扔掉的烂红薯,她偷偷捡回来的。

“孩子,吃吧,你已经几天没有进食了,多吃点。”一碗清粥下肚,这粥虽然够稀,但也让木子渝觉得身体有点温暖了。

饭桌上,一个小男孩偶尔偷偷瞄一眼木子渝。

感受到异样眼光的木子渝,也偷偷瞄了一眼小男孩。原来这孩子看的是自己的碗,难道他也想吃?

看了看小男孩的碗里吃的并不是米粥,而是一碗黄黄的汤上飘着一些绿色的蔬菜之类的东西。

“婶子,你们和我吃的不一样吗?为什么你们不喝米粥?”木子渝呐然!

“傻孩子,还叫婶子啊?该叫娘!”杨氏咯咯的大笑,心情好不愉悦。

“娘,你们怎么和我吃的不一样?”木子渝乖巧的叫着。

木子渝自己心里清楚,原主的亲妹妹把自己捂死,亲奶奶和爷爷、叔叔和婶婶又把尸体卖给了杨氏,真是连死了都算计上了,把自己用到了极致。

一边替原主悲哀,一边也十分感激杨氏一家,不然怕是一穿过来,就死翘翘了。

“娘说,家里粮食不够了,姐姐,你身体不好,要多吃点米粥,有助于你恢复。”卫子鸣抢先答道。

“小孩子多嘴,好好吃你的。”杨氏一阵尴尬。

自己一个女人养活二个孩子已经是不易,这点大米还是在山下借来给这丫头补补的,他们又怎么能一起吃一样的。他们不是不想吃,是吃不起啊!

都怪她这做娘的没有本事,平日里就靠在山里捡点山货去镇上卖,偶尔也接点绣活补贴家用,能过活已经不错,哪里能奢望顿顿白米饭。

就连子渝的八两聘礼还是卫老头在世时,给子枫攒下的,自己这么多年一直不敢动用。

哎……

“娘,现在既然我也是卫家媳妇了,就理应和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应该为我私开小灶。”木子渝把剩下的米粥分给了卫子鸣,自己盛了碗烂红薯粥。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木子渝心里感到无比温暖,是这善良的人家在这陌生的世界里给了自己温暖,木子渝也暗暗下定决心,要改变这窘迫的生活。

卫子鸣看着碗里的米粥,咽了口口水,抬头看了看刘氏,得到刘氏点头同意,一口气米粥就见了底。

这烂红薯粥的味道果然独特,一口下肚,嘴里全是苦涩,无油无盐还带点酒味,但他们都能吃,我也可以吃。

作为特种兵,野外训练时什么苦没有吃过。

“子渝,你真是个好丫头。木家老太太真是瞎了眼了,这么好的孩子。”杨氏一阵心疼。多懂事善良的孙女,就打算卖青楼去糟蹋,想想就觉得自己家幸运。

接连几天都是烂红薯配野菜粥,木子渝也了解到杨家是外来户,在村子里没有地,以前卫老头在时,全靠卫老头打猎,日子倒也过得下去,但卫老头在一次打猎再也没有回来,家里日子就不好过了。

杨氏就靠在村里捡些烂红薯、土豆、菜叶子之类的勉强维持,偶尔卖点山货和绣活的钱还要给卫子枫抓药,买自己回来又花去了家里唯一的积蓄,这可谓让这娘三生活越发艰难,现在是夏天,山里野菜还茂盛,能挖来吃,还能勉强活下去,那冬天了?

生活又将如何?原主的记忆里,这靠近北方的冬天,山里异常的冷,不仅没有野菜就连蔬菜也是种不活的。

这也难怪这几天,娘开始没白天没黑夜的绣,是这三张嘴让她感觉到了压力感。

看看身边的卫子铭明明已经5岁了,还是这么一点个。

长期吃这些腐烂了的东西,身子又怎么会好。

不能再这么待下去,自己得做点什么?

木子渝思索着……

小说《你是谁的落寞之妻》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