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越搔越痒小说倪霜姬翔完整版阅读

葡萄公子的小说都非常不错,尤其是这本越搔越痒内容相当上头啊,这是一本都市生活小说,目前连载中,讲述了:男班班长梅尚刚做完动作就迫不及待地看了一眼手机,没想到排练起来如此忘我,已经近接十点半,一不留神,未接来电就有十来个了!虽然女生的水袖,男生的剑舞终于串在了一起,一波接一波的技巧展示也有条不紊地加在了……

越搔越痒小说倪霜姬翔完整版阅读

《越搔越痒》免费阅读

男班班长梅尚刚做完动作就迫不及待地看了一眼手机,没想到排练起来如此忘我,已经近接十点半,一不留神,未接来电就有十来个了!

虽然女生的水袖,男生的剑舞终于串在了一起,一波接一波的技巧展示也有条不紊地加在了古典舞展示的最后一小节,但还是觉得有点生硬,不够流畅,本想着再来几遍,但想着还要安排毕业晚会的准备工作,若再不出教学楼就会被锁在里面,所以待所有人集中摆了造型,便准备集合!

“所有人,安静一下,明天晚上继续排练,花朵,女生你负责通知,谁不来毕业演出就别参加了,还有席甜,你明天和胡娇一起去艺术学院门口、食堂门口、图书馆门口、校宣传栏,只要能贴海报的地方都贴上,离演出时间已经不到半个月,五一过后就马上演出,是骡子是马在台上一溜就知道了,希望大家这几天都别放松了!”

“班长,就我们俩去贴海报?海报在哪儿?连个鬼影儿都没见到!”小辣椒的辣椒味瞬间在教室里开始弥漫。

“小辣椒,海报在我这儿!只是班长,海报不留几张吗?够吗?”男生伍悦操着一口马普,只要他一说话,再严肃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夹着喜悦,加上天生黑的肤色,圆咕噜的眼睛,格外惹人发笑。

“没事儿,咱们先宣传一波再说,五一过后快演出前再打印另一版本,再宣传一波,你要是明天没事和她们俩一起去!”

“啊?”小伍子本想着找个借口自己可以去潇洒一下,但又怕住在一起的梅尚当场戳穿,只好无奈的点了头,“好吧!”

“先长话短说,有意见的人等我说完再提!”梅尚的手机在练功里振动,他火速挂掉,赶紧接着说,“花朵、倪霜、单玳、花城、于子辰,你们几个明天去看演出服,每个节目都要,记得拿手机拍照,如果觉得合适问好情况,把押金先交了,预定好,晚上提前半个小时到这儿集合!”

“何必、秦也、涂途、古诗还有我,咱们几个明天要去找摄影组和灯光组,具体的明天早上九点半在艺术学院一楼形体室说,舒坦、戎亦你们俩明天去看看花篮和花束,也是一样,多找几家,对比一下价格,记得拍照,也是晚上提前半个小时在这儿集合!”

“对了班长,明天晚上牛白葫老师这儿有选修课!要不你和她说一下,或者咱们去四楼练功房,五楼让给她上课!”花朵忽然想起明天就是周五,要和倪霜一起辅助牛白葫上选修课,起初她也想不通大一到大三那么多女生,随便选两个女生都比他俩闲,干嘛要选即将毕业的老胳膊老腿!后来才明白,正是要毕业走向社会,需要更多的教学经验,所以才给他俩那么多机会。

“那我们明天就去四楼,所有人都听清楚了,不许迟到,不许请假,行,解散!”

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提着衣服、包包、舞蹈道具一窝蜂地涌向更衣室!

“小伍子,你先把我的剑带回宿舍!”班长梅尚掏出手机赶紧回信息,一只手将剑抛到半空中。

好在伍悦眼疾手快,一伸手便抓了回去,“你小子不老实,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不会是找小师妹吧?”

“既然知道,你还说啥,你照着我的话拿回去就行,不行就让何必拿回去,再不行花花,我还非你不可了?”梅尚一边换鞋一边回短信。

“好好好,我遵你的命,那你可别忘了给我们带回点烧烤!你们说是不是?”小伍子向于子辰、何必、花城使眼色。

“那是必须的必,他要是不给带,就别进宿舍门儿,就在楼道里睡吧!”于子辰将发箍一带,满头的黄毛瞬间服服帖帖,不再乱炸,饶有姿势地挑了挑下巴。

“行了行了,不和你们墨迹了,我得赶紧下楼了,晚了校门都进不来了!”梅尚说着便往更衣室跑。

“记住了,烧烤,多放点辣椒!”小伍子的马普又飘荡在空中。

“还有,给我带一笼蒸饺!”何必赶忙添了一句。

“记住了!记住了!没完没了了?看你们一个个腿粗的都快成象腿了,还吃!胖不死你们才怪!一会儿买回来不噎死你们!”

“随时等你噎死我们!哈哈哈——”小伍子随着梅尚消失的身影吆喝道。

☆☆☆

直通学校侧门的水泥路两侧,种满了梧桐树、银杏树、香樟树、铁树、桂树、山茶、杜鹃高高低低的,参差有序地在草丛里交错着,散发着各种香气,在这幽静的湿漉漉的夜晚,昆虫们的鸣叫声让整个校园显得更加神秘幽静了。

倪霜一个人走在路上,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偶有人从她身边经过,马上警惕地把手放下来,本来在教室里刚排练完还觉得热,可是刚走出教学楼她又莫名地感到冷,今晚排练她都不敢使全劲儿,生怕自己再出状况,没想到自己还是觉得不适,额头一直冒着冷汗,浑身无力。本想着打电话叫姬翔来接自己,又意识到自己把手机落在了住处。

她抬头看看天空,一颗星星都没有,在天的一边一朵蓝白色的云格外显眼,像是一只停泊的小船在等待着某位仙人,月亮悄悄地隐藏在它身后。

她不经意笑了,来昆明都接近四年了,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家在何方?只知道向左向右!

倪霜说不上哪里不舒服,就是觉得自己浑身没劲儿,好不容易走到小区门口,她幻想着此时姬翔在门口等他该有多好,可是没有!她挣扎着一步一步爬到楼上,刚拿出钥匙在钥匙孔转了半圈,才发现门并没有上锁,她知道他已经回来了。

“怎么不开灯啊?”她拔了钥匙,顺手按下门边的开关,漆黑的屋子骤然变亮,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她眼前,她被床上的两个男生吓到了,瞬间哑口无言,让她怀疑自己走错了房间,或是自己在做梦,她不敢相信他——姬翔,还有他——邹勋竟然一丝不挂地在床上纠缠着。

大概是习惯了黑暗,世界突然变亮,刺痛了他们的双眼,不约而同地用手背挡着眼睛。

邹勋忽然意识到什么,像压了弹簧一样猛的坐起身来,手忙脚乱地扒拉了一通,不分前后内外胡乱穿好衣服,连头都不敢抬,只感觉到自己浑身滚烫,不知道事酒的缘故,还是被惊吓到的缘故,他明显感觉得到自己的脸到脖子红得肯定比关公老爷还红。

邹勋胆怯地瞟了一眼倪霜,她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时间被封印,静止了一般,他急忙把衣服套上,又小心地在拉鞋跟的刹那,瞟了一眼姬翔,也是一样,无动于衷,只有自己在拼命慌乱。他想着此时要是自己会法术该多好,真想把自己隐身起来。他胆战心惊地绕过倪霜拉开门,一溜烟地钻了出去。

倪霜环视了一圈,视线移到了自己的脚下,啤酒瓶的碎渣里拌着那台用了四年的诺基亚3250碎片,心忽然咯噔一下,猜测自己本想瞒天过海的秘密定是被他看到了,她此时真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返回来拿手机,现在解释也没有用了,他肯定不会听的,明明委屈的该是自己,可此时她更理亏了,“嘭”地一声跌坐在沙发上。

“他是谁?”姬翔依旧用手背挡着灯光。

倪霜知道姬翔所言所指,“演出时认识的一个公司老总。”

“哦!”姬翔的声音极浅极淡。

倪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从何说起,从何处解释,怎么为自己辩解,她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东西到底是不是钱大贵的,如果按时间推算,极有可能,但也不排除是姬翔失误导致的。

她本想着就这两天就把肚子做掉,换了手机卡,断绝和钱大贵的交集,想着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回到从前,没想到自己还是晚了,来不及了。

她瘫靠在沙发上,像泄了气的皮球,心神交瘁,眼睛直直地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光一动不动,只听到陌生抽泣声,她马上明白了,这是他的抽泣声,她微微扭头看着床上的姬翔,他依旧用手挡着自己的眼睛,没几秒,嚎啕的声音响彻整个屋子,她知道他的心在流泪,她知道自己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只能静静的这样坐着,等待天亮。

——

作者有话说:

小说《越搔越痒》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