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小说酒七完整版阅读

最近种田类小说非常火爆,酒七的这本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就写的相当精彩,目前连载中,主要讲述了:刘翠花挣扎中看到刘恒宇,然后她就向刘恒宇求救。“恒宇哥哥救我。”刘恒宇当即看向别处,刘翠花脸一沉,将他给记恨上了。旁边的刘栓娃看着已经被架远了的刘翠花,收回眸光看着身边的恒宇哥。“恒宇哥,你跟翠花…………

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小说酒七完整版阅读

《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免费阅读

刘翠花挣扎中看到刘恒宇,然后她就向刘恒宇求救。

“恒宇哥哥救我。”

刘恒宇当即看向别处,刘翠花脸一沉,将他给记恨上了。

旁边的刘栓娃看着已经被架远了的刘翠花,收回眸光看着身边的恒宇哥。

“恒宇哥,你跟翠花……是不是那个过?”

“老子还是个雏。”

刘恒宇此话一出,旁边挨的近的几个人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刘恒宇,你是不会吧,要不然你会放着刘翠花不吃。”刘铁柱是刚才过来,刚好听到刘栓娃跟刘恒宇的话,在刘文聪、刘玉成那里没讨到好,在这里碰到刘恒宇,自然是不会放过了。

刘恒宇听声看了刘铁柱一眼,然后白了他一眼,说:“老子不会很奇怪吗?”

周围看热闹的人:不奇怪。

刘铁柱的脸再次黑了下来,上前一步道:“你跟谁称老子?”

“就跟你了,咋滴?想打架吗…老子奉陪。”

刘恒宇一点也不怂的靠近刘铁柱一步,十五岁的他,身高比十七岁的刘铁柱还要高那么一丢丢。

刘铁柱回想起往日挨的那些拳头,硬生生的将到了喉咙处的话咽了下去。

刘恒宇见他不敢说话了,冷讽道:“怂蛋。”

说完撞了刘铁柱一下,将人撞开便就这样走了。

刘栓娃跟着他一起去了他家,回到家,他威武霸气的恒宇又恢复了小奶狗的模样。

“恒宇哥,婶子她好点了吗?”

“应该是好点了,就是我娘现在什么都不做,整天在房间里待着,估摸着是气还没消,大概没半个月这个气都不会消。”

“那恒宇哥你要勤快点,我惹我娘生气的时候,只要我勤快干活,我娘的气很快就下去了。”

“知道,我现在是负责做饭。”

刘栓娃一听他负责做饭,吃惊的看着恒宇哥。

“恒宇哥,你做出来的饭菜能吃吗?”

刘恒宇一听这话,好胜心被激起来,说:“不是我自夸,我做出来的饭菜,贼拉好吃,今早我大哥、二哥就差舔碗了。”

基于不浪费,刘文聪、刘玉成将碗里的麦饭吃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一粒麦饭。

而……就这样被说成舔碗。

刘文聪、刘玉成表示若是知道这事,肯定将他们的弟弟揍一顿。这真的是亲弟弟,为了彰显自己的厨艺,居然踩着他们的脸。

刘栓娃听连文聪哥跟玉成哥都舔碗了,那恒宇哥做出来的饭菜肯定是好吃了。

“恒宇哥,啥时候能让我吃一次你做的饭菜?”

“你拿粮食跟菜来,啥时候想吃都行。”

“那我娘还不得打断我的腿。”

“想吃我做的饭菜,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那这代价也太大了,我还是不吃了。”

刘恒宇等的就是刘栓娃这句话,他做饭是被逼无奈。是因为娘嫌弃大哥做的饭菜不好吃,要绝食寻死,他才学做饭。就连他大哥、二哥也不过是顺带,现在还来一个蹭饭的,真当他是厨子啊。

刘栓娃瞅着已经到了晌午,该回去了,便对恒宇哥说了一声,然后走了。

时间一晃,半个多月过去,三兄弟在家里也整整待了半个多月,这半个多月来,三兄弟包揽了家中一切活计,就连衣服也是三个儿子轮流着洗。

当然,像肚兜里裤这些肯定不会让他们洗,这些闫筱自己洗。

这半个多月里,她没有喝过灵泉水,即便如此,她也是发生了大变化。手上的老茧脱落了很多,也就只剩下那么一两个,肌肤比之前又白了一些,并且脸上的皱纹也少了不少,原本干枯发黄的头发,也变得顺滑黑了一些。这么一看,原本像四十多岁接近五十岁的人,这会儿看着也就四十多点点。

但闫筱觉得这还不够,毕竟闫三娘的真实年龄是三十四岁,比她大两岁。起码,她得保养得像二十多岁才行,毕竟她是个颜控。当然,这些得慢慢来,而且她理由都想好了。

要是有人问起来,她就说:不操心不管事,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啥活都不干,心情一好,自然就跟着年轻了。

在家待了半个多月,她觉得她可以出门了。

这天清晨,她梳了一个很简单的丸子头,一根木头发簪子插在丸子一侧,若不是妇人不能将头发放下,她才懒得弄这个。

让她最不习惯的还是肚兜,没有束缚感,走路晃啊晃,让她很没有安全感。为了安全感,她给自己做了两件胸衣,原本那应该有海绵的部位,她用布折叠一定厚度缝了一个圆形塞进夹层,后背扣子部分,她直接肩部两根带子,带子后背交叉,然后串进下边特意留下的缝,最后后背系上就行了,不仔细看,她这个胸衣做得还是挺好。

刘恒宇端着吃食进来堂屋,看到他娘从房间里出来,眼前一亮,今天的娘好像格外的好看。

不过娘这穿戴整齐,是要出门吗?

他将吃食放在桌子上,转身问:“娘,你要出门吗?”

“嗯。”

闫筱轻声应了一下,走到饭桌前坐下,拿起筷子吃早饭。

刘恒宇跟着坐下,继续问:“那娘你去哪,可否带上我?”

“自然是要带上你。”不带上你,我怎么找你两个哥哥。

昨晚她可是听到了,那两个臭小子今天又去干坏事了。

刘恒宇呡着唇,不知为何,他感觉今天的娘有点诡异,为什么看着他的眼神,有点不怀好意。

“娘,你身子不好,不如你就在家里,你要干什么,跟我说,我去给娘办。”

“不用,在家里待了快一个月,再不出去走走,骨头都脆了。”说到这里,她夹了一点咸菜,合着麦粥吃,咽下去后,她便又开口询问,“你大哥、二哥去哪里了?”

“咳……”刚吃一口麦粥的刘恒宇,听娘问起大哥、二哥,因为心虚被呛了一下。

闫筱自然是知道三儿子刘恒宇为什么这个反应,她没有继续问。

“这么大个人,吃个粥也能呛到。”说完这句,她就没有再说话。

刘恒宇偷瞄娘,娘是不是都知道了,要不然为什么问了一下就不问了?

小说《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