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东都猫王逆天狂徒无弹窗阅读

东都猫王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玄幻小说逆天狂徒最近尤其火爆,目前已完结,主要讲述了:太古铜门,青邱林“好舌利齿,妄为是非,挑拨军士,令其不和,此谓谤军,犯者····萧长琴,你在干什么?”巴图尔讲至中途,突然一声大喝,吓的众人顿时脸色煞白。萧长琴更是猛然跳起来,急道:“干什么?什么干什……

小说东都猫王逆天狂徒无弹窗阅读

《逆天狂徒》免费阅读

太古铜门,青邱林

“好舌利齿,妄为是非,挑拨军士,令其不和,此谓谤军,犯者····萧长琴,你在干什么?”巴图尔讲至中途,突然一声大喝,吓的众人顿时脸色煞白。

萧长琴更是猛然跳起来,急道:“干什么?什么干什么?”

巴图尔几步过去,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怒道:“在我面前你也敢打瞌睡,活腻了是不是?”

“啊,不,不,弟子不敢,弟子不敢。”

“不敢?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我亲眼看见了你还想抵赖?”

“额····巴统领你听弟子解释,其实刚才不是弟子打瞌睡,二而是弟子听的陶醉,浑然忘我了。”

“嗯?是吗?”巴统领的脸色这才稍微好了一些。

萧长琴一见,立时恬着脸笑道:“肯定是呀,弟子哪敢在您面前撒谎?”

巴统领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谅你也不敢。”

萧长琴急忙点头:“不敢不敢。”

巴统领哼了一声:“那你说说,本统领刚才讲的是什么意思?”

“额···这个···这个嘛···这个嘛。”

“嗯?”

“这个对弟子来说简直就太简单了。”

“那还不快说?支支吾吾的干什么?”巴统领又是一声怒吼,吓的萧长琴的急忙往后一缩,心里不住嘀咕:“你讲的什么老子怎么知道?刚才只顾和周公神游去了,哪里知道你说的什么东西?”这些话他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正在他一筹莫展之时突听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压低了嗓音缓缓说道:“好舌利齿,妄为是非。”

萧长琴听到此处不禁一愣:“好色利子?还有这条军规?”

正在他心头暗想之时,巴统领又是一声大喝:“你到底听没听?老实招来。”

萧长琴吓了一跳,急忙道:“好色利子就是说,我们男人啊,好色一点是有利于生孩子传宗接代的,那个王位是妃···王···啊,巴统领你要干什么?”

“老子要活劈了你。”

“啊,不要,弟子错了,弟子去受罚。”

接着众人便看见萧长琴被巴图尔追的四处乱窜,众人愣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齐声大笑起来。

太古铜门,水云宫

“嘭嘭嘭”一连三声炸响传来,莫青萝前方的巨石已是被轰出一个大洞。

“青萝师妹,你的三昧真火法越来越熟练了。”

莫青萝转过身,看着一脸微笑的叶英华,甜甜笑道:“可惜我的真火心法修为太低,不然就可以修炼地火真言术了。”

叶英华调笑道:“你天资聪慧,进门虽晚,却比我们这些做师姐师兄的进步还要快,如果你的内功修为再比我们高,那我们那有什么资格做你的师兄师姐啊。”

其余几个师姐妹也都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开玩笑。

“对啊青萝师妹,你这么厉害,将来王朝国师一定非你莫属。”

“然后天机营那个姓萧的小子再挣点儿气,做个大将军什么的,那你们可真是门当户对了,咯咯····”

“对啊对啊,还是叶师姐说得有理。”

莫青萝听的又羞又气,一张俏媚的脸颊早已是红彤彤的宛如一个熟透的苹果一般,口中更是嗔怪道:“师姐你们总是取笑人家,我去告诉宗主去。”说着便疾步而去。众人自然知道她不会真的去告状,但见她那副羞赧的可爱模样,禁不住又是咯咯的笑成一片。

“青萝师妹,好久不见啊。”

“啊?大师兄?”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长相俊逸的年轻男子正腾云而来,转眼间便已到了水云宫的上空,缓缓降落下来。

众人见了那人,纷纷作揖拜道:“见过大师兄。”

那年轻男子微微一笑,轻轻摆了摆手笑道:“诸位师妹不用多礼,此处并无外人。”众人听了,齐声应是,年轻男子微笑着扫视了众女一眼,随即便微笑着走到莫青萝身前微笑道:“青萝师妹,最近可有进步?”

莫青萝低着头,轻声回道:“回大师兄话,小妹略有小进,但是要赶上诸位师姐还需要更加努力。”

年轻男子听了,淡淡一笑,说道:“这个不急,你入门较晚,比不上她们也是理所当然的。来,陪师兄到处走走,师兄有话要和你说。”说着便要上前来牵她的手。

莫青萝急忙后退一步,低头道:“大师兄,我···我还要修炼火德心法,我想争取在明年‘铜门会演’之前达到真火第四阶,不然就没办法参加明年的‘铜门会演’了。”

那年轻男子被她一拒,心中微觉尴尬,暗想自己堂堂云麓仙居首席大弟子,三系心法皆通,乃是云麓仙居众多弟子心中仰慕的对象,却在今日被这么一个连真火心法都未达到四阶的小姑娘拒绝,也难免他心中尴尬。

正在这时,突听一声娇笑道:“哎呀,大师兄,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水云宫,还不指导一下我们这些小师妹修炼法门?我们可都是天天盼着您来啊。”说着便拉着那年轻男子去往另一边,其余众女见状也都纷纷围了上来,各种褒扬羡慕之语不断。

莫青萝偷偷抬眼看去,却见叶英华正偷偷朝她做鬼脸,心中不禁满是感激之情,当即朝她微微一笑,以示感激。

微风如酒,夜凉如水。

萧长琴独自一人斜坐在山坡上,静静的看着远方月色下的浓郁树林,心中不住感慨:“来到这地方十四年了,也不知道叶师姐她们在那个世界过得怎么样了,可惜我永远也回不去了。”

正自他独自沉思之际,突听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萧师哥。”

萧长琴闻声转过头,便见一个身着粗布衣衫的小女孩手捧着一个小瓷瓶正站在自己身后。

“白师妹,是你啊,快过来,我们一起赏月。”一边说一边站起身走过去拉起她的小手便在那山坡前坐下。

小姑娘被他猛然捉住小手,禁不住心头一阵鹿撞,浑浑噩噩的跟着他坐在山坡前,一张俏脸却是红到耳根。

因为是在夜里萧长琴并未发现,自顾自的说道:“如此好的月色,无人欣赏便是辜负了明月的满腔心意,我一个人独自欣赏又显得无趣,现在有你陪着就好多了,哈哈。”

小姑娘偷偷抬眼看了看他,许久才低声说道:“萧师哥,你···你身上的伤?”

“嗯?什么伤?”

小姑娘略显尴尬的低声道:“就是今天···”

萧长琴听到此处便恍然大悟的说道:“你说那个呀,没事,都是皮外伤而已,没什么大碍。”

小姑娘听了,脸上尴尬之色更重,说话的声音也更低了:“都怪我,不但没有帮到你,反而害你还被巴统领打。”

萧长琴愣了一愣,随即哈哈笑道:“这哪里能怪你?谁让我打瞌睡的,该罚。你就不用自责了,再说了,这点小伤,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你看我现在不是活蹦乱跳的吗?”说着,他还站起来在她面前手舞足蹈的跳了几下,顿时将小姑娘逗的咯咯娇笑起来。

许久,小姑娘才止住笑,将手中的小瓷瓶递给萧长琴,说道:“萧师哥,给你。”

萧长琴一愣,伸手接过来疑惑道:“这是什么?”

“这是我酿制的白露丸,虽然比起冰心堂的九花玉露丹要远远不及,但是也能对于创伤也有一定的效果。”

萧长琴听了,心中暗想:“什么白露丸,有没有经过试验啊?老子用过之后不会突然死翘翘吧?”虽然他心中这么想,嘴上自然不能这么说,当即笑呵呵将那小瓷瓶收在怀中道:“多谢白师妹了,劳你费心了。”

小姑娘见他收下瓷瓶,不禁心中甜蜜,低着头小声说道:“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萧长琴听的模糊,禁不住道:“什么?白师妹你说什么?”

小姑娘吃了一惊,绣颊一红,急忙改口道:“没,没有什么。对了萧师哥,你的破阵刀法练习的怎么样?下个月有把握进虎贲营吗?”

萧长琴一听这话,立即道:“我才不要进虎贲营。”

“额···可是龙骧卫很难进去的,更何况我们还只是三代弟子,更难进去了。”

萧长琴一愣,奇道:“我什么时候说要进龙骧卫了?”

“额······”

萧长琴见状,顿了顿道:“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没想过要去前线打仗,也没想过去做什么王朝守备,我感觉在这里就挺好的,有吃有喝有睡,虽然每天都被巴统领刁难,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

小姑娘听了这番话,显然有些吃惊,良久才道:“可是如果一直待在这里,我们就不能为王朝大业做贡献了,就没有办法保护那些需要保护的人了。”

萧长琴听了此话,禁不住冷笑一声:“我可没有想过做什么英雄,也没想过为那什么鸟王朝卖命,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就好了。”

小姑娘听了又是一愣,随即便道:“萧师哥就没想过为那些死去的亲人报仇吗?没有想过将幽都妖魔赶回荒外吗?”

“为什么要报仇?每个人都难逃一死,什么时候死都是天意所定,非人力所能抗之。再说了,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把幽都妖魔赶到荒外我们就算胜利了吗?想一想幽都妖魔为什么会侵占我们华夏王朝?那是因为他们环境艰苦,而我们的生活环境优越。众人万物,生来平等,凭什么我们就可以生活在优越的生活环境下,而让他们过的那么艰苦?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生活在荒外蛮夷之地,我们也会想方设法的侵占荒内这些物产丰富的地方的。”

小姑娘听完这些话,愣愣的盯着他看了许久,久久说不出话来,很显然她从来没有听到过类似萧长琴的这番歪理邪说。

萧长琴看她发呆的样子,禁不住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笑道:“你还小,以后你会明白的。”

小姑娘怔怔的看着他,良久才红着脸说道:“萧师哥,你···你的手。”

“嗯?我的手怎么了?”

“你的手碰到···碰到我的胸···胸。”

萧长琴急忙抽回手,干笑道:“抱歉抱歉,意外,纯属意外。”心里却在嘀咕:“干嘛这么小气?只是摸一下而已嘛。嗯,刚才手感不错,发育的真好。”小姑娘却是一张俏脸红的险要滴出血来。

太古铜门,白云观。

白云观观主白云道长乃是前太虚观的得道高人。八年前幽都妖魔入侵中原,太虚观、云麓仙居与天机营相继沦陷。因前太虚观掌门宋御风被疑投靠幽都,太虚观弟子群龙无首,遭世人唾弃,遂四散飘零,境况悲惨。白云道长念及云华夫人一脉来之不易,遂召集旧部于太古铜门前建立白云观,作为太虚观的临时据点。后来宋御风之子宋屿寒率众于太古铜门建立新太虚观也是得到他的不少帮助,直到今日,白云道长在太虚观中的声望也是始终不坠。

月色如华,灯光如豆。

白云道长正坐于白云大殿的正中央,右手下便是当今太虚观掌门宋屿寒。之后左右两侧便分别是兵、法、礼、膳四宗宗主,再其次便是太虚观的骨干弟子。

“今日召大家来主要是为了两件事。”宋屿寒当先开口说道。

“第一件事便是关于明年年初的铜门之会。明年的铜门之会会比较特别,不再是我们铜门三派的较艺切磋,九黎据点的荒火教也会来参加到时候还希望各位参赛的能够全力以赴,不求能够挣得第一,但是也要让其余三派看到我们的进步。经过本座和四位宗主的商议决定,最后会挑选三位优秀弟子参赛,所以大家在这剩下的几个月里还要多多努力,提高修为才行。”

说到此处,白云道长禁不住插口道:“三位是不是太少了,往年我们都是十几个,这次突然少那么多人,会不会出什么状况?”

宋屿寒闻言,微微一笑道:“这个道长不必担心,我们暂定三人也是考虑到实际情况来的。荒火教远在九黎,门下弟子虽然骁勇,但是素来人数不多,真正修为高深的弟子更是少见。所以他们还需要留守一些镇守门派,我们猜测他们能够来的估计也就十数人,而能够上场的恐怕也就五六人的样子。而天机营的弟子,如果没有八阵图相助,纵然破阵刀法修至九重天,也未必是我们的对手,而八阵图的精要之处,据我们的消息所知,他们年青一代弟子之中还未有人能够达到。最后再说我们的死对头云麓仙居,他们能选出的弟子固然不少,但是三系皆通的却是少数,云麓仙居的弟子如果只通一系法术,是决然不是我们的对手的,虽然他们的首席大弟子三系皆通,功至九重,但毕竟势单力孤,想要对抗我们的三位精英,胜负恐怕也是难以预料吧。”

众人听完他的分析,均都暗暗点头称是。白云道长亦是颌首肯定。宋屿寒见众人无甚异议,随即便道:“这次铜门之会的奖励也相对之前较为丰富,其他门派我不清楚,但是凡我太虚弟子取得冠军,便可得《封印之书》概论一卷。”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议论之声立时此起彼伏的四散响起。身为太虚弟子,几乎无人不知《封印之书》,其乃是当年云华夫人创立太虚观之时的绝妙道法经典,其中不仅记载了太虚观通灵真言的奥义之法,更记载了许多昆仑仙法,可以说是太虚观,甚至整个大荒的秘术典要,常人能得一览,便已是万幸,如今有机会能够获得一页,试想,谁能够不激动不震惊?

宋屿寒说完,静静的看着诸人的议论,许久才制止众人的议论,继续说道:“这是第一件事,接下来第二件事由白云道长来向大家公布。”说完,朝首座的白云道长作了一揖。

白云道长微微点了点头,待众人静下来才开口说道:“我所说的是关于珈蓝墟的事情。”

他的话一出口,不少弟子顿时又是再次议论起来,就连四宗宗主也都是一个个脸色齐变,震惊不已。

“时隔七十年一次的珈蓝墟已于半月前再次开启了,大荒中已有不少人动身前去了,其中有几个也是大家比较熟悉的名字。”

兵宗宗主听到此处,禁不住说道:“玉玑子那厮定然不会错过此等良机吧。”

白云道长点了点头:“不仅仅是他,还有朔方城主七夜,前奕剑听雨阁阁主遗子张凯枫,另外还有东海神族的人也有不少前去。”

众人听了,顿时面面相觑,议论起来。

“听说珈蓝墟直通仙界,是不是真的?”

“这个不清楚,不过据听说每次去过珈蓝墟能够活着回来的人,修为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我怎么听说珈蓝墟连通的是邪影之世,听说那里面记载着各种邪影的修炼法门。”

“那岂不是我们太虚观弟子最应该去的地方?”

“那可未必,邪影之术人人皆可修炼,只不过遍布大荒,唯有我们太虚弟子能够控制邪影而已。但是听说珈蓝墟里面有许多控制邪影的绝妙法门,有的甚至不在我们的通灵真言之下。”

白云道长听着众人的议论之声,禁不住抬眼看向宋屿寒,恰好此时宋屿寒也正转头看向他,二人四目相对,那其中的忧虑之色更是溢于言表。

正所谓是:珈蓝墟现,大荒罹难。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铜门之会多英豪。

小说《逆天狂徒》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