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逆天狂徒东都猫王在线阅读

小说逆天狂徒目前已完结,是由东都猫王所写的玄幻类小说,内容相当精彩,讲述了:大荒历541年 正月十五太古铜门绝雁关 天机营门派驻地 正威堂正午时分,阳光明媚。断不悔正自与几位将军讨论明日比赛之事。“郑将军,荒火教弟子的住宿都安排好了吧?”“回禀掌门,已经一切妥当了,除了太虚观……

小说逆天狂徒东都猫王在线阅读

《逆天狂徒》免费阅读

大荒历541年 正月十五

太古铜门绝雁关 天机营门派驻地 正威堂

正午时分,阳光明媚。

断不悔正自与几位将军讨论明日比赛之事。

“郑将军,荒火教弟子的住宿都安排好了吧?”

“回禀掌门,已经一切妥当了,除了太虚观弟子有个别未到之外,其余人的所有住宿问题都已经解决了。”

“嗯,那就好,太虚观距离近,一时半会儿也能赶来,住不住我们营中都无所谓。”断不悔说完,转身朝另一个女将官道:“徐军师,我让你请冰心堂的人可曾来了?”

那徐军师回禀道:“末将早在七日前就已经遣人去了,据哨探回报,今天傍晚时分便可到达太古铜门。”

断不悔闻言点了点头:“嗯,到时又要麻烦郑将军安排她们的住宿问题,冰心堂的女弟子较多,郑将军还要多多费心。”

郑将军立即应道:“这个掌门尽管放心,末将一定安排妥当。”

断不悔闻言,沉思片刻,突然叹了口气道:“但愿今年太虚、云麓二派不要再闹出什么人命才好。”

其余将领闻言,无不面色凝重,相互对视一眼,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太虚、云麓两派虽然同为太古铜门守卫,同为大荒八大门派之一,但因在朝中地位权势争斗激烈,二派遂成水火之势。原本在上届太虚观掌门宋御风的努力修好之下,二派渐有和解之相,怎奈十一年前太虚观叛徒玉玑子勾结幽都妖魔,进攻中原西陵城,三日间,连灭云麓、太虚、天机三派,由此云麓对太虚观新仇加旧怨,更是痛恶异常,虽说后来彼此在太古铜门建立据点,重整门派,但是每年的铜门之会,二派弟子都要斗的你死我活,惨烈不已。断不悔作为天机营掌门,又是每届铜门之会的主持,心中自然是忧虑甚重。

正在众人沉默不语之际,突听大堂外传来一个声音:“禀掌门,营中弟子萧长琴从青邱林赶来求见您。”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断不悔亦是有些好奇的看向一脸迷惘的巴图尔,巴图尔愣了愣,随即便气呼呼的道:“这个臭小子,明天就要比赛了,还有时间朝这里跑?我去把他送回去。”说着便要朝堂外而去。

断不悔突然喊住他:“巴统领且慢,说不定他真的有要事,让他进来吧。”门外传令弟子得令,立即叩首转身而去。

不多久,众人便听到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弟子萧长琴,拜见掌门和诸位将军统领。”

断不悔放下手中事务,淡淡道:“进来吧。”

接着众人便看见萧长琴卓一套青色盔甲跨步进来。

断不悔见到他,禁不住微笑道:“你见我有何事?说吧。”

萧长琴看了看大堂中的诸人,很快便看到正自对他吹胡子瞪眼的巴统领,禁不住心头一吓,迟疑片刻才道:“弟子想和掌门单独谈,不知可否?”

断不悔听了一愣,随即呵呵一笑,朝众将道:“诸位将军请先到辩知堂稍候片刻。”众将听命,纷纷作揖而去,唯有巴统领走到萧长琴身前瞪眼道:“臭小子,你又想耍什么把戏?明天都比赛了,你还有什么事比明天的比赛更重要?”

萧长琴看着他,忍不住退后一步,低声道:“我···我只是有一些关于比赛的疑问想要向掌门求证。”

巴统领闻言,立即怒道:“放屁,有什么疑问,问我不可以?还要麻烦掌门。”

“我···”

“唉···巴统领,这孩子既然有疑问就让他问好了,好不容易从青邱林来了也不能让他白跑一趟,你先同其他将军一起去辩知堂稍作歇息,稍后本座再与你们商议明日之事。”

巴图尔本想再训斥几句,听了此话,只好忿忿而去。

断不悔待巴图尔离去才开口道:“好了,现在只剩下你我二人了,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萧长琴抬头看了看四周,才低头说道:“弟子恳求掌门取消弟子明日的参赛资格。”

“嗯?”断不悔禁不住一愣,许久才道:“为什么?你可知道这机会可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

“弟子正是知道它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才恳求掌门取消弟子的资格的。弟子修为浅薄,功力低微,去参赛只能输给别人,没有能力为天机营挣回半分荣誉,所以这份大任,弟子承担不起。”

“哦,你是因为这个才要本座取消你的参赛资格的?”

“正是,弟子目前连破阵刀法都尚未熟练,更不用提神盾心法和八阵图谱,没有神盾心法和八阵图,弟子绝非他们的对手。”

断不悔听到此处,禁不住微笑道:“你分析的挺透彻的嘛。我们天机将士的厉害之处的确是八阵图谱,但是作为一个战士,我们更加需要的是勇气和信心,我们天机营将士最牢不可破的不世神盾心法,也不是八阵图谱,而是我们心中坚定的信念,一股永不言败的信念。”

萧长琴听到此处禁不住心中暗骂:“我信你妹的念啊,老子就是不想去,哪管你是赢还是输?”但是嘴上却说道:“可是铜门之会乃是一年一度的重大盛会,弟子在那么多人面前输了比赛,岂不给我们天机营丢人?弟子万万不敢做天机营的罪人。”

“这有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既然怕输就应该想办法让自己不输,而不是在我这里寻求退缩。再说了,输了也不打紧,反正每年我们天机营在铜门之会都是垫底的。”

萧长琴听了这话,险些没有一口老血喷他一脸:“天机营那么多弟子你不派,偏偏派老子这么一个三代弟子去参赛,你什么居心啊?”

断不悔好像看透他心里想的什么,突然开口说道:“本座之所派你去,乃是因为你是本派的三代弟子,是本派实力最弱的弟子,就算输了,也不至于太丢人,若是我们最好的弟子输了,那本座的脸丢的才叫大。”

萧长琴无力的看了他一眼,苦笑道:“掌门您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断不悔哈哈一笑道:“既然知道本座的良苦用心,就回去好好努力,今年输了不打紧,争取明年赢回来。”

萧长琴禁不住心中骂道:“还有明年?我去你奶奶的腿,明年再敢派老子去,老子离派出走,让你找不到人。”

断不悔见他低着头,久久不言,淡淡一笑道:“你现在你可以安心了,不用太在意输赢,凡事尽力就好。”

萧长琴木然的“嗯”了一声,断不悔见状,道:“既然如此,你就回去吧,本座还要与几位将军商议其他事情。”

萧长琴无奈之下,只好叩首告辞,回转青邱林而去。

直到傍晚时分,萧长琴才回到青邱林天机营驻地。他刚一回去,一个小姑娘便满脸喜色的迎上来笑道:“萧哥哥,你回来了。怎么样?掌门答应你了吗?”

萧长琴无力的摇了摇头,嘀咕道:“他不仅不答应,听他那口气,好像明年还要我参加。”

小姑娘听了此话,立即惊喜道:“这么好?萧哥哥你好厉害。”

萧长琴闻言,瞪了她一眼气道:“白师妹,你故意气我是不是?”

那小姑娘听了此话,立即羞涩一笑,许久才道:“铜门之会可是人人都想一展身手的好机会,萧师兄怎么就和别人想的不一样,有机会让你去你还不乐意去。”

萧长琴瞪了她一眼,气道:“你小姑娘家的懂什么,像我这么英俊风流、一表人才的英雄少年,一上台岂不迷倒了万千云麓仙居的小师妹们,那影响多不好啊。”

那小姑娘听到此处,先是一愣,随即便禁不住咯咯娇笑起来:“萧哥哥你说这话也不知羞,不说别人,就说那云麓仙居的首席大弟子莫云翔就比你长的好看多了。”

“什么?竟然还有人比我长的好看?这不行,待为兄请来三万天兵天将,前去灭了他。”他说这浑话说得一本正经,那小姑娘听了又是咯咯娇笑起来。

正在这时,突听一声冷笑道:“哟,这不是草包萧长琴吗?”

“可别叫人家草包,人家明天可是要代表我们天机营去迎战云麓仙居。”

“嗯?是吗?连一个草包都能去,为什么没让我们去啊?”

“那还不明白?因为我们不是掌门的干儿子啊,人家可是断掌门的干儿。草包,来,也叫我一声干爹,今年一整年的伙食爷全包了。”

“你们都走开,萧哥哥才不是你们说的那样。”小姑娘终于忍不住将最近的一个少年推了开去。

“哟,这小丫头手劲儿挺大啊,来,让爷看看你那小长腿是不是也很有劲儿。”

“砰”的一声,萧长琴一脚将走过来的那个少年踢飞出去,同时冷冷的说道:“不想死就滚远点。”

众少年一见这等情形,先是一愣,随即便有一声大喝一声:“敢打我们老大,弄死他。”说着,十几个身着轻盔的少年便一窝蜂的冲了上来。

那小姑娘一见此等情形,顿时吓的花容失色,正失神间,突觉小手一紧,整个人已经被萧长琴拉着夺路狂奔起来,后面则跟着一连串的喊打声。

青邱林 天机营驻地 天字号营帐

巴图尔黑着一张原本就很黑的脸瞪着面前脸如猪头的萧长琴,终于忍不住怒道:“你这个小王八蛋什么时候能给老子挣口气?明天就要比赛了,你今天晚上和别营的弟子打架。打架就算了,还他妈被别人打成这个样子,成心给老子丢人是不是?”

萧长琴强忍着疼痛,低着头不敢说话。

这时,刚刚为那白师妹包扎过的冰心堂弟子闻言起身微笑道:“巴统领莫要生气,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萧师弟,再说他只有一个人,对方那么多人,打不过也是正常。”

巴统领听了此话,怒气丝毫未消,指着萧长琴怒道:“秦师侄你不知道,这小子来营中半年多了,整天净给我惹是生非,武功修为却是我所有弟子中最差劲的一个。”

那秦师侄闻言一愣,讶然道:“是吗?我怎么听说萧师弟是明日天机营参赛的三人之一?”

巴统领听了此话,心头更是生气,怒道:“就是啊,明天就要参赛了,今天还不好好习练刀法,明天要是输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萧长琴听了此话,顿时心中叫苦:“他奶奶的断不悔,巴统领要是找我麻烦,老子和你没完,说什么狗屁输了也没关系,全都是骗老子的。”

那秦姑娘闻言,看了看脸肿的不成样子的萧长琴,又看了看一旁低头不语的小姑娘,微微叹了叹口气,才说道:“巴统领,他们二人的伤势我都已经看过了,没什么大碍,我已经为他们涂了薰草生肌膏,明日就会好了。”

巴统领闻言,立即笑道:“哦,那真是多谢秦师侄了,真是的,你们大老远的来了,我们还没请你们喝上一口茶,就劳烦你为我的弟子疗伤,真是过意不去。”

那秦姑娘淡然笑道:“巴统领不必客气,救死扶伤乃是我冰心堂弟子的职责,更何况是天机营的师弟师妹。时候不早了,没有别的事,晚辈就先告退了。”

巴统领立即道:“哦,我派人送送秦师侄。”说着便疾步出账去了,那秦姑娘想要拦他也是已然不得,只好苦笑着任他去了。

待巴统领离了营帐,那秦姑娘突然转过身盯了萧长琴片刻问道:“萧师弟,我有一事不明,不知可否一问。”

萧长琴正自发呆,突听此言,禁不住一愣:“啊?什么事?”

那秦姑娘直勾勾的看着他,缓缓说道:“我刚才为你把脉之时,发现···发现你修炼的好像并非是天机营的神盾心法,不知你···?”

萧长琴闻言吃了一惊,急忙道:“神盾心法我···我习练的不熟。”

秦姑娘追问道:“那你这套心法是谁传授于你?这套心法与我八大门派多有相似之处,又完全不是任何一门的心法,不知你可愿告知?”

萧长琴听闻此话,心头禁不住一凛:“她只是简单的为我把脉便能猜出我内力大概,此人看来很不简单。”当即说道:“秦师姐你搞错了吧?我只不过是神盾心法习练时不得要领,所以进境较慢,哪有什么其他心法。”

此时他身旁的白师妹也是帮腔道:“对啊,萧哥哥才来了半年而已,不纯熟也是正常的。”

秦姑娘闻言,半信半疑的看了看二人,心中暗想:“难道说真的是我搞错了?”

萧长琴见她神色迟疑,一本正经的说道:“虽然如此,但是我天资聪慧,一表人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相信假以时日,一定能够将神盾心法修至登峰造极之境的。”

秦姑娘闻言一愣,禁不住笑出声来,心中暗想:“这人功夫不怎么样,脸皮倒真不是一般的厚。”

一旁的白师妹亦是禁不住咯咯娇笑起来,萧长琴却在一旁故意板着脸说道:“笑什么?不许笑,我说的可都是正经的,白师妹,到时候就不会有人欺负我们了。”

白师妹咯咯娇笑不已,哪还有力气答他的话,秦姑娘淡淡笑道:“兴许是我搞错了,不过萧师弟,请恕我多言一句,切不可修炼多宗心法,此事非常人所能为,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堕入邪道,切记切记。”

萧长琴见她疑虑渐消,心头大松了一口气,立即频频点头称是。秦姑娘见状,这才含笑点头告辞而去。不多久巴图尔回转回来不见了秦姑娘,自然询问萧长琴,萧长琴唯唯诺诺的依实回答,却又被巴图尔又一阵的稀里糊涂喝骂,说他不懂礼貌,不知道挽留救命恩人,骂的萧长琴连头都不敢抬起半寸,白师妹在一旁看得心中不忍,但是却也不敢出口求情。悲剧的萧长琴,就这样又被巴统领给臭骂了半个多时辰。

次日,碧天晴空,万里无云。

萧长琴一大早的便被巴统领一声大吼给震醒,之后简单的吃了些早餐,便去准备各项参赛事宜去了。昨天的伤势经过一夜的修养,已经好了许多了,不得不说,冰心堂的医术果然是妙绝大荒,昨天还肿的像个猪头一样的萧长琴,今天一大早便是精神焕发了,虽然依稀能够看到稍显乌青的痕迹,但是比起昨天就好的太多了。

到了辰时时分,断不悔等人才组织各派弟子按序入场。其实说入场也不过是一片空地罢了。青邱林地域广阔,早有天机营弟子在林中开拓出一片空地,中间便是用巨木搭建而成的擂台,擂台四周则是一排排的木椅,只有天机营的位置处有一排木桌。

此时断不悔与云麓仙居的掌门幕珊、太虚观掌门宋屿寒以及荒火教智甲明王难离正端坐在那一排木桌前。

萧长琴跟着众人依序入场,抬眼过去,便见人影幢幢,到处都是服饰各异的四派弟子,看了许久才看明白这些木椅排序的规律。天机营的弟子最多,基本都围绕在擂台南侧,与天机营相对的北侧乃是人数最少的荒火教弟子,东侧乃是云麓仙居的众多女弟子,西侧便是太虚观弟子,这两派人数相差无几,并且都是女弟子居多,还有位于东南角落里端坐着几名身着淡绿色衣衫的冰心堂女弟子。

萧长琴看到此处,不经意间瞥见东侧处一名少女的目光正深情的看着他,见他回转过头,那少女禁不住羞红了双颊,垂首不敢看他。萧长琴微微扫了那少女一眼,心中暗暗想道:“也不知道青萝妹妹在云麓仙居过的怎么样?稍后抽个时间去问问她好了。”

“喂,萧长琴,你到底走不走?”

“啊?哦,抱歉抱歉,走了,这就走。”

“白痴,真不知道掌门怎么会选他去参加比赛的,不是给我们天机营丢人吗?”

“就是,连一套破阵刀法都练不全的人还能上台比赛?摆明了是去送死。”

“到时候可别被云麓仙居的那些小娘们儿打的抱头乱窜。”······

“萧师弟”

“嗯?蝶舞师姐。”

“你可要加油哟,今年我可是太虚观的参赛弟子哟。”

“哦,那真是恭喜你了。”

“你也不错呀,不也代表天机营来参赛了吗?”

“我?我···我不过是来打酱油的,参什么赛啊。”

“萧师弟,你这样想可就不对了,不管怎么样都要对自己有信心不是吗?来,我们击掌为誓,一起加油。”

“额···好吧,一起加油。”萧长琴苦着脸,很不情愿的与蝶舞击掌,恰好这一幕被对面云麓仙居的众人看在眼里。

“好呀,那个姓萧的小子竟然和太虚观的那个妖女走得那么近,枉我以为他是什么好人。”

“早知道他是这种人,那天就该被宗主的三昧真火活活烧死。”

“就是,见色忘义的好色之徒,枉我们青萝师妹对他那么痴心,竟然和那妖女有勾搭。”

一旁的莫青萝听到这些议论声,当真是又羞又急,羞的是自己的心事被几位师姐当众说穿,急的是想要替萧长琴辩解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

一旁的莫云翔看在眼里,禁不住将目光投向远处的萧长琴身上,心中暗想:“怪不得青萝师妹一直拒我于千里之外,原来她心中喜欢这个毛头小子。”

“咚···咚···咚”三通鼓响,议论纷纷的场地立时变的安静起来,断不悔离座走上擂台朝众人微一抱拳便径直说道:“今年的铜门较技马上开始,在这之前我想提醒所有的参赛人员,我们的比赛宗旨乃是为了促进交流,共同提高,所以要点到即止,不可伤人性命,更不可借此机会蓄意寻仇。”他说此话的时候,还不忘先后扫了一眼太虚观和云麓仙居的参赛弟子。

“不战而驱敌人之兵才是习武者的至高境界,才是兵家的必胜诀要,所以大家既要重视对手,也要懂得尊重对手,不要轻言放弃。”说到此处时,他便忍不住转身扫了一直低头不语的萧长琴一眼,之后他才顿了顿,说道:“下面比赛开始,有请本场裁判天机营巴图尔统领和云麓仙居莫云翔。”说完便径直下台而去,接着众人边看见一身重甲的巴图尔和一身轻装的莫云翔。

二人上台互相抱拳见礼之后,巴图尔才开口宣布道:“本年度赛事分三场,上午两场为初赛,下午一场为决赛,每场局次不限,按最后胜出者的一方判定成绩,每局每方出场人数不限,但出场人员必须为参赛人员,临时替补或其他人员不能产生比赛成绩,并且,出场人员一旦退场便不可再次出场。其余详细规则与往届相同,在此不再赘述。下面有请第一场第一局的参赛选手,天机营虎贲营校尉单天波,云麓仙居水宗弟子莫云烟。”他的话音刚落,便见一男一女两人纷纷从擂台两侧飞跃上来。

二人一上台,顿时迎来一片喝彩之声。二人同时向莫云翔、巴图尔抱拳行礼之后,同时后退一步,相对作揖。

“云烟师妹,得罪了。”

“单师兄,请了。”

二人话一说完便立即展开攻势。二人一开战,单天波便一个“八步赶蝉”身形突进,巨盾立于身前,长刀急速出鞘,同时口中一声大喝,一道闪亮的刀光立即疾扫而出,直奔向莫云烟的前胸。众天机营将士见此情景,立即轰声叫好。

莫云烟见此情景,神色微变,莲足轻点,身形急速后退,同时玄水心法运转周身,纤掌中法杖挥动,一道水幕立时出现在自己的身前,恰在此时刀光砸进,接着便听一声轻响,刀光与水幕同时消逝。众云麓弟子见此情景亦是一个个惊声尖叫。莫云烟身为水宗弟子,自然精通水、火双系法术,水幕刚刚消逝的一瞬间,便见她法杖舞动,一连三颗火球立时呼啸着朝单天波而去。

单天波见此情景,心中暗叹一声:“好快的吟唱。”同时,左手中巨盾急速旋转而出,神盾心法运于双掌,右手单刀侧劈而出,绕过那三颗火球的攻势,直朝莫云烟的纤腰斩去。

“萧哥哥,你看单师兄能打得过那个莫云烟吗?”

“嗯?你问我?我哪里知道?”

“额····好吧。”白师妹有些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却听旁边一人冷笑道:“你问那个草包还不如自己看得明白,他能懂得什么?”

“是啊白师妹,那个草包什么也不懂,快过来,师兄告诉你。”

“不准你们这么说萧哥哥,他其实很厉害的,我都见到过。”

萧长琴听了一惊,心中暗道:“老子隐藏的这么好,难道被这小丫头发现了?她不会告诉别人了吧?”

“萧哥哥为了保护我能够和十几个师兄弟对抗,你们行吗?”萧长琴听到此处,禁不住暗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个啊,奶奶的,我还以为被她发现了。”

“哈哈哈,还不是被打成猪头一样,有什么厉害的?”

“就是厉害,就是比你们厉害。”

“唉,多水灵的一个小姑娘啊,怎么就这么看好萧长琴那个草包?”

“唉,草包,说说,怎么骗白师妹的?”

萧长琴不理他。

“喂,和你说话呢,草包。”

萧长琴不理他。

“他妈的老子和你说话听见没有?”说着,便要一掌拍过来,谁知他掌至中途突然被一只粗大的手掌捏住。

那人正想发作,但一抬眼看到那人,立时蔫了下去:“大···大师兄。”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老实坐好不要说话。”大师兄瞪着那人冷冷的说道。

那人急忙点头:“是是是。”说完,便低着头再也不敢说话。

大师兄冷冷的扫了那人四周的人一眼,众人纷纷吓的低下头去,完事又冷冷的看了一眼萧长琴,却见他依旧泰然自若的看着场中的比赛,好像压根儿就没发生什么事情似的,禁不住心中暗暗好奇:“这个萧长琴,倒真能沉得住气。”想罢,又是微微扫了他一眼,才挪步其他地方巡视去了。

大师兄的人刚刚离开,萧长琴便突然惊叫起来:“好,单师兄好样的。”众人一惊,一抬头便看到莫云烟被单天波巨盾撞飞出去的情景,顿时一个个惊喜的大叫起来,一时间,叫好声响成一片。

坐在木桌前的云麓掌门见此情景,转过头看着断不悔微笑道:“恭喜断掌门又得一佳徒啊。”

断不悔哈哈一笑,微做谦虚的说道:“慕珊掌门过奖了,我这弟子比起贵派的莫云翔还要差得远了。”

这时便听坐在最外侧的太虚观掌门宋屿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断掌门可不要谦虚,本座看这单天波比那什么三系皆通的天才可要强多了,行军打仗比的可是实战能力,而不是吹嘘互捧。”

“额···算是借宋掌门吉言,愿他日我这弟子能够超越前人,获得一份属于自己的成就。”断不悔愣了半晌才说出这段话来。

慕珊听了,却是微笑不语。

四人中,她的年纪最轻,宋屿寒次之,断不悔与难离基本都算是老前辈了,她就算能够不顾身份的和宋屿寒争辩几句,但是也要顾及断不悔的面子是吧,就这一点比起来,她的确要稍胜宋屿寒半筹。

莫云烟刚刚败下阵来,云麓仙居众弟子中便有一人迅疾飞掠而上:“小妹云麓仙居风宗弟子苏雨芯前来领教单师兄高招。”

小说《逆天狂徒》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