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好看的小说徐妙生斩寇启示录无弹窗在线阅读

徐妙生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玄幻小说斩寇启示录最近尤其火爆,目前连载中,主要讲述了:经历过前期无意义的消耗与后期连续不断的释放绝技,张淮安此时已然精疲力尽,在击败白衣渎寇之后,他立刻在周围寻找先前那身着青衫的少年,可对方早已经消失不见。张淮安自是知道那家伙虽有一副少年模样,但实际上却……

好看的小说徐妙生斩寇启示录无弹窗在线阅读

《斩寇启示录》免费阅读

经历过前期无意义的消耗与后期连续不断的释放绝技,张淮安此时已然精疲力尽,在击败白衣渎寇之后,他立刻在周围寻找先前那身着青衫的少年,可对方早已经消失不见。张淮安自是知道那家伙虽有一副少年模样,但实际上却是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强大渎寇,说不定自己的祖上十八代都还跟他见过面。令张淮安颇有些好奇的是,自己与渎寇仅有的渊源便是斩杀了几十只害人的家伙,他又因何帮助自己?难道还真是自己祖上十八代跟他有过什么渊源吗?

张淮安始终放不下这件事情,若只是简简单单的遇见白衣渎寇也便罢了,那青衫少年的出现又意欲何为?他也是渎寇,可他岀现时那白衣人完全没有看见,如同这一切都只是张淮安的幻觉一般,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也许,他只是闲来无趣,恰巧遇到,便现身助我。张淮安这样告诉着自己,于是收拾好一切后几人继续驾着马车向南方行去。

此行的目的地是淮水一带,车马行的极慢,一路行至傍晚刚好到达一处驿站。

暮色降临,张淮安独自走出驿站闲逛,远处路边两位手持长剑的青年吸引了他的注意。他们当中一人留着短发,看起来熠熠生风,走起路来一副雷厉风行的模样;另一人一身黑衣,模样有些秀气。这两位容貌俊雅的青年站在一起煞是吸引眼球,看他们的样子像是在等什么人,张淮安闲来无事,便坐在远处用余光观察着他们。

张淮安并非对这两人很感兴趣,只是他喜欢看这世间的人生百态,恰巧这两人在他闲来无事时映入了他的眼睛,这亦是一种缘。

不久后,一个中年男子牵着他大约七八岁模样的儿子来到了两名青年近前,小男孩看起来极为的内向,他低着头紧紧抓住父亲的手,甚至都不敢向陌生的地方投去目光。中年人牵着男孩来到两位青年近前,他与那两名青年说话时毕恭毕敬,看见这样的情景,张淮安决定悄悄靠到旁边细听这几人在说些什么。

中年人把一个钱袋悄悄递给短发青年,中途却被那黑衣青年从中阻拦,又塞回到了他的怀里,短发青年见状偷偷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小声道:“不收钱的话,以后猎寇时,会有更多的寻常百姓非要与我们同行的”。

“老扬,帮忙是分内之事,不必这样。”黑衣青年将钱袋子塞回老扬的怀里后,他蹲在男孩的面前,轻声的说道:“小家伙,我们一起去杀渎寇好不好?”

这小男孩眼神里本就对陌生的一切充满了恐惧,一听见黑衣青年这样说,他马上尖叫着躲在老扬的身后。

老扬长叹一声,伏在黑衣青年耳边向他小声解释道:“我儿子小时候亲眼目睹了渎寇害人的情景,从此就有了心理阴影,总是在噩梦中看见一只渎寇向他走近,而他又动弹不得,正因为这样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弱,也一直不敢与人说话,害怕看见生人,更是不能听到任何跟渎寇有关的事情。”

黑衣青年紧锁眉头,他在为自己方才鲁莽的行为感到愧疚,这时旁边的短发青年说话了:“没关系,我们当着他的面斩杀一渎寇,回去后再给他心理辅导一番,他的心结也就会慢慢解开了。”

老扬连连点头道谢,张淮安偷听着他们的谈话,他明白了这几个人的目的。

那两位青年是江湖上的猎寇游侠,顾名思义,就是一群猎杀渎寇的人,猎寇游侠有的需要当地村民支付一定的报酬才会出动,但是大多数纯粹是怀着一腔热血在为民除害。此番两名青年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消灭隐藏在森林中的一只渎寇,老扬认为这是一个为儿子解开心结的好机会,于是他便托人找到的这两位游侠,希望他们能带着自己和儿子一起去猎杀渎寇。

几人正要出发,张淮安从后面跟上了他们,他向那黑衣青年双手抱拳道:“这位少侠,敢问你们这是要去猎杀渎寇吗?”

黑衣青年非常有礼貌地回了一礼,笑道:“正是正是。”

他看出了张淮安的意思,瞥了一眼张淮安左手持握的归鞘长刀后,便顺势向他发出了邀请:“少侠要一起同去吗?”

张淮安挠挠头:“那就承蒙几位关照了,我对猎杀渎寇不是很熟悉。”

张淮安从来没有想隐藏实力,更没有想过突然绽放出令他人震惊不已的光彩,他只是想跟着看一看这些人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但又不希望自己在他们的故事中浓墨重彩。

张淮安从来如此,他的生活平平静静,可他见过惊天动地的变故;他的心波澜不惊,但他见过波谲云诡的江湖。

“没关系的,”黑衣青年拍拍张淮安的肩膀,点头道:“大家一开始都这样,现在害人的渎寇那么多,我们当然希望有更多像您这样的江湖义士挺身而出了。”

几人互相介绍自己,张淮安知道了黑衣青年名叫许裁阳,短发青年叫做吴朝宗。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一行五人却渐渐远离人烟,踏入了一片杂草丛生的密林当中。老扬和许裁阳挑着两个灯笼就这样在森森中寻找起渎寇的洞穴,老扬一边寻找一边不住地安慰着身旁面露恐惧之色的小男孩,像这样漫无目的寻找大约要持续一整夜,这就是寻常猎寇游侠找寻渎寇巢穴时的情形。

许裁阳与吴朝宗两人前方开路,张淮安走在右侧,与左侧的老扬一起将男孩围在中间。几人走着走着,张淮安忽然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察觉出了正前方有些许异样,很快,先是吴朝宗,后是许裁阳,两位青年都感受到了渎寇的气息。

“爸爸我怕!”小男孩突然哭喊起来,它本来就被这陌生环境吓的浑身颤抖,一看见身边几位身量极高的大哥哥都面露凝重之色,自然是更加恐惧了。

“没事的没事的,”老扬蹲下来把灯笼放在小男孩眼前,不住的安慰道:“渎寇也是可以被杀死,不用害怕的……”

老扬话未说完,吴朝宗已经拔出长剑提醒许裁阳道:“来了!”

几人面前的森林里一片黑暗,两个泛着红光的眼睛在那片黑暗之中缓缓出现,这是一只壮如水牛却能口吐人言的渎寇,它喉间发出的声音异常恐怖:

“我嗅到了恐惧的味道!”

张淮安终于是知道了为何这次能这么快找到渎寇,原来是因为小男孩的恐惧情绪被渎寇感知到了,要知道人类的各种极端情绪对于渎寇的诱惑力非常之大。

张淮安蹲下身来双手按住小男孩的肩膀,柔声对他安慰道:“你看,渎寇马上就要被消灭了,你再也不会在梦中见到它了!”

在张淮安的引导下,小男孩试探着向渎寇投去目光,直面心中的梦魇。

“你可不能让他失望了。”吴朝宗嘴角轻笑,目光往许裁阳那里扫了一眼。

许裁阳点点头引剑而出,长剑之上白光分外耀眼,张淮安能感受的他的实力不及一旁的吴朝宗,可吴朝宗只是拔出长剑做着准备,并没有要冲上前去的意思。一般来说猎寇游侠大多独行,因为如果没有与自己心意相通的队友,那么谁也不敢保证与自己同行的人不会在战斗中成为敌人力量的一部分。吴朝宗和许裁阳一起,要猎杀的却是这种低级的渎寇,看来此次的猎寇行动也是老游侠在借机培养新游侠。

不出张淮安所料,吴朝宗向男孩指了指拔剑而出的许裁阳,道:“你看,这位哥哥也很害怕渎寇,但他现在却敢于来猎杀渎寇了!”

男孩瞪大了眼睛,再多劝慰的话也不及他亲眼见到渎寇被斩杀来的有效。

渎寇目光直视散发着恐惧情绪的小男孩,但是在他冲往小男孩的路上被许裁阳持剑截住,双方战在一起,难分难舍。

几个回合之后,许裁阳终于掌握了与渎寇对战的技巧,随着战斗的持续,那只渎寇身上已经布满了伤痕,小男孩散发的恐惧情绪也在一点点减弱。随后渎寇似乎也变得不那么疯狂了,突然,在又要向许裁阳扑去时它猛然刹停了脚步,夹紧尾巴撒丫子就往森林深处跑去,见此,许裁阳连忙追了上去。

“小心有陷阱!”吴朝宗向许裁阳大喊道,但这时许裁阳已经跑出极远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吴朝宗看了看小男孩,他犹豫不决的原地踏步,张淮安知道他在为许裁阳担心,又怕自己这剩下的几人会有危险因此不敢贸然前去,便对吴朝宗说道:“你快去追吧,这里交给我。”

吴朝宗点点头,随后没有丝毫犹豫的向着渎寇逃走的方向追去。

此处仅剩张淮安和老杨父子,小男孩面对着漆黑一片的森林再次面露恐惧之色,紧紧攥住了老扬的手。老杨不住的安慰也无济于事,张淮安知道要想彻底破除其心结并不是简简单单看着渎寇被消灭就可以解开的,于是他在心里已经做好了一个决定,就在小男孩的恐惧情绪再次恢复之时,张淮安感受到三人身后细微的脚步声靠的越来越近了。

远处刚刚追出去的吴朝宗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几番犹豫后他决定择返而归,但就在他往回跑的过程之中,他感受到自己的速度正在急剧变慢,抬眼去看远处的张淮安等人,刹那间,老扬和小男孩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就连眼睛都无法闭合!

原来,方才那一只渎寇的突然遁走并不是因为觉得无法战胜许裁阳,而是另一头更加强大的渎寇正在靠近,而且,这头渎寇拥有可以把人类定住的特殊能力!

这头拥有特殊能力的渎寇从黑暗之中走出,它的身形比先前那一只渎寇大上许多,身躯如放大版的野狼,占据最高处的肩膀有两米多高,头上没有皮肉,瞳孔中冒着绿光,张淮安见过这种渎寇,它是狼毒寇的一种,此时它张牙舞爪的缓步前进着,目标正是面前不远处的小男孩。

小男孩心中惊骇万分,他想要逃走,但却动弹不得,他想要闭上双眼不看到这一幕,但是他也做不到。

灯笼中的火光悄然熄灭,此时一片黑暗的森林中唯一的亮色,就是那巨大狼毒寇的幽绿双眼。

尽管距离那头狼毒寇还有极远的距离,但受到其特殊能力的影响,吴朝宗再也难以再向它靠近分毫,越往前走,他所面临的阻力就越大,直到寸步难移!现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狼毒寇一步步靠近男孩,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狼毒寇面向男孩,它的森然声音在林中回荡:“我最喜欢的就是品尝人类恐惧的味道,你现在所散发的恐惧感来自灵魂的最深处,是一盘不错的硬菜,看来今夜又是一场狂欢的盛宴!”

“硬菜?”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突兀响起:“那要看看你的牙齿嚼不嚼得动。”

渎寇连忙四下张望,难道这树林中还隐藏着一个人吗?绝不可能,以它的嗅觉不可能发现不了这一点,除非……

狼毒寇目光一一扫过面前的三人,男孩虽然无法动弹,但他瞳孔中的恐惧之色已经濒至极点,他身旁的老扬散发出的情绪是狼毒寇不太喜欢的忧虑与愤怒,这样看来他也必定无法说话。而当狼毒寇将目光扫向林中的另一人之时,它泛着幽绿色光芒的双瞳与张淮安冷凄凄的眸子四目相对,竟是让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

这是第一次有人能在他的特殊能力下活动。狼毒寇的双瞳照亮了张淮安的脸颊,那张脸看起来并不冷漠,甚至笑起来异常温暖。令狼毒寇深感恐惧的,是张淮安此时所散发出的情绪,那是一种迫于无奈的怜悯,而这怜悯不是对一旁的一老一小产生的,而是正对着自己!

远处的吴朝宗惊骇万分,他无法想象看起来儒雅随和的张淮安竟然还能在距离狼毒寇如此之近时移动身形,如果在其他地方遇见这样反常的人,他一定会满心嫉妒甚至还要在心底诋毁一番,但是眼下因为自己的无能使老扬父子陷入危险之中,他对此深怀愧疚,并希望有人可以破除这危局。

狼毒寇警惕的环绕张淮安挪动着身体,向他试探的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张淮安不理解它的意思。

“我是问你怎么做到在我的力量压制下还可以移动的?”狼毒寇咬牙切齿,而随后张淮安的话令他如坠冰窟,他的目光如一潭死水,平静的说道:“我什么都没有做。”

闻言,狼毒寇顿感无比恐惧,但是它的力量来源便是恐惧,只是过去一直都是自己将恐惧施加给别人,他还从来没有解放出自己的真正力量,而这次正好是个不错的机会。

狼毒寇从脖子两侧长出一对手臂,手臂之上布满鳞甲,手上的利爪锋利如刀。

“恶心!”张淮安左手扶住腰间刀鞘,右手握在刀柄之上向着狼毒寇直冲而去,狼毒寇亦向他直扑而来,双方接近之时一道强烈的青蓝色光芒瞬间照亮了森林,在这夜色下短暂的浮光掠影过后,狼毒寇的身影被击退数十步距离。

张开用来格挡的双臂后,狼毒寇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的拔刀斩是我见过力量最强的,但是这样还不够,你看,我的甲片上连划痕都没有!”

张淮安轻哼一声:“是不够,我只是为了能在更宽阔的地方消灭你罢了。”

闻言,狼毒寇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远离了老扬父子,方才张淮安那毫无招式可言的一刀也根本没有打算击伤自己,而是纯粹为了用力量使自己远离那两个被定住身形的人类。

大战一触即发,张淮安手中长刀之上炁流涌动,那青蓝色的刀刃向着狼毒寇的每一次挥舞都会在这一片黑暗的森林之中留下数道惊鸿艳影,为这寂静的森林增添了几抹亮色,妩媚而又妖娆。而被刀光一次次切削的狼毒寇却来不及欣赏这刀光的华美,在张淮安往刀刃之上凝聚大量的炁后,它胳膊上的鳞甲被一次次斩破,又一次次生长,周而复始,十几个回合下来一直处于颓势。

此时狼毒寇的恐惧感从大脑往周身蔓延,这令他的肌肉变得僵硬无比,更加难以被伤到,让他的感官急剧收缩,无法察觉到疼痛,只将注意力专注于面前的张淮安。

狼毒寇的力量与速度在一瞬间急剧暴涨,它胳膊猛的往张淮安横扫而去,张淮安抬刀格挡,利爪与长刀碰撞时夜色中闪烁起一阵炫目的火花,火星掉在地面将落叶点燃,张淮安也被这一击拍出极远距离。见此,狼毒寇连忙紧跟而上,它知道即使人类能爆发出再强大的力量,但生命力与身体的耐力终究会有极限,于是在略微创伤对手后不给张淮安丝毫喘息机会直扑而上。

张淮安将长刀插入地面减缓这一击的威力,见前方狼毒寇已冲到近前,他连忙扭转身形绕到了狼毒寇侧面,上撩一刀斩向狼毒寇最为脆弱的腹部,只听“叮”的一声脆响,长刀如同砍在了坚硬的生铁上一般,张淮安反应极快,一击不成后立刻退出狼毒寇的攻击范围,狼毒寇见张淮安手中长刀已经伤不了自己,口中传出得意的森然笑声:

“看到了吧,这就是让我产生恐惧感的后果!”

张淮安若无其事拍拍身上沾染的尘土与落叶,饶有兴致的感叹道:“只有恐惧才能爆发出来的能力吗,可还真是有意思啊。”

狼毒寇嗤嗤的声音再次响起:“尽管现在我已经失去了对你的恐惧感,但我的金刚体依旧会持续,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使用这项能力。”

“不用客气,”张淮安手中长刀炁息暴涌,烨风之炁已然注入刀身,他持刀直指狼毒寇头颅。此时夜空被照亮,燃烧的火光,青蓝的刀光,幽绿的瞳光。

眼见火焰就要烧灼到老扬父子,张淮安向着天空举起手中长刀,精神世界里的那高塔再次亮起一层光亮,随后周围燃烧的火焰迅速凝聚成一道道火柱向着刀尖聚拢,使得长刀刀身之上燃起青蓝色的火焰,随着地上的火焰被长刀吸走,漆黑的树林中只剩下另外的两色亮光。

青蓝色光芒陡然间已经来到幽绿双瞳近前,张淮安双手持刀,抬手一次重劈便是砍向狼毒寇的头颅。

“烨风之炁,第七式:火引……风灵斩!”

狼毒寇举双臂格挡,长刀没有砍断他的臂膀,但它被这一击的强大力量砸的四脚陷入地下,与此同时那长刀之上的青蓝火焰也进入到狼毒寇体内。

狼毒寇迅速抬起前掌抓向张淮安,但张淮安在斩出这一刀的同时便将长刀压在狼毒寇的胳膊之上,随后借着它的力量向前翻飞出去,此时他的身形正在狼毒寇身后的半空。狼毒寇反应极为迅速的抬起尾巴拍向无可躲避的张淮安,见此,张淮安连忙挥出长刀,那尾巴终究防御力不足,一阵绚丽的青蓝色光芒直接贯穿那满是绒毛的尾巴,令狼毒寇甚是恼火!

在张淮安已经挥出一刀但还未落在地面之际,狼毒寇迅速将整个身体打起了一个滚,他的后爪狠狠踢向张淮安,将他踢飞出去极远距离。

张淮安揉了揉匈口,在每一次的战斗前,会使用炁的人都会将自己的炁外放附着在身体之上,从外部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分别,但这会令自己的身体变得坚不可摧,可以用来抵挡大多数伤害。

张淮安匈口与腹部的护体之炁已经破损,好在他自身并没有受伤,修补破损的护体之炁需要一定时间,在这段时间之内他绝不可以被狼毒寇攻击到自己的匈口与腹部。

见张淮安似乎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且自己的金刚体在与青蓝火焰接触时就已被破除,狼毒寇一瞬间有些慌了,它的眼神开始游离,在张淮安略微晃神的一瞬间,它突然调转方向向着老扬父子直冲而去,张淮安瞳孔一缩,狼毒寇这是要叼着小男孩逃走!

张淮安和狼毒寇与小男孩儿的距离几乎相等,但狼毒寇的速度非常之快,张淮安会使用瞬移,但是每次瞬移的距离都极其有限,完全不适合连续的长距离移动,焦急之下张淮安亦很快找到了应对之法。精神世界的十三层高塔全部点亮,随后在张淮安明确自己要做的事情之后,高塔的十二个楼层瞬间熄灭,仅仅留下光芒更盛的第五层。

“烨风之炁,第五式:奔涌气流!”

从发现狼毒寇的意图到发动这一式绝技仅仅不足四分之一秒,随着这一式绝技发动,张淮安长刀之上透明气体迅速聚拢,随后他向着与小男孩相反的方向猛烈劈去,一道高墙般的庞大气团从刀刃喷涌而出,借助着这一式绝技发动时的反作用力,张淮安身形瞬间向着小男孩飞了出去!

慌乱的小男孩疯狂挣扎着,但他的身体就仿佛遭遇鬼压身般无法动弹,但与那不同的是,他能清楚的看到狼毒寇正往自己扑来!

男孩无法逃避,无法闭眼,无法尖叫,这比他噩梦中的梦魇还要可怕。

狼毒寇的的身影已经占满了男孩的全部视线,而他的余光中一道微弱的青蓝色光芒轻轻掠过渎寇的头顶,落在了自己身后。

狼毒寇朝着小男孩张开大口,这副情景比过往每一次的噩梦更加可怕!

但是这次,他的耳畔有一个声音悄然响起:

“亲手消灭它,就在这一次的噩梦里!”

小男孩感受到自己的右手握住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他下意识的想要攥紧拳头,但是却无法握紧,张淮安站在他的身后,左手扶着他的肩膀,右手持握长刀刀柄递在了男孩手心,随后他用食指将男孩的手掌固定在刀柄上。他向着狼毒寇抬起长刀与男孩的小手,同时被抬起的,还有可以破除一切梦魇的利刃!

张淮安弯腰扶好小男孩,他的的右腿向后退出一步固定好身形,这原本就是张淮安为男孩计划好的方式,只是方才被迫于狼毒寇的强大而暂时取消,直到方才小男孩看向狼毒寇的眼神才使张淮安明白,就算战胜了渎寇又如何?它所带来的恐惧依旧会存在,要想消灭梦魇,唯有进入梦魇!

狼毒寇向着男孩张开巨口,它的八颗赤红獠牙赫然映入男孩眼帘,令他的灵魂都发出恐惧的震颤,刹那间那巨口中的赤红一点点变成青蓝,那是张淮安抬起的长刀所散发的光芒,这同样也是男孩用意志全力刺出的一刀!

“烨风之炁,第九式:玄阳突刺!”

张淮安单手持握刀柄,烨风之炁源源不断注入刀身,使刀尖的温度骤起,旋转的狂风在刀尖飞舞,此时的这柄直长刀犹如带着烈焰旋转的钻头,开山碎石,势不可挡。

狼毒寇的巨口仿佛要吞噬一切,但它吞噬的,只有张淮安刺出的长刀!

那柄长刀在男孩的主视角下刺入狼毒寇的口腔,刺穿了他的上颚,从它的头顶贯穿而出!

与此同时老扬和吴朝宗身体失去平衡倒向地面,狼毒寇施加给他们的力量已经消失,而当男孩回过神来之际时,他发现握住那柄长刀的,竟然只有他自己的手!

身后,张淮安拍起双手,向男孩称赞道:“恭喜你,亲手击溃了它。”

张淮安曾经亲身经历过,有些东西可以在他的噩梦中战胜他无数次,但事实上他只需要在现实中击溃它一次,从此,那个重复无数次的噩梦便再也不会出现。

老扬抹了抹眼泪,露出了久违的微笑,他向张淮安感激的望去,随后又尽情欣赏起自己儿子阳光可人的模样。这时先前追赶第一只渎寇的许裁阳也跑回来了,他兴高采烈的告诉吴朝宗自己成功斩杀了一只渎寇,而吴朝宗则向他指了指狼毒寇巨大的尸体,两人一同陷入了兴奋与惊愕当中。

男孩松开了握刀的手,这时狼毒寇的身形轰然倒向地面,男孩亦没有选择逃避,他瞪大了眼睛回头问向张淮安道:“真的是我吗?”

张淮安点点头,随后他上前拔出了插在狼毒寇口中的长刀,将其在狼毒寇身上抹了一抹,又用落叶擦了一擦,向面前这大约只有七八岁的男孩笑道:“真的是你,不过借的是我的刀,如果你也想有一把长刀的话,就要更加勤奋的练习,然后让父亲给你买一把。”

男孩认真的听着,随后他坚毅的点点头,先前萦绕在眼瞳中的恐惧此时已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那双眸子中满是超越这个年纪的勇气与信心。

男孩高高抬起头仰望着面前的青年,月光从张淮安脸颊穿过,似乎在他的头上罩起了一层薄纱,令他的面容看起来如虚似幻。

原来不经意间,月亮的光芒已经照亮了林中的黑暗……

小说《斩寇启示录》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