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好看的小说阮蔻墨杀诚胎祭:狼骨嫁妆无弹窗在线阅读

悬疑小说胎祭:狼骨嫁妆目前连载中,作者是信手揽寒星i,最近非常火热。主要讲述了:呵呵。在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中,阮茉背着我在爷爷奶奶的扶持下,我们一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背对背地坐进了车子里。我双臂环住双膝坐在座椅上,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感觉到屁股下方座椅的面料手感十分的奢华,车厢里流……

好看的小说阮蔻墨杀诚胎祭:狼骨嫁妆无弹窗在线阅读

《胎祭:狼骨嫁妆》免费阅读

呵呵。

在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中,阮茉背着我在爷爷奶奶的扶持下,我们一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背对背地坐进了车子里。

我双臂环住双膝坐在座椅上,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感觉到屁股下方座椅的面料手感十分的奢华,车厢里流淌着比即墨杀诚身上那股花香还要浓郁呛人的馨香。

爷爷奶奶“嗡嗡”不断的道别声终于被车窗隔开,车子发动,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四条轮胎与土路摩擦的噪音。

“喂,前面的小司机,”背后的阮茉提问发话,打破了安静,“要多久才能到魔君所说的那座山寨啊?”

“不会太久,茉儿小姐若是困了可以先歇息片刻,醒了也就到了。”

眼前一片黑暗的我在听到这个陌生的男人回答后,特别茫然,我没想到即墨杀诚并不在车厢里,显然从阮茉和这司机的对话分析来,这车里只有我们三个人。

不过我也没兴趣知道即墨杀诚怎么没和我们同行,毕竟人家是神通广大的忘川魔君,不会屈尊降贵来乘坐我们凡人的车子,这也说得通。

我听到背后的阮茉从牙缝里发出一声怪响,沉默了一小会儿,接着她又满怀激动地问我们的司机:“那你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会开车?既然魔君是冥界忘川河的主人,是神明,为什么在我们凡间他会有你这么个司机,还会有车子呢?”

阮茉这话问得确实不怎么中听,但可能考虑到阮茉是即墨杀诚将来的忘川魔后,司机便用不冷不热的语气解释道:“首先,忘川魔君并不是神明,或者换句话而言,君上他曾经是神明,但世事难料,君上在经历了一些不堪的磨难后,从而入坠成魔,成为了当今纵横天下的忘川魔君。其次,君上无论在哪一界都有他的容身之处,他来凡间,不过是来寻人的,自然要活成凡人的模样。”

“寻人?寻我吗?”阮茉倏地激动起来,带着我的身子都一震。

“或许是。”

“或许?这算什么回答,”阮茉明显失落了几分,“那你是谁啊?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在凡间为君上打理手边繁琐杂碎之事的仆人,茉儿小姐称我‘别故’就好了。”

“别故?这又是什么鬼名字,”阮茉低声地嘟嘟囔囔着,很快她又提高了几个分贝,对别故再次发问,“嗨,我问你个问题哈,我听我爷爷说过魔君已经有过上千年的修为了,那…这几千年,魔君他没有娶妻生子吗?”

对于阮茉这个问题,别故无奈一笑,略有些不耐烦地回答阮茉:“生子倒是没有,后宫倒是佳丽三千。”

“什么?!”

“茉儿小姐别问了,我不该再向小姐透露过多君上的隐私,既然茉儿小姐将来会成为忘川魔后,那还请小姐有什么疑问便去向君上了解吧。”

“你……!”

阮茉一时间被别故堵得哑口无言,咬咬牙也没能再说出什么,虽然别故是为即墨杀诚效命,但毕竟谁也不是都像即墨杀诚那样无限宠爱阮茉的。

车子继续风风火火地行驶着,一路上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过话,我还从来没有离开过洛石镇,更别说坐过车子,所以难免眼下有些晕车,昏昏沉沉间也就坐着睡了过去。

……

等到我再有意识的时候,是车子刚刚停稳,阮茉尖声尖气地一嗓子就给我惊醒了。

“魔君!魔君!我看到魔君了!”

胃里一阵排山倒海的恶心,身后阮茉不管不顾带着我在座椅上移向车窗边,我听见她“啪啪啪”地用力拍打着玻璃窗。

“茉儿小姐别急。”

别故打开车门下了车,很快也替我们打开了车门,尽管我现在仍旧沉浸在漆黑一片中,可与阮茉下了车后,那股迎面扑鼻的花香让我清楚地知道即墨杀诚此时就在我们的身旁。

不仅如此,周围还有许多嘈嘈杂杂的人声,我听到有低声窃语,也有倒抽寒气的惊叹,还有小孩子吓得喊着“妈妈、妈妈”的抽噎声。

“快看快看,这就是咱们寨子请来的道姑吗?”

“是道姑还是神婆啊?”

“别管是什么,怎么是个畸形啊?”

“她们是两个人吗?太可怕了这也……”

“我只在电视里见过这种怪胎啊,现实中真是第一次见!”

“是啊是啊……”

面对周围碎嘴的你一言我一语,阮茉胆怯地不断细声喃喃着:“魔君…我、我害怕……”

我知道此时阮茉是真的很害怕,且不说我们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么多人,光是我们现在以这样畸形的丑态出现在大众面前,就足够是吸引太多的闲言碎语与歧视的目光了,更何况阮茉她本来自小就胆小如鼠了。

这样想来的话,我还是挺感激即墨杀诚给我系上遮眼布的。

“茉儿别怕,”即墨杀诚安慰着阮茉,“跟我走。”

反正也轮不上我插嘴说话,我只好踏踏实实地倒退着被阮茉黏在背后,跟着她一步一个脚印地行走,一边走,一边可以听到别故在厉声呵斥着周围那些围观我们的村民,直至我们彻底甩掉了他们。

这里的空气不如洛石镇的空气浑浊,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潮湿与青草的芬芳,吸进肺里也是沁人心脾。

可眼下,被完全遮盖视线的我走起来要比往常更艰难得多,我们走了很远的路,甚至还爬了好长一段石头的台阶,才听到别故推开一扇吱呀作响的木门,将我们带进了一座散发着檀木香的房屋中。

“君上,二位小姐的行囊我放在这里了。”别故在一旁说道。

“退下吧。”好久没有开过口的即墨杀诚回应他。

在一阵脚步声停息后,别故关门离开了。

阮茉带着我站在原地不动弹,直到即墨杀诚邪肆一笑:“茉儿傻站着做什么呢?”

“魔、魔君…我好怕……”

我知道阮茉并非装得害怕,她的身子始终在一个劲儿地打着颤栗。

“傻茉儿,”花香靠近了过来,“不是你亲口说要本君带你来外面的世界看看么,怎么现在又抖得像只猫一样?你看看你家小姐姐,倒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呢。”

当即墨杀诚说完这话,一股神奇的魔力隔空将我眼前的遮眼布褪掉了,一瞬间,亮堂堂的光耀刺得我眼泪都溢满了眼眶,我只得皱着眉宇,张开五指用手挡在了眼前避着光线。

“怎么了,小姐姐?你是不愿意看到本君么?”

听到即墨杀诚讥诮的问话,我透过五指指缝,看到的是一抹妖媚的身影融在万丈光辉中,而随着视线的逐渐清晰,一张俊魅无双的容颜竟也在我眼中变得清晰起来!

小说《胎祭:狼骨嫁妆》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