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超好看小说推荐 溪小禾天才萌宝 魔尊娘亲开挂了在线阅读

最近古代言情类小说很火啊,这本天才萌宝 魔尊娘亲开挂了就写的相当精彩,作者是溪小禾,目前连载中,讲述了:苏辅彻得知苏玉仙诡计败露,当街被拖去了京兆府,心下慌乱不已。他早就提醒过,此法不妥此法不妥,偏的这逆女一意孤行。这下可好,大庭广众之下被揭了面具,万一有识得她面貌之人。官府下令彻查,这定远候府,还有他……

超好看小说推荐 溪小禾天才萌宝 魔尊娘亲开挂了在线阅读

《天才萌宝 魔尊娘亲开挂了》免费阅读

苏辅彻得知苏玉仙诡计败露,当街被拖去了京兆府,心下慌乱不已。

他早就提醒过,此法不妥此法不妥,偏的这逆女一意孤行。

这下可好,大庭广众之下被揭了面具,万一有识得她面貌之人。

官府下令彻查,这定远候府,还有他这个礼部侍郎不仅颜面丢尽不说,只怕小命也难保住啊!

偏得他此次忍痛添置的嫁妆还尽数喂了妖兽,苏辅彻当下当真是恨极气极。

“老爷,小姐当时还请求琪王能准许您去认亲,说要当面对质,只怕这京兆府的人过不了多久就会过来,您看眼下该怎么办?”

吴管事战战兢兢的提醒道,他当时在场目睹了全程,这欺君之罪干系重大,保不齐大行皇帝龙颜大怒定她个满门抄斩之罪,这候府上下可是一个也别想逃脱。

苏辅彻闻言一掌拍在八仙桌上,气急败坏的吼道。

“这个逆…女,这个死丫头,当真是没有脑子,怎地没被那妖兽当街吞噬,下了京兆府大牢还要为了一己私利祸害为父,真是养女不孝,养女不孝啊!”

不行不行,定要想个万全之策。

反正这女儿是嫁出去救不回来了,总不能再赔上整个定远候府。

苏辅彻来回踱步,神色慌乱。

自十三年前楚凤弈失踪,他一时间尝到了扬眉透气的感觉。

但苦心经营这许多年,当真可谓是殚精竭虑,好不容易才维持定远侯府眼前的荣光,绝不能断送在苏玉仙这祸害手里。

早知道女儿苏玉仙如此不济,当初就不该听信她的谗言,让她任意妄为害了楚千墨的性命。

这楚千墨虽然年少不羁,不服管束,却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和他也算亲厚。

若她还在,定远候府当不是眼前光景。

说起楚千墨,苏辅彻眼中不免又浮现出楚千墨儿时的样貌。

当时苏玉仙尚未入府,楚凤弈也还在,只是因得常年在外征战,墨儿小时候其实最黏他。

每每他去上朝,墨儿总似个小尾巴般远远跟在身后。

下朝时,则守在皇宫外的必经之路上……

他们也曾父慈女孝,只是不知何时何地竟是换了一副光景。

唉!

怪只怪那楚千墨少不更事,与不明身份男子苟合,还身怀孽种。

气得他一时失了心性!

苏辅彻忆及旧日,长吁短叹不已,情动之时更是老泪纵横。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嘱咐吴管事。

“你且去妥善安置家中知情的下人,切记定远候府从始至终只有楚千墨一女,再无其他子嗣。我苏辅彻也仅此一女而已。”

“至于有人假扮墨儿一事,候府上下皆不知情。”

“是,老爷,小人这就去办。”

见苏辅彻想出解决之道,吴管事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

于他而言,苏辅彻父女的性命还不及候府的下人重要。

当初苏玉仙入府之时,他就提醒过侯爷,只可惜侯爷一心只在沙场,对后宅之事丝毫不曾上心,否则又怎会落得个家未破人尽亡的下场。

吴管事转身刚走出厅堂,门房下人来报。

“老爷,京兆府来人请您过衙门去问话!”

苏辅彻闻言稍作停顿,随后慢条斯理的说道。

“你去回禀,让官差稍等,容本官更衣后一同前去。”

“是,老爷。”

门房小厮躬身退下。

苏辅彻回房换了一套玄色锦服,他没有穿朝服,但候府的体面必须维持。

必竟眼下,他只是配合京兆府参与调查,而非罪臣。

未过多时,官差携苏辅彻直接入京兆府狱。

苏辅彻圣恩虽不如楚凤弈,但也是当朝三品大员,如今又是循例调查,是以官差们对他都十分的客气。

京兆府狴狱,设在京兆府衙内,与大理寺一般大概能容纳三百犯人左右。

当今大行皇帝政绩卓然,吏制清明,东辰境内河清海晏,皇城中更是繁华异常,且一派安定祥和,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也不为过。

是以,牢房中反倒是略显冷清,只是戒备和巡逻还依然按规制来办。

狴狱里,苏玉仙端坐在刑房中,虽然蓬头散发有些许狼狈,倒也未忘端着京城贵女的架子。

只不过,有她脸上那道恐怖的伤痕在,怎么也无法让人将她与候门贵女联想到一起。

京兆府尹眼下对她还算客气,虽然此女胆大妄为,但她一口咬定自己是苏辅彻之女,循例也是该让苏侍郎过来相认。

若能识得此女出处,下一步的调查亦会容易许多。

狴狱中潮湿阴晦,苏辅彻步入的瞬间心下还是有所触动。尤其在刑房中乍一见到女儿落魄如此,那侧脸上恐怖的伤痕让他不忍直视。

苏玉仙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血。

只是他宦海浮沉多年,情绪管理早已练到极致。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当属入门功法。

苏玉仙见到苏辅彻不辞劳苦,深夜来探,心下欢喜,一时间如获大释。

“父亲,我就知道您是不会放弃女儿的。”

殊不知苏辅彻只是被逼无奈。

无视苏玉仙满脸希翼,双目泛红,苏辅彻厉声呵斥道。

“哪里来的女子,竟敢在京兆府胡乱攀亲,京城中谁人不知我苏辅彻仅有一女楚千墨。何来其他子嗣!”

“父亲,我是仙儿呀!”

“什么仙儿狗儿的,本官不知,倒是你这女子信口雌黄,居心叵测!说,究竟是受何人指使,毁我儿婚事不说,还在此胡乱攀咬,究竟意欲何为?如今,我儿又身在何处?”

苏玉仙本是起身相迎,被狱卒按住时就已心生不满,如今苏辅彻的话更如平地惊雷,令她彻底心寒。

她完全不顾京兆尹在场,当场质问道。

“父亲……这是…要弃女儿于不顾吗?”

苏辅彻置若罔闻,看向京兆尹李大人李玉成。

“不知李大人请下官前来所为何事?”

苏辅彻虽然平庸,但为人向来谦卑。

若论官衔品级,京兆尹为从三品,而礼部侍郎为正三品,但他却自称下官,可见谦恭。

“卑职只是身受皇命,循例请苏大人过来问话,说来也是奇怪,此女子一口咬定自己是苏大人的女儿,莫不是苏大人除了楚千墨还有其他子嗣?”

苏辅彻冷言道:“李大人何出此言,自定远侯失踪,苏某人并未续弦,亦未曾纳过妾侍,收过通房,能出其他子嗣岂非怪事?”

李玉成讪讪一笑:“苏大人莫要恼怒,卑职也是循例问询。”

“李大人的难处,下官自是清楚,只是苏某人此生,只得楚千墨一女,她生的是何模样,莫说皇亲贵族,军中士兵亦是知晓的。如此,又岂是什么人都可鱼目混珠的。

小说《天才萌宝 魔尊娘亲开挂了》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