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灵气复苏:我乃九叔传人在线阅读 月享忧郁小说精彩推荐

都市修真连载中小说灵气复苏:我乃九叔传人,由作者大大月享忧郁所写,内容昌吉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火红的骄阳照射大地,却驱散不了笼罩在村民心中的阴霾。尽管昨夜一片安宁,但如今他们还是提心吊胆,厉鬼一日不除,村子里便了无宁日。几个族老围着九叔,希翼的看着他,毕竟现在九叔是他们村子里唯一的希望了。九叔……

灵气复苏:我乃九叔传人在线阅读 月享忧郁小说精彩推荐

《灵气复苏:我乃九叔传人》免费阅读

火红的骄阳照射大地,却驱散不了笼罩在村民心中的阴霾。尽管昨夜一片安宁,但如今他们还是提心吊胆,厉鬼一日不除,村子里便了无宁日。

几个族老围着九叔,希翼的看着他,毕竟现在九叔是他们村子里唯一的希望了。

九叔在他们的请求下,也是满口答应,保证一定会铲除厉鬼,还村子安宁。

“小辰,秋生、文才我们走”。

九叔说完,便一马当先的朝村口走去,村子里的年轻人也被老人们打发的跟着来帮忙。老人则在院子里望着九叔离去的方向,脸上写满了说不尽的哀愁。

村口,九叔望着草地上黑色的印痕,这是昨天进村时他看见的。九叔打开法眼,看着黑色印痕,从印痕处飘散出缕缕怨气,在阳光的照射下缓缓消散。

九叔顺着这道印痕,看着怨气飘散的方向往前走去,慢慢的越走越偏僻,而空气也越来越冷,众人打了个寒颤。不一会儿,他们便看到了一口布满青苔的破旧水井。

这时九叔停下来,神色阴沉的盯着那口破旧的水井,隔的老远,众人都能感觉到从那口水井吹过来的风,都是非常的冰寒刺骨,令众人心中一沉。

九叔打开法眼,看着从井口飘出的滚滚怨气,运转法力抵挡怨气侵蚀上前来到井边,往里一看,干枯的水井里伴随着幽暗的空间令人压抑,但还是可以隐约的看到里面的尸体。

“秋生、小辰你们两个下去将尸体打捞上来”。九叔转头看着两人说道。

“是,师傅”。

江辰拿着两根绳索,向井边走去,井口处的阴寒之气一阵一阵的对着两人冲击而来,两人连忙运起修为抵挡。

九叔感受到两个弟子身上的灵气波动,惊讶的看着江辰,术士巅峰,这才几天时间就到术士巅峰了。

江辰抬头,正好撞见九叔和秋生投来的惊讶目光,看的他十分尴尬,就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前天晚上,一不小心就突破了”。

九叔闻言,脸上露出了慈父般的微笑。而秋生则苦涩的笑了笑,心里蛮不是滋味的,自己还是大师兄呢,这修炼了快一年了,才在术士中期,而师弟入门才几天,就到术士巅峰,看着师弟的那张俊脸,真想用自己那四十二码的鞋,呼在他脸上。

江辰看着不怀好意的秋生,故作视而不见,连忙固定好绳索,给了秋生一条,然后把自己用绳子绑好,便快速的下了井。

水井尽管不深,但被浓重的怨气遮掩,光线不明,温度极低。江辰与秋生小心翼翼的摸索,在幽暗的井下,隐约看见两具尸体重叠着,一男一女,女尸还挺着大肚子。江辰回忆起昨夜女鬼的体态,明白了这女尸就是周新兰。

江辰和秋生战战兢兢的把尸体用绳索捆好,让上面的人拉上去。绳索又放下来后,江辰和秋生又迅速将自己捆好,他们是片刻也不想在这待了。

快要出井口时,江辰又鬼使神差的往下望去,只见一只大着肚子的女鬼和一只脸烂了一半的男鬼冷冷的盯着他,向他跃跃欲试的。

江辰顿时感觉从灵魂中冒出一股寒气,从身体里一直冷到外面,这简直印证了江辰前世听到的那句广告词:心飞扬,透心凉。

江辰快速的拿出自己昨夜画的驱邪符,手忙脚乱的一股脑的全洒了下去。只见一阵火光迸发,一声声凄惨的叫声,似乎要刺破江辰的耳膜。在叫声响起,秋生直接一激灵,手脚并用的往井口爬去。趁着这会功夫,江辰和秋生连忙爬出井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待回过神来,江辰发现那些村民一溜烟的全跑了,连尸体都没人运回去。

九叔防备的看着枯井,然后盯着秋生与文才吩咐道:“秋生、文才,快把尸体背上回村,阿辰和我殿后”。

秋生一脸不情愿将尸体负于背上,但他也知道他的修为不如江辰,现在只能出苦力。文才也满脸苦逼的背着尸体,一步步的回村里。

江辰和九叔在他们身后,一脸防备的盯着水井,慢慢的跟着他们走回了村子。

村子里,众人站在牛壮家门口翘首以盼着,看到九叔回来,后面两个弟子还背着尸体,连忙在院子里铺上一层白布。

秋生与文才将尸体放在白布上面,村民们这才清楚看到尸体面貌,是牛蒙和周新兰。村民们不敢相信的看着两具尸体,平时待人和善的夫妻俩,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只见周新兰衣衫不整,死不瞑目,双眼充满了憎恨与绝望;而牛蒙也死不瞑目,目光中透露的不可置信和悲伤,眼底深处,还含有深深地恨意。

村民们围着尸体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好似想到了什么。

九叔盯着那年龄最大的族老,只见老人面露悲戚,好似失去了生活的支撑。

“唉,周新兰与牛蒙夫妇,为人善良礼貌,自从老伴死后,他们就经常过来帮我干干活,聊聊天,让我的余生变得有意义。而且邻里的人哪个不说他们的好,没想到他们就这么去了。这真是造孽啊”。

老人说罢,双目无神,颤颤巍巍的离开了。九叔听完,也摇了摇头,感叹着这世道的不公。

村民们自发的将周新兰夫妇的尸体收拾起来,在坝场为他们建立了一个简易的灵堂,将其尸体合放,打算合葬一处。

……

夜幕降临,村民们被九叔警告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门 ,于是都纷纷回家紧闭房门。

村子坝场中央,一个简易的灵堂显得孤独与寂寥。江辰静静的坐在灵堂前的小板凳上,眼睛却死死的盯向着前方。

周遭的气温越来越低,空气中渐渐凝结白霜,之前还能听到的夏夜的喧嚣,但现在周围安静下来,一时间静寂无声。

江辰知道,这是厉鬼即将来到的现象,身子绷得更加紧了,手中的桃木剑也被江辰紧紧的攥着。

一会儿,只见不远处两个身影缓缓的飘了过来,所过之处,冰霜覆地,花草也渐渐的失去生机。

厉鬼来到灵堂前,看到村民们为他们两个筹备的灵堂,微微有些失神。又看向灵堂前矗立的四座身影,戾气迅速爆发,特别是看到江辰后,那种刺骨的寒意更加旺盛,直射江辰而去。

九叔运转法力,冷冷的盯着两只厉鬼,厉声喝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尔等已经亡故,不可多留人间,还不速速去阴曹地府报到”。

“臭道士,赶紧滚开,要不然我们连你一起杀”。

牛蒙不怀好意的盯着九叔,眼睛里全是暴虐的杀意。

江辰强作镇定,说道:“你们已经报了仇,还要作甚,速速离开,莫要自误,否则将你们打的魂飞魄散”。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道士 ,还在此大言不惭。报仇,哈、哈、哈……,还不够,我要将与牛知鳞有关的人,全部折磨致死,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女鬼周新兰愤恨的大声喝道,周身戾气再度加重,甚至空气中都慢慢出现了冰晶。

“哼,你已经杀死了牛知鳞,而且还杀死众多无辜之人,你还不收手,却仍然想杀死更多的人,难道你想将此处变为一方鬼蜮吗,那么今日恐留你不得”九叔说着就准备动手。

“哈哈哈哈……,你知道牛知鳞对我做了什么”。女鬼周新兰说着说着,面带悲伤的陷入了回忆。

“十几天前,我从娘家回来的途中,正巧碰到那牛知鳞带着几个狗腿子打猎,平时,在村子里,他见了我只是语言上调戏几句,但不敢真正动手。但在林子里,他见色起意,将我强行按在地上侮辱,事后,他为了避免他的那群狗腿子将事传出去,就让他们轮番侮辱我,当时我怀着孩子啊,我的孩子啊……就这样我被他们活生生的凌辱致死”。

“哈哈哈哈,你们知道当时我有多绝望、多痛苦吗。哈哈哈,不,你们不知道,我那可怜的孩子啊”。

周新兰恨意滔天的咆哮完,又慢慢陷入了回忆。

“他们将我的尸体丢在那口枯井里,但是没过几天,我的丈夫在找我时,被他诱骗到枯井旁也给杀了。当时我就在井下,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我丈夫活生生的掐死,但我却不能给予丈夫丝毫帮助,就算痛苦和绝望的嘶吼,也不会有人听到。他们将我丈夫的尸体也丢了下来,我愣愣看着我丈夫的尸体,那种无助感充满了我的全身,尽管我当时是灵魂状态,却还是感受到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因此我恨他们,而且就在我能离体时,我就去过村长家,村长以及村长老婆还让他儿子不要将事情传出去,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没发生过,呵,真可笑,就在那时,我就发誓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付出惨痛的代价”。

周新兰充满戾气的声音在周围回荡,令人不寒而栗。

小说《灵气复苏:我乃九叔传人》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