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陌香穿书后在病娇王爷怀里努力装可怜无弹窗阅读

陌香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古代言情小说穿书后在病娇王爷怀里努力装可怜最近尤其火爆,目前连载中,主要讲述了:看过莫染留下的纸条,所有人都在静待九爷的反应!是怒,是 火,是先把单家烧了泄火?还是,直接去隔壁莫家,把莫家给他抄了?所有人都在绷着神经静待。最后,只见九爷拿着那妃纸条看了会儿,然后又叠起来,揣到怀里……

小说陌香穿书后在病娇王爷怀里努力装可怜无弹窗阅读

《穿书后在病娇王爷怀里努力装可怜》免费阅读

看过莫染留下的纸条,所有人都在静待九爷的反应!

是怒,是 火,是先把单家烧了泄火?还是,直接去隔壁莫家,把莫家给他抄了?

所有人都在绷着神经静待。最后,只见九爷拿着那妃纸条看了会儿,然后又叠起来,揣到怀里,走了!

“恭,恭送九爷。”

直到九爷走出好远,单玦才想起恭送,而段氏在九爷不见后,当即就跳了起来,对着单玦就吼起来,“单玦,你是不是疯了?你怎么能帮她藏匿?”

“娘,儿子也是,也是……”为了脸面。

被一个女人看光,这事儿传出去,他也扛不住。

段氏这个时候才不管单玦说什么,她只觉得心里堵的要命,“你让她躲也就让她躲了,怎么还能给她拿鸡腿?”

单玦低着头,不敢说是莫染想吃他就给拿了。他敢这样说,他娘敢跳起来拍死他。

“你,你可真是个棒槌!”

单玦:……

满是惊讶的看着段氏,没想到段氏还会说这么粗鄙的话。

粗鄙吗?段氏觉得她已经够含蓄,够斯文了。但凡她自控力稍微差点,她这会儿已经揪着单玦的头发狠抽他了。

“我可真是命苦哟,怎么就生出你跟你哥这话两个缺心眼的。”

单玦:他娘这话说的,好似他跟他哥共侍一妻似的。

“娘,九爷不是说了吗?他可饶了大哥吗?娘,这也是坏事变好事儿!”

段氏听了,嘴巴动了动,最后又生生把话咽下了。

九爷是说了,可谁能保证九爷不会改变主意?

想到九爷,段氏眼前就阵阵发黑。

提及九爷,眼前阵阵发黑的不止段氏一个,可饱含大半个京城。

……

回到王府,九爷回了里屋,胡全看着冷一和冷五,低声道:“找到人了吗?”

冷五摇头,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胡全听完,神色不定,压着嗓子道,“那王爷现在是怎么个意思?”

冷五:“不清楚。不过,主子把那纸条给揣起来了。”

是留作纪念,还是留作罪证,只有主子自己最清楚。

冷五个心里腹诽:要说,这也是主子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人调戏,也确实值得留作纪念呀。

冷一:“这已经是第二次莫染从咱们眼皮底下逃走了。”

这让冷一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冷五:“ 不知道她现在藏在哪里?”

冷五是真的有些好奇了,好奇这次她又藏在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

里屋内,九爷沐浴过,躺在摇椅上,等头发干的时候,看到桌上那张纸条,伸手拿起,又看了看。

嗯,再看,还是觉得莫染在调戏他。

“看来,她确实是想死。”

但凡有点求生欲都不敢写这个。不过……

“真是色胆包天,水性杨花。”

前两日才跟单煜私奔,接着就敢给他写这个,这女人欠收拾的很。

九爷漫不经心的想着,将手里纸条丢到一边,闭上 眼睛,不知是在闭目养神,还是在思索怎么收拾莫染。总之,之后的两天九爷都没再说去找人。

让冷五和冷一也猜不透王爷在想什么。但,不妨碍两人带人偷偷去找人。不管找到找不到,待九爷问起的时候,他们总是能有话回。

可找了两天,依然一无所获,莫染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怎么都找不到。

这结果,对冷一简直是个打击。而冷五愈发好奇了,人到底藏到哪里了呢?

此时另一边……

“吃饭了。”

窝头,咸菜,稀粥!

看着牢头丢过来的饭,莫子荣毫无胃口,季氏眼泪又掉了下来,这生不如死的日子,到底要捱到什么时候呀?

“老爷,今天都第九天了,如果莫染明天再不现身。那,我们可咋办呀?”

想到明天可能会真的人头落地,季氏就敢天旋地转。但最后,抗住了。大概是因为这几天晕过去的次数多了,现在想晕都难了。

听季氏的话,莫子荣沉着脸一言不发。

“莫大人,莫夫人,这窝窝头,你们不吃,能给我吗?”

闻声,莫子荣转头,看到隔壁牢房那蓬头垢面张兮兮犹如乞丐一样的人,伸手将那窝窝头丢了过去,别过脸,不想再看。

坐牢已经很膈应 ,还遇到膈应的人,莫子荣心塞的很。

“多谢莫大人,莫夫人的窝头。作为回报,小的倒是有一个主意想说与莫夫人,或能救莫夫人一命。”

对那小乞丐的话,莫子荣充耳不闻,不屑一顾。

季氏急声道,“什么主意,你说,你说。”

但凡能救她的命,她都不错过。

少年乞丐啃着窝头,看着季氏道,“我听说,王爷是因为你和莫染亲近才把你抓起来了。如果,你跟王爷说,你跟莫染一点都不亲近,关系也一点都不好,用你来引莫染回京根本没用。那么,王爷说不得就把你给放了。”

季氏听言,眼睛一亮,对哟,她怎么没想到这个呢?她就是引诱莫染的诱饵,如果她这个诱饵没用,说不得王爷就把她给放了呀!

似抓住了救命稻草,季氏对着那守在外的牢头就开始大喊,“我要见王爷,我要见王爷!”

牢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季氏,“王爷没空见你,莫夫人有什么话尽可说吧!之后我自会禀了王爷。”说完,似不想季氏废话,又补充道,“这事儿关系王爷寻人,我不会也不敢隐而不报。所以,你尽可放心的说吧。”

季氏听言,不怀疑了,只是眼神犹豫的瞅了瞅莫子荣。随着心一横,相比名声,自然还是命更重要。心定,季氏随即开口……

“其实,我跟莫染的关系一点都不好。我过去对她的好都是装的,都是做给外人,就是为了搏个好名声。”

“是吗?举例证明……”

“就是……”季氏顿了顿,不看莫子荣,硬着头皮道,“就是离间她和莫子荣的父女关系,让莫子荣厌恶她,还有捧杀她,养成她无法无天,冲动蛮横的性子,还有……”

随着季氏的话,莫子荣脸色越发的难看,最后屎色一样。

听完的季氏的话,莫子荣几乎有种与狼共枕之感。

“王爷到!”

忽然听到这声音,整个牢房陡然一静。

莫子荣陡然起身,季氏心砰砰跳,九阎王来了,生死关头到了。

在莫子荣和季氏紧绷的等待中,看一身雅白长袍的九爷,缓步走进来。

身姿修长,气质矜贵,气势迫人!

九爷——是蛇蝎美人没错。

又好看,又渗人。

“小的叩见王爷,王爷万金安。”

听着那请安声,九爷神色淡淡,在牢房前停下,盯着里面的人扫了一眼,随着不紧不慢开口,“还不出来,等着本王亲自去请你吗?”

听到九爷话,在一众牢犯不明所以间,莫子荣看隔壁那少年乞丐站了起来,先是整理一下自己脏衣服,接着将那乱糟糟的头发束起,最后又用袖子擦擦自己那脏兮兮的脸……

莫子荣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她从乞丐变成的了莫染!

莫染在莫子荣和季氏惊骇的眼神中,走到九爷跟前,隔着牢房对着他甜甜一笑,“王爷, 你怎么才来呀!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来找我呢!”

看着那甜笑的脸,还有那亲昵的口吻,九爷眉头挑了挑。

冷五:从书信调戏,直接变为当面调戏。

小说《穿书后在病娇王爷怀里努力装可怜》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