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万国朝仙小说跪妃扶墙完整版阅读

跪妃扶墙的玄幻小说万国朝仙目前连载中,故事相当精彩,主要内容有:一只身长七丈,四足踏云的庞然大物,从山顶下方腾空而起。恐怖狰狞的气息压的在场所有人呼吸不畅,站立不稳。神识探去如牛入泥海,老道顶着压力抬头望去,只见那庞然大物人面兽齿、虎头牛身、龙足狮尾、云雷纹缠绕全……

万国朝仙小说跪妃扶墙完整版阅读

《万国朝仙》免费阅读

一只身长七丈,四足踏云的庞然大物,从山顶下方腾空而起。

恐怖狰狞的气息压的在场所有人呼吸不畅,站立不稳。

神识探去如牛入泥海,老道顶着压力抬头望去,只见那庞然大物人面兽齿、虎头牛身、龙足狮尾、云雷纹缠绕全身。

“这…..这是饕餮!!!”

老道面如死灰,顶着气息压制,提起曲身弯腰的徒弟,迅速踏上飞剑,直射云霄,显得狼狈至极。

只是上窜不足半里,三人就被那庞然大物一爪挥向地面,砸出一个丈宽大坑。

护身灵气炸裂,老道嘴角溢血,静香晕厥,陆子昂也躺在坑中奄奄一息。

悬在空中的饕餮冷眼看向三人,狰狞道:“白毛老儿,区区结丹修为,竟敢趁着月圆之夜来犯,怎么,还想着一走了之?”

心知在劫难逃,老道右手提剑,左手一抹,趁势一剑撩出,丈长的剑气飞向巨兽。

饕餮一爪拍碎剑气,云淡风轻。

老道趁机飞身临近,倒挂着一剑刺向其头部。

这一剑虽是剑气如虹,但饕餮只是轻抬右爪,便抵住了剑尖。

曲指一弹,剑气破碎,老道承受不住,被弹至地面。

见老道翻滚十多圈才勉强稳住身形,饕餮满脸不屑,鄙夷道:“腐草之萤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见师傅遭戏弄,陆子昂生出了一丝血性,挣扎着站起身来大吼道:

“丑东西,士可杀,不可…辱……”

只是这等豪言壮语,说的却是那般底气不足,畏畏缩缩。

饕餮斜眼冷视,不屑的张嘴一吐,一个黑色光球便朝着陆子昂爆射而去。

生死关头,陆子昂屏气凝神,收起了怯懦之心,坚毅决然的神情仿佛变了一个人。

灵气激荡,剑指虚点,陆子昂袖中飞出长剑,吟吟作响,挟裹着凌厉的剑气长河破空而去。

“万川归海!”

陆子昂大喊着使出这一剑,自身最强的一剑,凌厉之势看得老道目瞪口呆。

这还是那个胆小如鼠的徒弟吗?!

声势浩大的剑气长河撞到了黑色光球上,可没有阻挡其半分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危在旦夕,老道原地消失留下几道残影,带着陆子昂险而又险的避过黑色光球。

光球砸落在地,一个三丈宽的大坑形成,陆子昂看的头皮发麻、双腿打颤,哪里还有刚才视死如归的样子!

“逞什么能,怕死还上!”

陆子昂原形毕露,老道不禁会心一笑,他做师傅的那里会不知道胆小如鼠的弟子为何会这般!

“师傅,你的手也在抖……”

没有理会徒弟的揶揄,老道面露悲色,绝然道:“子昂,此乃上古大凶饕餮,如今我们已不可能全身而退,但求上天惜才,你和静香能靠这逐日梭逃过此劫,只是为师希望你今后能改改这胆小怕事的性子。”

言罢,老道从发簪中摸出一颗红色丹药,捏碎,拍入口中。

随着气息不断攀升,老道摘下玉质发簪递给陆子昂。

看着正在交待后事的师傅,陆子昂涕泪横流,哭呛道:“师傅,我不要这破簪子,我们一起……”

老道挥袖转身,毅然走向饕餮,叹息道:“为师已服断道丹,趁着我这把老骨头还在,带上师妹快走!”

陆子昂跪坐在地,望向老道远去的背影,欲言又止。

朝夕相处这么多年,他做弟子的那里又会不了解自己的师傅!

“弟子陆子昂,谨遵师命!”

双膝跪地,一头重重磕下。

老道背对陆子昂,面露微笑:“啰嗦!”

一袖扇去,揽着师妹的陆子昂被掀飞升空。

双指点穴、自封伤势、祭出玉簪、注入灵力……所有动作,陆子昂一气呵成!

玉簪激变,形似一把无柄巨剑,发出耀眼的绿光,载着两人破空而去。

躲在树后的张凌见陆子昂要溜,立马骑上小白追赶道:“等等,我还没上车,我还没上车呢!”

“想走?”

饕餮神情不悦,继而张嘴收腹,做咆哮状。

霎时,一个旋转的小黑点出现,越转越快,越变越大,仿佛一个小型黑洞。

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广场上的石砖片片飞起,数千斤的断壁残垣倒卷而来,又长又粗的参天古树断根拔地而起,整根没入黑洞。

破空而去的逐日梭开始后退,灰袍老道双脚陷地,在广场上犁出两条垄沟。

一人一兽抱着一棵大树,也被卷向了这尊庞然大物。

周遭一切,万事万物,都无法抗拒这股恐怖的吸力。

在所有人都陷入绝望,命悬一线之时,老道提剑升空。

白发散开,随风飘荡。

灰袍起舞,咧咧作响。

老道仿佛化身救世主,整个人意气风发。

提剑竖于胸前,透明火焰缠身,老道身后幻化出九柄巨大的光剑,抵住了黑洞对逐日梭的恐怖吸力。

饕餮先是大吃一惊,随后眯眼细看,讥讽道:“道玄十三剑?哼!怎么才九剑?不过以你的修为能斩出九剑倒是殊为不易,只不过九剑就想拦我?”

老道目不斜视,神色凛然道:“余钝不才,虽只学九剑,但也要做一做这蚍蜉撼树之举!”

隔空一斩,九剑之一随之劈出,饕餮立即挥爪相迎,轻松将其捏碎。

没有过多言语,老道又接连斩出三剑,一剑比一剑威力大。

三剑齐射而来,饕餮俯身前倾,腹部发力,黑洞随之变大,旋转加快,使得光剑偏离轨迹,射入黑洞之中消失不见。

广场边缘,停下来的逐日梭僵在空中。

从废墟中偷摸靠近的张凌冲着陆子昂喊道:“老铁,带我飞!”

见人形妖兽不怀好意的靠近,陆子昂居高临下。

“嘿~tui~”

“咦~好恶心,有本事你下来!”

“嘿~tui~”

“套你猴子的,看招!”张凌捡起地上的石头扔去。

“嘿~tui~”

……

没有理会那边的打闹,老道一手举剑,一手掐诀,剩余五道光剑逐一融入长剑之中。

剑芒越来越盛,老道愤然斩出,光剑所过之处,飞起的地砖碎石全部消融。

光剑刺向黑洞,两者僵持不下。

陆子昂口干舌燥,闪避石子的同时,望向黑洞。

“道玄十三剑一剑强过一剑,师傅这么粗壮的剑,难道只能在洞口蹭蹭?!”

饕餮又惊又喜,再次收腹发力,将引力全部汇聚于洞口。

光剑表面开始被黑丝缠绕,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老道手上的长剑出现了裂痕。

“叮!”

清脆的声音响起,长剑崩断,光剑再次被黑洞吸入,不见踪影。

饕餮吞了黑洞,收起蔑视的眼神,正色道:“五剑合一岂是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见陆子昂还没彻底远去,老道将断剑悬于胸前,全身灵力不断汇聚于断剑之上,随即望向饕餮,怆然一笑。

“吾乃正一李太玄,七岁入道,而立筑基,知命结丹,虽是才疏学浅,但也想秉承古训,除魔卫道!”

张凌丢掉手里的石头,痴痴的望着李太玄,将那白发飞舞,豪情万丈的身影深深烙在心底。

“哇哦,这光影…这特效…比起马破苍穹,好的不是一点半点诶!”

断剑被一道巨大的光剑所笼罩,随着灵力不断汇入,光剑变得越来越凝实,四周响起了剑锋破空之声,尖锐刺耳,可李太玄的状态却越来越差。

七窍开始渗血,皮肤逐渐干枯,白发骤然脱落。

原来是那李太玄用尽了一生修为和生机凝成了第十剑!

双指轻轻向前一点,第十剑朝着饕餮当头劈下。

感受到威胁,饕餮浑身一紧,雷云纹瞬间缠绕四足。

举起右爪迎着剑光拍去,碰撞引起的冲击,掀飞了青石地砖,吹飞了一人一兽。

饕餮举爪抵住炽热的光剑,先是用力一握,再是向前一撸,最后愤然一顶。

动作虽不雅,但却实用。

光剑崩碎,御剑的右臂爆成一团血雾,李太玄倒射而去,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生机渐无。

舔了舔右爪渗出的一丝鲜血,饕餮抬头望去,见陆子昂就要远去,便再次吐出黑洞。

逐日梭的速度又慢了下来,眼看就要倒退,黑洞却突然崩碎。

饕餮巨兽如遭雷击,身形忽大忽小,气息极度紊乱,横冲直撞,发出痛苦的嘶吼。

逐日梭趁机摆脱束缚,废墟中的张凌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陆子昂彻底远去。

一炷香后,饕餮稳住身形,怒目圆睁,抬头望向空中的满月,愤怒狰狞的狂吼道:“百忍小儿,老子已经受够了!既然还不肯放过我们,那就灭了你当世一族,以消我万年之苦!”

疯狂嘶哑的怒吼,声传百里,令人胆战心惊!

发狂的饕餮看向不归山外,腾云而去。

广场上安静下来,四周满目疮痍,不复原样。

劫后余生,一人一兽从废墟中爬了出来,浑身是伤。

即将离开广场,张凌回头望去。

犹豫再三,还是扛起了灰袍老道。

……..

……..

三天后,不归山的半山腰。

丈粗的榕树下,一人一兽靠在一起。

李太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张凌心有不甘,问道:“是不是已经死了?”

小白皱眉道:“不应该啊,你喂了那么多东西……”

张凌低头在李太玄身上闻了闻,摸了摸,无奈道:“都凉了,咋办?”

“埋了吧,不然会臭的!”

就近选好地方,一人一兽开始刨坑。

…….

不归山外围,三拨修士互呈掎角,声势浩大,向着不归山包围而来。

其中一拨修士共三人,横跨不归渊,气势汹汹,明显来者不善。

手持拂尘的肥胖老者在左,名为段尘子,正一门掌教。

头发银灰的老妪在右,名为巫芙,正一门大长老。

身背长剑的中年男子,名为何千旬,段尘子的亲传弟子。

段尘子望向不归山,沉声道:“那孽畜重伤垂危躲了起来,需得仔细搜寻。此外,还要留意太玄的下落,是死是活都得找到。”

巫芙处着拐杖叹息道:“师兄毋庸担心,清虚宫和六御宗已从另外两侧包来,那孽畜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是这不归山妖兽横行,只怕太玄师弟尸骨难存啊!”

“唉,先进去看看吧!”段尘子抬头长叹,情绪失落。

三人加速飞进不归山,刚至半山腰,发现一棵榕树下有身影晃动,三人立即御空而停,缓缓下落。

待三人看清一切,纷纷勃然大怒,何千旬最先按捺不住,立即拔剑飞去。

榕树下,一人一兽早已将坑刨好,让李太玄盘坐在坑底,你一下我一下,将其埋得只剩一个人头露在外面。

即将大功告成之际,突如其来的中年男子一剑劈出。

一人一兽猝不及防,纷纷往后一跳,可还是没能躲过,均被剑气斩到。

由于小白体型较大,承受了大部分伤害,肩颈处的剑伤深可见骨。

张凌看到小白的剑伤后,双目通红,二话不说抓起地上刨坑的尖石,径直冲向何千旬。

神识扫过,何千旬震惊不已,眯眼细看之余,一剑横扫而出。

剑锋破空,张凌手持尖石抵挡,可没有起到半点作用。

尖石和手腕被平整的削开,右手和手腕分离,切口处鲜血成股外流。

还没来得及感受疼痛,张凌又被一脚踹飞。

何千旬收剑,闻了闻剑刃上的鲜血,长吁一声,凛然道:“身为人类,居然和妖兽厮混在一起,死有余辜!”

话音刚落,何千旬身后又缓缓落下两人。

自知大难临头,受伤的小白上前护住张凌,朝着三人愤怒嘶吼。

张凌脸色惨白,疼的汗如雨下,左手握紧右臂,咬牙道:“小白快撤,我们打不过的!”

就在一人一兽后撤之时,何千旬一掌轻推,掀开埋在李太玄身上的黑土,将其一把抓出推向身后的段尘子。

为求泄愤,何千旬又是一剑斩出。

一人一兽已无力躲开,命悬一线之际,一道雷光轰退了何千旬。

成年白魁兽护在了张凌身前,用不太标准兽嘶吼道:“跑!”

小说《万国朝仙》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

伐木文学-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